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神话世界之神魔宇宙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草木胡萝卜

角色:基尔加丹草木胡萝卜

简介: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神话世界之神魔宇宙》讲述的两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这是一部神话般的小说,但却又真实存在着
一千年前,一群自称是‘天外天’的修士来到了这颗星球上,他们将整个星球改造成了一个巨大的牢笼,将全人类困住,而且还用尽办法封锁了人们的力量,让普通人根本就无法反抗,只能够眼睁睁的等死而他们则带领那些超凡的强者,试图冲破这个囚笼,拯救他们人类的希望!
这就是《神话世界之神魔宇宙》小说的开篇,从一开始的一千年前,到一千年后的末日

评论专区

校草制霸录:那个基佬真心是毒点,不知道作者写他什么用意

我的主神是团长:剧情混乱不堪,后期简直都是作者自HIGH的典型,天朝200万游戏王迷不打死你算是作者自己隐藏的好

开局一个大天使:文笔差,剧情弱智,主角一路都是被虐次次险胜,连爽点也欠缺,评论里居然还有人说像超神机械师,我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0分

神话世界之神魔宇宙

《神话世界之神魔宇宙》免费试读

第5章 两束火

他的灵魂不再纯净,不再干净,他已经不是他,他是恶魔,恶魔的代名词。

林天逸的意识已经模糊了,他努力的支撑着,他想要告诉那个黑袍男子,他确实不是神农氏的传人,而是李家的人,是李煜的后人,但是,他说不出口,他的灵魂已经濒临消亡了,那个黑袍男子并没有给林天逸说话的机会,他再次把手伸出去,捏爆了林天逸的灵魂。

而在这个时候,林天逸的身体突然间像是触电了一样,他的身体痉挛抽搐了几下便不动弹了,这时候,那黑袍男子才把手从林天逸的身体里拿了出来,只是这个时候林天逸的身体已经冰凉了,林天逸的灵魂已经被他摧毁了。

那个黑袍男子走过去检查了一番林天逸的身体,然后摇了摇头:"哎,这小子的肉体虽然也算是不错了,可惜他的心境差了点。"他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不管他是不是神农氏的传人,既然是神农氏的人就应该有神农氏的责任与担当,你杀了我的兄弟,那么,你的这条命也就别想要了!"

黑袍男子说着,一拳砸在林天逸的胸膛之上,顿时林天逸就七窍流血,死翘翘了。

这个时候,黑袍男子才把目光望向了躺在地上的叶寸心,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裙子,长发披散在肩上,脸蛋清秀漂亮,尤其是她身材玲珑凹凸,肌肤雪白如玉,简直是美丽极了。

"嗯,不错,是块璞玉,可惜你是华夏人,否则老夫还真想留下你!"黑袍男子满意的摸了摸胡须。

"你想做什么?"叶寸心紧闭双眼问道。

"做什么?"黑袍男子邪魅的笑了起来:"呵呵,当然是**做的事情啊!"

"呸,你不要碰我!"叶寸心怒斥道。

"哈哈,不听话?那可由不得你!"黑袍男子说罢,抬起脚步向着叶寸心靠近,而他每往前迈出一步,整个地宫都剧烈震动一下,仿佛随时都会坍塌一样。

叶寸心知道自己不能坐以待毙,她赶忙从地上爬起来向着通道跑去。

"你跑不掉的,乖乖的呆着吧!"黑袍男子狞笑着说道。

叶寸心闻言停了下来,她愤恨的转过身,冷冷的瞪视着那个黑袍男子。

"怎么?还想反抗吗?呵呵,我可不介意在你死之前先品尝一下你的味道。"黑袍男子说道。

"哼,你这个畜牲!你不配提及神农氏!"叶寸心大骂道。

"哟,脾气还挺倔嘛,你以为你现在还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吗?呵呵,告诉你,现在的你和普通女孩儿没啥区别,老子想要你的话,一句话的功夫就可以办到。"黑袍男子淫邪的看着叶寸心说道,这一幕要是放到古代的话,他肯定是采花大盗的典范!

叶寸心咬了咬牙,忽然说道:"你不用费劲了,我早就服食过禁药,你就是把我弄死了,我也是绝不会屈服的!"

