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一觉醒来,我一笔诛仙

作者:莜昺酥山

角色:路远王雨馨

简介:火爆新书《一觉醒来,我一笔诛仙》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莜昺酥山,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路远,一名普通的高中毕业生,他生活的平庸掩盖不了身份诡秘一个平常的晚上,他做了一个离奇的梦梦里荒唐,他选择了一支毛笔,这不是一般毛笔,而是曾能改人生死降妖镇魔的判官笔;梦醒荒唐,他独自一人单挑外化天魔,不敌时幸得九天玄女相住,自此九天玄女住进了他的意识之中一梦荒唐,少年以为只是个梦,可藏于胸中的判官笔,还有识海里九天玄女的声音告诉他,这一切,不是梦在九天玄女和前辈们的帮助下,后期的少年不断修炼,扛起了肩上的责任,开始了新的旅途在旅途中,他遇到了来自八个不同经历的少年,惊奇的是,这九个少年各有神通,自此共同携手一路炸星斩魔,重铸地狱,打通天路,击退外化天魔,让蓝星重回巅峰

评论专区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这是我正在看的一本,作者很会装逼,在不同作者的武侠世界里,他的文风有点不同。只是到后面的世界里剧情有点拖沓

兼职无常后我红了:糖兔一贯风格,她这两年写的几本都没太有兴趣,这本难得能看进去

时空旅行者的探险队:感觉作者蜜汁自信,主角一个普通人,顶多受过训练,生化世界吊打bio,还把生化主角打了一顿,表示他们是垃圾,我就好奇了,作者真玩过游戏,查过资料?

一觉醒来,我一笔诛仙

《一觉醒来,我一笔诛仙》免费试读

第三章 道别

“到了,这里就是玉真观,金顶前辈歇脚的地方,一会儿你跟我进去,不要多言,金顶前辈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不可多言半句!”李玄指着眼前的宫观说道。

路远点了点头,毕竟面对神仙这种事,听李玄的准没错。

李玄走在前面,推开观门,观内充沛的仙气铺面而来,周围环绕着八根紫檀木柱子上面雕着仙鹤,而正**,一位秃顶老人身披锦袍,手持玉麈,肘悬仙箓,足踏履鞋,双腿盘坐在蒲团之上,那老人本是紧闭双眼,此时微微睁开,一道金光从他的眼中洒向路远,这道金光将路远过往人生中的种种经历都一一重现,最后定格在路远的梦境,当他看见路远梦境中的抠脚老头,眼睛不由的瞪大,不过片刻便又成了微眯状,因为他发现梦境到此便结束了。

“路远,赤脚在梦境中给了你什么东西?”蒲团上的老人问道。

“额,他让我自己挑的,我挑了一支毛笔。”路远答道。

“毛笔?”金顶大仙的语气有一丝惊诧,他又用金光扫向了路远,摇了摇头,“恕我眼拙,如你所言,你选择了一支毛笔,但是你身上并没有它的气息,而且说来也怪,作为姜老太公选中的人身上竟然没有他的气息,还大费周章的让赤脚托梦……”

“那依照前辈您的意思,路远他是不是可以回归正常生活了?”李玄听了金顶大仙的话,不解地问道。

“不不不,我看不出来,并不代表没有,要知道赤脚大仙可是前线的战将,他虽然不是托梦人,但是也不可能无故托梦的,看不出来只能说是老身眼拙……不如这样,让他去前线磨砺一下看看?额……”他沉思了一下,接着说道:“今年的实习七号小队不是还差一个人吗,历练完之后,让他跟队就好了。”

“那就按前辈说的来。”李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那我和路远就先走了。”

金顶大仙眯着眼,似乎想起了什么,嘴角微微上扬,摆了摆手:“去吧,去吧。”

等李玄和路远走远了,金顶大仙笑意更盛:“哈哈,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化外天魔可有的受了。”说罢,他又闭上了双眼。

“喂,李先生,那我接下来怎么办啊?”路远虽被刚才金顶大仙的话搞的摸不到头脑,但是听李玄的话,自己一句也没有多问。

“先带你回家吧,虽说不是天上一天地上一年这么夸张,但是在这天上时间总归是要过的快一些的,你妈应该等的着急了吧?”李玄并没有对此事有所评价,对于金顶大仙的话,他倒是不惊讶,毕竟能够让自己带着整个小队从前线回来的又怎会是等闲之辈呢?

