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下堂弃妇的咸鱼生活

小说:种田

作者:雨霖铃的新生活

角色:张语林 二牛

简介:好不容易熬到自己的相公成了进士,没想到他却攀高枝了,一纸休书,让她成了下堂弃妇,没关系,且看她如何在这个时代过得优哉游哉

下堂弃妇的咸鱼生活

《下堂弃妇的咸鱼生活》第7章 打猎是家传的免费阅读

管它山里有没有老虎,姑奶奶我偏向虎山行。

张语林回村时必须经过村口的老槐树下,这里就相当于村里的信息处理中心,你可以从这里人群聚集的规模,判断出新闻信息的重要度。

而现在那里可是聚集了好大一部分村民,就连老里正也在,显然是有了一个吃瓜群众喜闻乐见的大新闻了。

张语林走向老里正主动问好,老里正可是对她不错的,至于旁边的吃瓜群众,没关系,怎么说的,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反正最近关于她的瓜不少,大家慢慢吃。

“罗三媳妇,啊不是,那个张媳妇啊,听罗力说,你昨晚去打猎啦?”老里正坐在C位,他是后来听村里人议论才知道的,这打猎多危险呀,张语林一个女子怎么能去打猎,生活是艰难,但也犯不上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山里的动物可不都是吃素的。

“嗯,对的,昨晚上山打兔子了。”张语林寻思着是不是这里进山有什么原身不知道的规距,是不是要先拜山神,要不老里正怎么这么严肃。

“胡闹!你一个妇人家怎么能打猎?”老里正把拐杖狠狠地一点地,怒目圆睁。

“啊?!”难道这里的规距是不允许妇人打猎,为什么呀,封建思想可要不得。

“你是能拉得开弓,还是会打猎,不知道山里很危险吗?”老里正见这张媳妇傻乎乎的,气得三尸神爆跳。

原来是怀疑她的打猎技术呀!“能啊,我会打猎呀,山里还挺安全的呀,没什么危险。”张语林只得好脾气的解释道。

“哗~”围观群众闻言,惊疑着细细打量张语林,张语林可是大家看着长大的,没听说过她会打猎呀,是谁教她打猎的,难道是她爹。

“你会打猎?”老里正也是奇了,那个张修竹看起来弱不禁风地,难道真是他教的,迟疑地问道:“你爹教你的?”

张语林正思索着,怎么圆谎呢,老里正就给了正确答案,“没错呀,当然是我爹教的。”语气肯定不容置疑,这锅必须得让张修竹背,他不背谁背呢,打猎技术必须是家传的呀!

老里正是知道有功名在身的人不仅仅是能说会写,礼乐射御书数都是要精通的,虽然张修竹看着文弱,但人不可貌相,也许指不定人家是个箭术高手。

“咳~咳~山里太危险了,你一个妇道人家,就算会打猎也最好不要去。”老里正无奈道。

“里正叔,我现在只有这一门手艺能养活自己,家里没有田产,再不打猎换钱,指不定要饿死了。”泫然欲泣的模样最是让人心生同情,这个把握度,张语林掌握得刚刚好,奥斯卡小金人到手!

“知道你孤苦伶仃的,但是打猎太危险了,最近几个月隔壁村子有几个猎户都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老里正还是想着让张语林不要去做打猎这么高难度技术的工作了,要不学着村里妇人一样,家里养鸡卖蛋什么的,又安全又稳定。

张语林低头默然不语,笑话,现在不上山打猎,吃啥喝啥,难道像罗虎一样靠小偷小摸过日子。

罢了,罢了,老里正见张语林这低头,油盐不进的样子也是无奈了,总不能自家养活张语林,儿子们也不乐意啊!

“非要去打猎的话,自己小心,能结伴就结伴,这山里不太平。”老里正跺跺脚走了,心里越发恼怒罗学义一大家子,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休妻、休妻,这是本分的人能干出来的事?

老里正一走,四下的吃瓜群众也都散了,他们要把第一手最新鲜出炉的资讯传给左邻右舍。

张语林晃晃悠悠地回家,寻思着今晚还要不要上山打猎,摸摸了胸口的五钱银子,还是决定上山,要不,吃啥喝啥,那三百两银子暂时不能动,得留着买地,没当地主婆前,还得靠山吃山。

挤了新鲜的羊奶,做了一碗简易山寨版的冰激凌消了消暑气,隔壁的二牛媳妇又相约来砍柴,这会有斧头了,确实可以用“砍”字了,之前尽是捡些枯枝,村里这么多人,枯枝也不是很好捡的。

二牛媳妇看着张语林崭新锋利的斧头,再看看自家手上锈迹斑斑的钝斧头,这心里小小的优越感就顿时烟消云散了。

张语林和二牛媳妇在山上砍着柴,边砍边聊天,二牛媳妇已是知道张语林晚上会去山上打猎,话题自然是绕不开打猎来说,张语林也不含糊,拣了些打猎时有趣的内容说了说。

“兔子最傻,野鸡就精多了,所以我也是晚上上山打打兔子。”张语林边砍边聊天。

“天那么黑,能看得清?万一踩着蛇,可就不得了了。”二牛媳妇最是怕那些滑腻腻的长虫了,这黑灯瞎火的又不比白天,万一遇见孤魂野鬼,魂都要吓掉了,想想大晚上的出去就害怕,她倒是有点佩服张语林,以前总看她给罗康安一家干活,忙得连话也说不了几句,殊不知,原来竟是个谈吐风趣的人。

“不打紧的,蛇有蛇路,鼠有鼠道,只要不招惹它们就好了。”

“哦~”

……

两人把砍好的柴都用扁担挑了回家,说起来,二牛一家人口多,但是消耗的柴火和张语林一个人差不多,估计是不常烧水。张语林已经不习惯喝生水了,怎么样都会把挑回来的井水烧开放凉喝。

中午做饭的时候,张语林才觉得自己有点傻,天天煮菜粥有啥营养的,打猎得来猎物完全可留一只下来炒着吃,铁锅也买了回来,麻辣兔、红烧兔完全可以整起来呀。

今晚要是再有猎物,必须留下来开整,想得入神,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下午下了一阵子太阳雨,这太阳雨也是有点意思,一边是头上高悬的烈日,一边还下了一阵急雨,这雨打着身上还点发烫,这得是下开水吧。

把洗好的衣服收在屋檐下,张语林又去睡觉了。

梦里梦见自己打了一头硕大的野猪,正啃着烤得喷香四溢的猪啼子,忽然腥风大作,从背后跳出一只白额吊睛大虎,吓得张语林醒了。

>>>点此阅读《下堂弃妇的咸鱼生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