小说:纨绔世子爷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我的长枪依在

角色:李长河李坏

评论专区

龙珠战场:第九期书海遗珍,不是同人文,完美的融合进无限流中,一口气看完了。

我是大导演:

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创作出了一本自己也无法超越的作品,以至于后来的作品在相较之下也有些黯然失色。对一名作者来说不知是幸还是不幸(感觉这句话好中二的感觉(*\u002Fω\*))

纨绔世子爷

《纨绔世子爷》精彩片段

第49章

  李坏之所以只和魏雨白去,没带其他人,是因为他手下无人。

  严申和季春生等一众护院被李坏安排出去查探那天梅园中的丁毅还有苏欢等人下落底细,他总感觉这行人很奇怪。

  特别是那丁毅,而且就算他们没有其它目的,光是那天在梅园中的毒计李坏也不会放过他们。

  其他人则在固封的酒坊那帮忙,这几天虽然阳光明媚,可气温最高不过十几度,早晚和夜里更是接近零度。

  粮食发酵条件苛刻,稍有差池可能前功尽弃,人多了才能随时应急。

  再到听雨楼时李坏自己也被吓了一跳,前几天顶多就是人多,现在完全变了样子。

  牌匾门窗擦拭得油亮油亮的,门口车马从酒楼门前一直到了街变转角,街角也来了许多摆摊的,好不热络,出入大多都是装饰华贵,文士打扮的人。

  李坏有惊讶,带着魏雨白小心避开人群,慢慢混进去。

  “你做什么,进自家酒楼怎么跟做贼一样…”魏雨白看着他道。

  李坏摆摆手做了不要说话的动作,紧张兮兮带她进了听雨楼。

  里面更是热闹,一楼人稍少一些,二楼和一楼侧房却时不时传来叫好声和各种抑扬顿挫的诗词吟念之音。

  一个伙计认出了他,连忙引路将他带到后堂。

  正忙得红光满面的严昆也匆匆迎过来,一见面就行大礼:“世子百忙之中还要抽空巡视指点,老奴不胜感激。”

  果然严昆比严毢圆滑多了,李坏抬手示意让他起来,然后道:“刚好有事所以过来看看,不用紧张,大家各自去忙吧。”

  围靠过来的众多伙计这才散了各自忙碌。

  “严昆,往日经常来三楼的那位老先生这几日有来吗?”李坏在严昆陪同下一边视察后厨一边道。

  严昆点头:“来了,那位老先生时常来,世子你莫非忘了当初许下谁诗词写得好就能上三楼之事,

  昨日就是第一个月开榜之时,若是老先生不在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李坏一拍脑袋,摇头道:“是我疏忽了,这么重要的事都给忘了…”

  随即又想到,这下他可算欠德公一个大人情了。

  “你怎么处理的?”李坏随即问严昆。

  严昆连忙道:“老奴一开始也乱了套,酒楼里没人懂诗词,这么多书生若是闹起来又不敢动手,都不知如何是好。

  刚好那位老先生在,评了诗词,然后他的孙女又给老奴出主意,所有能上三楼的才子都免费奉上香茶酒菜,一时间大家都为我们叫好,热闹非凡啊。”

  “你说阿娇?”李坏笑着问,其实经历梅园一事后他也明白自己这个小媳妇怕是甩不掉啰,其实平心而论他挺喜欢小姑娘的,之前是怕惹麻烦上身。

  “正是,不过…”

  严昆有些结巴道:“不过那位阿娇小娘子之后想让厨子教她那些新菜品的做法,这本是酒楼机密,可老先生和她孙女危难之时出手相助老奴又不好拒绝…请世子恕罪!”

  阿娇学做菜?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姑娘要学做菜?

  肯定会出丑的吧,李坏忍不住一笑,随即道:“你确实有罪,这是酒楼机密不错,不过也正如你说他们对酒楼有恩,这事你也没做错,以后注意就行。

  而且昨天本来是我记性不好才差点误事,你能随机应变也算有功,赏你十贯钱,打烊后自己去王府中找严毢提吧。”

  “多谢世子,多谢世子!”严昆高兴的道。

  “我今天要在三楼宴请客人,待会做一桌好菜送上来,还要好酒。”

  李坏吩咐完带着魏雨雨白上了三楼。

  魏雨白问道:“要请客人,请谁?”

  “能救魏大人的人。”

  李坏说着已经上楼了。

  二楼很多文士汇聚,每张桌旁都摆放笔墨,异常热闹。

  文人们谈论最多的莫过于近来的梅园诗会,有人在谈论某某才子某某诗词如何,有挑出其中几句评赏一番,然后又自己想着仿写几句,热闹非凡。

  当然谈论最多的莫过于《山园小梅》,整个二楼处处可以听见,也有人想要仿写几句,却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有也相差甚远。

  有人在感叹此诗恐怕咏梅诗一绝,难有逾越之作,也有人窃窃私语怀疑诗是代写的,不相信李长河能写出这样的诗来,总之一片嘈杂。

  上了三楼,整个世界一下子清净下来,此时空无一人,李坏招呼魏雨白坐下。

  “坐吧,不用客气,趁现在人还未来,你跟我详细说说关北的事。”

  何芊那边他已经差人去送空信了,何府就在城南,离听雨楼不算很远。

  魏雨白点点头,随即详细说起来,期间李坏也问了不少问题,她都认真答复。

  不知不觉一个多时辰过去,李坏心中已经有了数,随即对她道:“明早你再去见何昭,一来问他昨天说的事情如何,

  二来就说关北兵祸之后民不聊生,当时正值秋收,百姓粮食都让辽人抢走了…”

  “世子,其实辽人并未抢走多少粮食,当时将士拼死一搏,辽人也折损许多人,破城洗劫后怕有援军便匆匆走了,没来得及祸害地里的粮食。”魏雨白连忙道。

  “这只是个借口,让何昭陷入关北乱局的借口懂吗?”

  她皱起眉头,随后很老实的摇摇头…

  李坏无奈道:“总之你听我的便是,你就跟他说百姓粮食都让辽人抢走,处境艰难,希望朝廷能够出钱扶济百姓,让关北百姓安然度过战祸这段日子。”

  魏雨白凑上前道:“只怕不会,以前也有过战祸,朝堂只充斥过军资,可从未出资补偿过百姓啊。”

  “当然不会,你在想什么呢。”

  李坏白了她一眼,魏雨白委屈得微微一缩脖子。

  李坏接着说:“朝廷不会,可是何昭却会开口,他这人刚直为民,你只要这么说了他肯定会提,关北的事情提多就已经入局了,只是他不自知罢了。”

  魏雨白依旧一知半解,最后点头应下,并且牢牢记住刚刚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