路远一拍脑门,这才想起了时间这回事,一想起戚美每次自己晚回家时,她生气的样子,路远就害怕,他赶忙说道:“那李先生啊,麻烦你快点,我妈回去估计该找你麻烦了。”

李玄点了点头,又从袖子里掏出了葫芦,这次不用李玄扶着,路远自己爬了上去,李玄也跃了上去,他拽起路远的双手“抱紧我,路远,我要飙车了!”

话音刚落,周围场景便飞速变化,眨眼的功夫便落在路远家门前。

路远急忙从葫芦上下来,走到门口,边拍门边喊:“妈,我回来了,开门!”

门内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随着门打开,戚美的声音传了起来:“你这孩子昨天晚上跑哪里去了?”说着,就抱住了路远,路远站在那,有些不知所措。

身后的李玄上来圆场道:“你儿子昨天跟我们去做测试了,他通过军队秘密计划的考核……”

“那也不能联系不上啊!”戚美的话带着点哭腔,“小远啊,你知道昨天晚上我多担心你不知道,这个破定位给你定位到外太空去了,我去报警,**说这种事他们管不了……”

“妈,我错了……再说我不是没事吗?”路远赶忙安慰道。说着便拉着戚美进家里去,同时照顾李玄进来

坐在沙发上,和往常一样,路远瘫在那里,一动不动望着天花板。回想着自己刚才的经历,心中有些感慨,这突然的变化让他感受到了一丝不真实,甚至感觉这还是个梦。

“戚女士,小远路上都给我说了,他从小呢,学习就不怎么样,上大学也是没啥希望了,不如让他跟着我们,您看怎么样?”李玄的话打断了路远的思绪。

路远翻了翻白眼,却又无力反驳,刚才在玉真观那么一弄,感觉金顶大仙和李玄估计比戚美还了解自己。

戚美眉头皱了起来:“跟着你们?可,你们到底是干嘛的?”

“我们是部队保密单位的,这个你只管放心好了。”李玄答道。

“保密单位?那小远的安全可以保障吗?我以后是不是见不到他了?”戚美眉头皱得更紧了。

李玄摇了摇头:“安全的话,起码只要我活着,他就是安全的,这个我可以保证,不过他和您见面就不会那么频繁了,可能五年左右可以见一次,平时确实不能联系,不过……单位可以通过信件交流的。”李玄顿了顿,看向路远,在路上也没来得及问他到底怎么想的,搞的他有点紧张。

“五年吗……”戚美也看向路远:“儿子,你自己决定吧,你都成人了,这种事情我也不能做主。”

路远还是瘫在那里,保持沉默,想起自己不怎么辉煌的18年,他叹了口气,半晌,他挺起身来,给出了答复:“我可以跟你走,但是从今天起,我妈的生活必须有保障,养儿防老么,我离开家,这是也就是我唯一的顾虑了!”

李玄听了,点头表示赞同:“这个你放心好了,还有什么要求吗?”

路远掏出了手机看了看,依旧和往常一样没有一条消息,像他这种人,就算哪一天死了,也只有母亲会伤心吧?也就是那个博客孜孜不倦地给自己发一张自己根本不信的照片,他自嘲的笑了笑:“呵,还能有什么呢?妈,你怎么想?”

戚美看着儿子关心自己的样子,欣慰的笑了起来:“你做的决定,妈不反驳,既然有人能相中你,妈当然没有意见了。”

李玄站起来,长吁了一口气:“那好,我们这就出发吧”

路远跟着站了起来,抱了抱身边的戚美,低声说道:“妈,你保重,儿子会努力成为你的骄傲!”他曾经不止一次看见同学家长谈论他们儿女的时候,戚美躲在一边不敢插话,他虽然心里难受,可是从来没有改变。如今他获得机会,那么他便不会放弃

“什么骄傲不骄傲的,妈不在乎。”戚美捂住鼻子,点头说道,她去卧室翻找了半天,从里拿出了一只玉佩,“这是你出生的时候一个算命老伯送我的,你带在身上吧,保个平安。”

她将玉佩递给路远,扭头向里屋走去,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小远,快走吧,回来提前说一声,妈给你做好吃的。”

“好!”路远紧握住玉佩,不敢再犹豫,转身对李玄说道:“我们走吧”。

李玄带着路远走出家门。

“走吧?”李玄回头问道

“再不走,我就改变主意。”路远看着李玄挤出一丝笑脸。

“那好,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