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少主夫人:今日也要拒绝你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鹤秦

角色:贺沂川 苏枕

简介:别名《今天也要当咸鱼》
作为掌握京城经济命脉的贺家小公主,贺沂川却有先天性心脏病,16岁前从未离开过疗养院。
贺翰作为大哥,为此操碎了心。
16岁生日将至,小公主偷偷从疗养院跑了出来,躲到了遥远的禾束,结果刚下飞机就被抓到了。
正巧碰到了蓄谋已久的苏少主,被人叼回狼窝也不自知,反而躺平励志当一条咸鱼!

少主夫人:今日也要拒绝你

《少主夫人:今日也要拒绝你》第7章 纸包不住火免费阅读

若是苏管家一开始只把贺沂川当做少爷心血来潮的新鲜感,原以为少爷新鲜感过了,便罢了。

此刻便把贺沂川当做未来少主夫人看待,即使贺沂川未来不愿意,他也会把贺沂川绑在苏枕身边。

少爷是他带大的,是什么样的人他很清楚。

自从苏枕已经不能用镇定剂压制的时候,从未有一次发病后会不见红,这次是头一回。

苏管家把手背在身后,眸光看向了楼上,转身离开了。

虞白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虞家世代和苏家绑在一起,他的父亲便是苏枕父亲的医生。

听父亲说,苏家从未有一任家主能逃脱亲手弑妻的命运,就连上一任家主也是险些亲手杀了妻子,最后甘愿束缚自己才没有酿成悲剧。

所以苏管家对于苏枕能压制自己的身体这一点十分在意。

禾束这会被贺翰搅的乱七八糟,大有一副找不到贺沂川就不回去的架势,苏家虽可以藏住,但是也不可能一直骗着那小姑娘。

纸总归是包不住火的,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贺翰死心离开禾束,然后再带着贺沂川离开禾束回去f国。

可是…那小姑娘会愿意吗?

*

杰瑞斯看着面前的中年男人双腿抖了抖,下意识往后退了退,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绑的是贺翰的妹妹,又没招惹苏家,人被抢了就算了,老巢还莫名其妙被人端了。

苏管家轻轻地把手上的白色手套摘了下来,接过一旁苏北递过来的匕首,轻轻的在杰瑞斯脸上拍了拍,“想活命吗?”

杰瑞斯一听忙不迭失地点头。

“很好,出去以后,贺翰找你问起你绑的贺小姐,知道该怎么回答吗?”苏管家笑了笑,似乎很满意对方的反应。

杰瑞斯一脸茫然地看着苏管家,难不成他们想让他背锅?可是人又不在他那!明明就是苏家……

“你只需要告诉贺翰,贺小姐暴毙了,我会安排你离开这里返回你的祖国去。”

*

一个月过去之后,贺翰不得不暂时离开禾束,不过他并不相信妹妹已经死去,还留了人守在这边排查。

贺沂川也发觉事情不对劲,哥哥绝对不会让她在别人这里待这么久。

便找苏枕询问,哥哥什么时候来接她回家?

这么一问,就把苏枕刺激的险些失控折断她的脖子。

少女被一把推到沙发上,长长的头发乱糟糟的,眼眶红红地看着面前不断退后的少年,白皙的颈子上留下了乌青的印子,瞳孔里都是恐惧。

虞白和苏管家赶到的时候,贺沂川正在捂着心口不停地喘息着,脸色煞白的让人心惊。

看见有人来了,贺沂川警惕地盯着他们,有些抗拒虞白的触碰了,又或者说抗拒他们所有人。

“放松,我只是个医生……”虞白自然是看出来贺沂川此刻的不安,恐怕是苏枕发病了。

“放松点,你不能激动…吃药先……”虞白有些着急地盯着贺沂川,给她吃药她又闭着嘴不肯吃。

小姑娘喘息了几下,努力保持清醒的眸子抗拒地看着房间里的所有人,他们都是骗子,哥哥才不会这么久都不接她回去的。

即使是对她最好的苏枕也在骗她,他根本没有联系哥哥!

小姑娘眼底闪过委屈,回头看了一眼敞开的窗台,悄悄地往后挪。

苏管家是个人精,怎么会看不出来贺沂川的小动作,快步向前走了几步,趁贺沂川此刻还没有力气,就把窗户关上了。

虞白见贺沂川不肯吃自己给的药,只能劝她吃自己的,“贺小姐,你先吃药冷静一下……”

小姑娘脸上挂着泪珠,转头看了一眼被暗卫摁住双眼发红的苏枕,还是从口袋里摸出一颗药丸咽了下去。

不过下一秒,苏枕便把暗卫甩开了,苏北僵了僵,只能硬着头皮上去压制少主。

可是苏枕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从他身旁擦肩而过,直直闪到了贺沂川面前。

“贺小姐!”虞白被一把甩开,重重地摔地上,苏管家惊呼一声,连忙伸手把人扶起来,紧紧地盯着那边。

刚刚被药丸压制下去的心跳又因为少年的靠近打回原形,贺沂川睁大了眼睛,她再蠢也知道,苏枕此刻似乎并不正常,苏枕从未用这种看着死物的目光看着她。

那目光让她觉得四肢发冷,仿佛她还就是死物。

下意识看向管家,试图知道让苏枕冷静下来的方法,可是修长的手指却捏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和自己对视。

少年眼底的占有欲毫不掩饰。

小姑娘从小到大都胆儿小的,颈子上的痛处和下巴上的同时刺激着她的神经,贺沂川长这么大头一回被人这样留下痕迹。

恐惧和疼痛合并着刺激着脆弱的心脏,她伸手捂了捂心口,却倔强地没有哭,看着苏管家在旁边快着急死了。

只要贺小姐哭一下,少爷说不定就冷静了!

“你是我的,永远不可能离开这里。”沉默许久的少年吐出阴冷的话语。

瞳孔的阴暗不停地暴动,修长的手指又再次抚上少女脆弱的颈子,仿佛她只要开口拒绝,他就会折断她。

贺沂川愣了愣,当即便明白了,苏枕果然是骗她的,他这一个月以来一直从未联系过哥哥。

被人欺骗了,还傻乎乎地跟人家撒娇,各种情绪顿时涌上心头,心脏传来尖锐的刺痛袭来。

这个打击让她恍惚,没再去努力呼吸压制,眼前的色彩一点点褪去,抓着苏枕的手也一点点失去力气,眼角忍了许久的泪珠失去控制,滚了滚砸在苏枕的手上。

虞白感觉到贺沂川的不对劲,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去按住苏枕的手,“她快死了!阿枕你快放开!”

大概是砸在手背上滚烫的眼泪和某个字眼,苏枕并没有阻止虞白推开他的手,反而猛地起身大步要离开这里,想要逃避这一切。

可是被苏管家叫住了“少爷,你确定要离开吗?”

眼前贺翰虽然已经无奈返回京城,可是贺沂川也知道自己被欺骗的事实,苏枕若是这会走了,会发生什么,根本无法估量。

少年的身形顿住了,泛红的眼睛回头看了一眼昏迷的贺沂川逐渐清明,随即又退后了两步,捂住了自己的头。

他…伤了小沂……

看着昏睡过去却并没有大碍的小姑娘,虞白只能感叹一声贺家果然是宠爱这个小公主,这药丸恐怕一枚千金,却被用来缓解普通的难受。

>>>点此阅读《少主夫人:今日也要拒绝你》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