"哈哈,那可由不得你!"黑袍男子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叶寸心走过去,叶寸心的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嘿嘿,我劝你还是别做无谓的抵抗了,不过是浪费力气而已,乖乖的听话,等我爽够了,自然会饶你一命的,你看如何?"黑袍男子说着就伸手去抱叶寸心的腰肢,他显然是误会了,认为叶寸心是在求饶了。

"你休想!"叶寸心奋力的推开黑袍男子,同时,她的手里突然多出了一根金针,她毫不犹豫的扎在了自己的脖颈处,然后用力一划,她的鲜血顺着伤口喷涌而出。

"你干什么?你疯啦?"黑袍男子惊呼起来。

"呵呵,我说过,我宁愿死,也不会委身于你这种肮脏丑陋的东西!"叶寸心惨笑道。

"草泥马的!老子让你死!"黑袍男子勃然大怒,他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了叶寸心的脸上,叶寸心立即倒飞出去撞在墙壁上,顿时她觉得脑袋晕沉沉的,眼睛也花花的,好像要睁不开了。

黑袍男子一把抓住叶寸心的衣领,厉声吼道:"你竟然敢用毒刺我?贱女人,我今天非杀了你不可!"

"你......你不得好死!"叶寸心挣扎着说道,但是却没有半分力气。

"嘿嘿,贱女人,这可由不得你,老子要玩你,你就得乖乖的奉陪,哈哈......"黑袍男子狂笑道,然后伸手就解开了自己的裤带。

"呜呜,救命啊!"叶寸心拼尽全部力量喊了出来。

但是外面没有丝毫的动静,显然是那些武者都进入到地宫深处寻找宝物去了,此刻地宫里只剩下了黑袍男子跟叶寸心两个人。

"你就叫吧,越叫我越兴奋,哈哈!"黑袍男子大笑着,脱下裤子向着叶寸心扑了过去。

然而就在黑袍男子刚扑到叶寸心面前的时候,一阵轰隆的巨响从地宫的另外一端传来,地宫的墙壁竟然开始崩裂了。

"妈呀,这......"黑袍男子吓坏了,连忙躲到了叶寸心旁边。

然而,那巨大的响声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反而更加猛烈了,地宫开始不断的颤抖,叶寸心和黑袍男子都摔在了地上。

"不行,再这样下去我们俩都要挂了!"黑袍男子急迫的对叶寸心说道,然后伸手拉住了叶寸心的胳膊,准备把她拖过去挡住洞门口。

然而他刚刚拉住叶寸心的胳膊,那股庞大的吸引力就又传了过来,黑袍男子瞬间松开叶寸心跌落在地上,而叶寸心也摔在了他的身旁。

"不......不要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叶寸心歇斯底里的哭泣道,而这个时候那股吸引力已经强大到无法阻挡的地步了,叶寸心只感觉自己的皮肤上传来一阵**的痛楚,她浑身的皮肤开始龟裂开来,然后一滴一滴的鲜血渗透了她的皮肤。

"啊——"叶寸心凄厉的尖叫了起来,她知道,她快要完了,她很不甘心,可是,那种痛苦她实在是承受不住了,她想昏迷过去,但是,她发现自己居然连昏厥都做不到了。

"你给我醒过来!醒过来啊!"黑袍男子疯狂的摇晃着叶寸心的肩膀,可是叶寸心依旧闭着眼睛,任凭他怎么摇晃都没有任何作用,此时的叶寸心已经完全失去了生机。

"啊——"黑袍男子发出一声悲鸣,他知道,他彻底的毁了!

他一屁股瘫坐在地上,眼神空洞的看着叶寸心那具冰凉的尸体,喃喃自语:"你为什么要这么狠心呢?我明明比他优秀千倍万倍啊,你为什么偏偏喜欢那个小白脸啊?"

"哈哈......"黑袍男子突然发出了癫狂的大笑:"你不是喜欢他吗?我倒要看看你被他糟蹋后他会不会嫌弃你,哈哈......"

