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名:重生校草:媳妇儿乖乖不要跑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药神谷的孙周

主角:钱程吴忧

简介:《重生校草:媳妇儿乖乖不要跑》这部小说的主角是钱程吴忧,《重生校草:媳妇儿乖乖不要跑》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重生+甜宠+半养成+种田】
男主前世被渣,重生虐婊,
捕获一只乡村土黑小虎妞,宠成乖乖宝
关于人生规划......
钱程:小虎妞,你觉得自己能干什么呢?
某妞:种田!
钱程:你想干什么呢?
某妞:实验种田!
钱程:你的梦想呢?
某妞:回家种田呀!
钱程:好吧~_没事儿别在城里瞎蹦跶,乡村振兴靠大家!

重生校草:媳妇儿乖乖不要跑

《重生校草:媳妇儿乖乖不要跑》在线阅读

第3章 什么心酸?老子是心疼

只是前一世的他,哪里知道小虎妞的难能可贵呢?

他就是一个渣渣,自以为渣得很清新脱俗欢那一挂。

钱程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红着眼眶,看着对面的小女生。

“你来干什么?”

“来看你呀!傻妞,你说你怎么这么虎呢,直接折了人家两根肋骨,”

“谁知道呢?我在村里跟男娃打架,都是这样打的,谁知道看着五大三粗几个汉子,这么不扛揍。”

吴忧撅着小嘴,有些不服气,像被人碰瓷了似的。

真是一个小傻瓜!

还没意识到问题有多严重,难怪前一世会被涂耐冬坑。

重活一次,钱程定然不会再让遗憾继续。

“下次不能再这样鲁莽了,打架那是男孩子的事,”

“放心吧!不会连累你的,涂耐冬都跟我说了,人是我打的,我负全责。”

钱程突然觉得自己的后脑仁有些疼,

这世界上还真有被卖了还帮人数钱的!

钱程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我打的架,你负什么全责?我是正当防卫,你是见义勇为,这事儿我会解决,你别瞎胡说,乱签字。”

吴忧薅了薅自己的乱糟糟的头发,感觉钱程怪怪的,这不是自找麻烦嘛!

看着吴忧狼狈的小脸,黑乎乎的小手上微肿的伤口,还有被扯破的土得掉渣的衣裳。

钱程忍不住,鼻尖泛酸。

别的女孩子要是搞成这副模样,早就哭爹喊娘了,而吴忧......没人疼的女孩子可能就没有眼泪吧!

倒是不枉她小虎妞的称号。

.....经过一系列复杂的程序,钱程带着吴忧出了派出所。

旺仔与东毛正鬼鬼祟祟的等在派出所门口。

一人提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是一堆治疗跌打损伤的药,一人手上提着一个果篮。

呵....还算这两个渣渣良心没有坏到家。

涂耐冬干的那些个缺德事儿,要说这两货一点都不知情,他是不会信的。

上一世,他就是被这俩货的糖衣炮弹裹挟,留在了医院。

“东西留下,人可以滚了...”钱程拽过旺仔手里的塑料袋,摆了摆手。

东毛犹犹豫豫的把果篮放在了地上,与旺仔俩人,一步三回头,唯唯诺诺的离开了。

钱程本想给吴忧上药,又见吴忧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只好一手提起果篮,一手拽过吴忧,先打车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门口,吴忧死活不进。

“我不去,”

“你不去,人家跟谁和解!你难道还想被关进去。”

钱程已经跟派出所的民警打听清楚了,黄毛跟他住在同一家医院。

这时,他还穿着一身病号服呢!刚才走得匆忙,没来得及换。

“哦!”

吴忧才明白过来要干嘛,不情不愿的被钱程拽进了医院。

胸外科病房

黄毛正接着不知道谁的电话,“涂耐冬那个小婊砸,收了我那么多礼物,躲着不见人就算了,竟然还喊人揍我,我TM跟她没完...私了?不可能。”

门外都能听见骂骂咧咧的声音。

深呼吸一口气,推门走了进去。

竟然还是一个单人间......

钱程的脸上带着僵硬的笑,“兄弟,我来看看你,”

“哟呵,这不是那位骑士吗?怎么?想和解?”黄毛挂断了电话,嗤笑的看着来人。

吴忧像一个做错事儿的孩子,捏着衣角跟在钱程身后。

“呵呵...误会,都是误会~”钱程态度端正,把手里的果篮放在了床头柜上。

“误会?误会个毛线....”黄毛顺手捡了几个苹果扔了出去,扯动了伤口,痛得龇牙咧嘴。

好巧不巧,几个苹果刚好砸在了吴忧身上,

一声哀嚎....

吴忧蹲在了地上。

“兄弟...淡定淡定,”钱程安抚好暴走的黄毛,又扶着吴忧在墙根处的陪护床上坐下,“怎么样,没事儿吧?”

吴忧捂着小肚子,小脸皱成了一团,“没...没事儿...”

钱程有些不信,就要去掀她的衣服。

吴忧死命的捂着......

黄毛嚷嚷着,“几个苹果能砸出多大个伤,你们可别想讹我!”

钱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堪堪掀开衣服的一角,入眼之处皆是一片乌青。

“你们欺负我,你们都欺负我..呜呜呜....”

内心的惶恐与脆弱被拆穿,吴忧嚎啕大哭。

“医生,医生....!”

钱程方寸大乱,摸了摸吴忧的小脸,又看了看她的小手,不知如何是好。

.......

医生检查了吴忧的伤势,轻度内出血,多处软组织挫伤,性命无虞,但要进厂保养。

两个男生坐在病床上,盯着墙根出神,

吴忧蜷缩在那张狭窄的陪护床上,睡得香甜....

“欸...哥们,是不是有点心酸,”黄毛轻轻推了推钱程。

“TM的,什么心酸?老子是心疼,”钱程在自己的胸口,duang..duang...的锤了两下!

前一世,他只知道吴忧被拘留了,不知道她还受了这么重的伤。

“所以...你干嘛为涂耐冬拼命?”

“因为我眼瞎啊!”钱程睁大猩红的双眼,瞪着黄毛。

医院床位紧张,要不是这货收留了小虎妞,钱程非得胖揍他一顿不可,

几个大男人,对一个小女生,下这样重的黑手,还真是有脸.....

黄毛瞬间读懂了钱程眼神里的含义,尴尬的摸了摸鼻尖。

那不是打红眼了嘛?!

谁还管什么男女......

“哎...和解吧!”

黄毛本本是想给涂耐冬一个教训,

所以住了院,故意夸大其词,利用关系在伤情鉴定报告上添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谁知道,涂耐冬推出吴忧这样一个傻里傻气的背锅侠!

没钱就算了,还让黄毛内心仅剩的那么一点良知隐隐作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