黑袍男子笑的极其狰狞,他慢慢的站了起来,走到叶寸心的面前,蹲下来看着叶寸心那美丽的容颜,忍不住赞叹道:"哇塞!真是太漂亮了,难怪李云龙那个王八蛋会那么痴迷你,哈哈,今晚,本人要享受一番你的美妙胴体喽......"

说着黑袍男子的右臂便伸向叶寸心的胸脯,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叶寸心那原本紧闭的双眸猛地睁开了,她的目光清澈如水,仿佛蕴藏着宇宙中最闪亮的星辰一般。她盯着近在咫尺的黑袍男子,冷声道:"畜生,你该死!"

"啊?你......你没有死?"黑袍男子大惊失色,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明明亲眼看见叶寸心已经被那个石棺里的东西吸干了啊!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龌龊卑鄙吗?"叶寸心说完便猛地弹射起来,挥拳砸向黑袍男子的头颅。

黑袍男子赶紧举起手臂格挡,结果叶寸心的拳头却是穿过了黑袍男子的手臂打在了他的肚子上,黑袍男子闷哼了一声,整个人被打的翻滚出去五六米远,然后趴在地上吐了几口血。

"妈的,居然没死!你到底是谁?"黑袍男子捂着自己剧痛的腹部问道。

"我是谁?我是杀你的人,你害死了我的父母和弟妹,今天我要替他们报仇雪恨!"叶寸心愤怒的说着,再次冲向黑袍男子。

这一刻,叶寸心的眼神变了,她变得冰冷无情,她的眼里充满了杀意,仿佛地狱里的恶魔复活了。

"卧槽!"黑袍男子大骂一声转身往甬道里跑去,然而叶寸心早已经锁定了他的位置,追击上来,一脚踹在他的臀部,将黑袍男子踢得横飞出去三四米远。

黑袍男子还没爬起来,叶寸心便一跃而起跳到了黑袍男子的身边,左手抓着他的脖颈,右腿高高抬起,对着黑袍男子的脑袋劈了下去。

"不!饶命!"黑袍男子吓得魂飞魄散,连连求饶。

叶寸心哪肯放过他,一腿劈下,将黑袍男子劈晕了,然后她迅速从包里掏出匕首划破了自己的手腕,顿时一股浓郁的鲜红血液流淌出来,叶寸心赶紧将鲜血涂抹在了自己的嘴唇上,她的脸颊上开始浮现一层淡淡的粉色,这是她体内的鲜血在沸腾。

随后,叶寸心咬牙喝到:"师傅教导我,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要你血债血偿!"

"噗!"

叶寸心的话音未落,她手里的刀便狠狠的**了黑袍男子的喉咙里。

"唔......呃......"黑袍男子张大了嘴巴,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他瞪大了眼睛,眼珠暴凸着,他不甘的伸出手指着叶寸心,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惜他终究还是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然后倒在了地上。

叶寸心的脸上布满了汗水,她的呼吸显得有点急促,但是她的眼神依旧冷酷,她抽出自己的匕首擦了擦上面沾染的血迹,然后扔掉匕首走到了石棺的跟前。

"爸......妈......弟......妹......我带你们来找哥哥了,哥哥马上就能回家了......"叶寸心轻声的念叨着,然后跪在了墓碑前磕了一个头。

"哥哥......"叶寸心的泪水顺着她绝美的脸颊滑落,然后她站起来,捡起那颗金色的晶体放入了自己的衣兜里,然后深深的望了石棺一眼,毅然转身离去。

然而,就在叶寸心转身的刹那,原本安静躺在石棺中的女尸突然动了,她的双手撑着石棺缓缓的坐了起来,一股强悍的气息从她身上爆发出来,她的两只手猛然握住石棺,然后将它提起来,接着,她将石棺朝着黑袍男子砸了过去。

"砰!"石棺狠狠的砸在黑袍男子的身上,黑袍男子惨嚎了一声,然后又被巨大的反震力推了出去。

"啊!"叶寸心尖叫着逃出了古墓,然而就在她刚刚离开古墓的那一瞬间,叶寸心感觉自己的脑海中轰的炸响,然后她的视线开始模糊起来,接着她的身躯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叶寸心并不是昏死过去,而是她被强烈的眩晕感侵袭,整个人陷入了半昏迷状态,她只觉得自己好累好累,疲倦的睡了过去,再也没有清醒过来。

等到叶寸心再度醒来时,外面的雨停了,她看到了天边露出一丝鱼肚白。

"我......这是在哪儿?"叶寸心茫然的环顾四周,她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山洞。

"奇怪,我记得我是掉进古墓里了啊,怎么会在这里?"叶寸心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忽然她想起了那个黑袍男子,她立刻警惕的观察起四周,很快她便发现这个山洞的确很狭窄,仅容一人通行,她的手电筒已经摔坏了,因此光芒非常暗,她勉强看清楚周围的景物,这个山洞很长很长,足足有几百米。

叶寸心站起身来,仔细的听着四周的声音,她隐约听到了流水哗啦啦的声音,这让她疑惑,难道这里有河流或者其他什么吗?她沿着山洞的墙壁慢慢摸索着走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嗯?"就在叶寸心即将走到洞口的时候,她敏锐的发现在山洞的另一侧竟然有一处空间,她小心翼翼的移动着脚步向着那个空间靠拢过去。

越是靠近那个空间,叶寸心的心脏便扑通扑通狂跳起来,这个空间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却有种诡异莫名的感觉,让叶寸心浑身毛骨悚然。

叶寸心走到空间门口附近的时候,她屏住呼吸透过缝隙向里看去。

这是一条幽深漆黑的通道,不知通向何方,在黑暗的尽头是一座宏伟壮丽的宫殿。

"好雄伟的宫殿,难道说这里是皇帝的寝宫?可是为什么没有灯呢?"叶寸心纳闷道。

"吱呀!"

就在这时,那宏伟的宫殿里竟然传来了一声沉闷的摩擦声,似乎是有什么庞然大物在移动。叶寸心的心里升起了一丝危险的预兆,她赶紧转身准备跑回去。

就在她刚刚迈步的时候,那个空旷的山洞突然发出“嘭”的一声巨响,接着那座宏伟的宫殿竟然坍塌了!

叶寸心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她根本无法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那座宫殿完好无损,怎么突然就坍塌了?难道说里面的东西突然跑出来了?

叶寸心的目光盯着坍塌的宫殿,这一次,她终于看见了那宫殿废墟的全貌,在废墟的上空竟然漂浮着一具棺材!那具棺材呈椭圆形,表面雕龙绘凤,华贵无比,而且那具棺木竟然悬浮在空中。

叶寸心惊呆了,她喃喃自语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吱嘎!"棺盖打开了,里面飘出了一团阴风,吹拂在叶寸心的身上,叶寸心不由得颤抖起来,那股阴风给她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那阴风中竟然夹杂着一缕若有若无的香味。

"哥哥......"叶寸心情不自禁的喊道。

"哥哥!"叶寸心又喊了一声。

"吱嘎!"棺盖再度合上,一切又恢复如初,除了坍塌的山洞和碎裂的石块之外,仿佛之前的一切都像是错觉。

"哥哥......"叶寸心仍旧在低声的呐喊,然而她的身子不受控制的瘫软下来,最后彻底失去意识。

......

叶寸心做了一个梦,她梦见自己的哥哥回来了,还是以前的样子,穿着黑色的长袍,背对着自己,他的头顶有两束火红色的长发,那两束长发随着他的脚步而摇曳,在他的身后拖拽出了一条长长的影子,影子拉的老长,直接延伸到了叶寸心的脚下。

"哥哥!"叶寸心激动的喊着哥哥的名字向着他跑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时,叶寸心却猛地睁开了眼睛。

"啊!"叶寸心惊叫了一声,她发现自己正坐在床上,而她的右腿则搭在左腿上,她的身子则趴在床边,她的手臂搭在她的右腿上,她整个人都是蜷缩在床上的,姿势很是不雅。

叶寸心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发现自己真的不是做梦,她的确是被人救了,救她的人竟然是张雨欣。

"雨欣姐,是你吗?"叶寸心问道,她看到张雨欣正坐在床边,正在翻看着一份文件。

张雨欣抬起头,微笑道:"是我。"

"你......"叶寸心刚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嘴巴上缠着纱布,她皱眉说道:"我的嘴怎么了?"

"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