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古月重修录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海马P

角色:古月 胡西关

简介:运气,实力,什么都不是修炼路上必备的。只有抓住机遇,迎接挑战,才能走向更高,变得更强!
一个平平无奇、曾经没有追求的少年,被机缘巧合地推上了修仙的道路,他从不争不斗,到走出楚国,屹立修仙界的山巅,做到了许多修仙人做不到的事,他的前世曾在修仙的道路上跌倒,到这一世,没有人可以阻拦他!有人叫他胡西瓜,有人叫他古月,也许会忘掉曾经的过往,但他从没有忘记自己的追求!

书评专区

雁临春:努力哦,能三天更新到20万,给个好评开头

爱吃葱油鸡腿的孟黎:信我,真的好看

天狼峰的张震:支持作者大大!

古月重修录

《古月重修录》第7章 带任务出发免费阅读

法虚道人从背后轻轻地拍了拍古月和阿丘的肩膀,两个人立马吓倒在地上。法虚道人说道:“身为我守一派弟子,怎么能这么轻易被人吓到。”

古月和阿丘连忙上前跪拜,聆听掌门示下。

法虚道人张嘴:“我听闻你二人此次要返乡是吗?这里是几样东西,你二人且收好,本真人有要事让你们去办。”

“其一,这里是两块显灵石,靠近有灵气的药材或者什么别的有灵之物时,显灵石会发出亮光,光越亮,东西里的灵气越多。要干什么,你俩都懂,之前凌冲怎么做的,你们就怎么做。”

“其二,这里是几张点金符,你们不懂点金之术,如果要换药,只能通过这符箓来点金。”

“其三,这里是金刚符,每人只有一张,呃呃……”法虚道人的背后,窜出了小黄鼠狼,在他身上爬了一会儿,弄的老头怪痒痒的。

法虚真人一掐诀,小黄鼠狼立马被定住了。他接着说:“其实你们练了养气经,身手已经相当于俗世中一般的武林高手了,但是战斗经验方面却是缺乏的很,金刚符撕破以后揣在胸口,可以保你们肉身刀枪不入,关键时刻可以保命,只能用一次。另外,古月,把这张符纸贴到你们村的小庙的雕像上。”

古月和阿丘非常不解,但也带着疑惑出发了。

……

“掌门,他们回趟家有这么吓人吗?”法虚道人背后,黄小仙笑嘻嘻地跳出来。

“你以为是你老家青松派啊,一般的土匪都不敢近前,我听说古月养气经学的这么快,特意为他占了一卦,此行有血光之灾。”法虚道人没好气地说,“也就你家生了你这个不肖的怪胎,全派上下都练剑,你非跑我这里学画符。”

“这能赖我吗,学剑我都提不起精神,你这个画符,我一下就学会了,可能真的应了那个词,叫什么来着,青黄不接,我们家黄青平一身的武艺算是没落咯。”黄小仙答道。原来青平道人的俗家名字叫黄青平,黄小仙是他的亲孙子。

“其实啊,养气经人人都能练,不像其他门派,特别看重根骨。只不过此经也是和根骨成正比的,根骨越好,成就的就越快,一般人也就练个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罢了,最后聚不成气也是白搭。”

黄小仙道:“我对胡西瓜有信心。”

“我也有,好了吧!想念我的阿月啊!~”老头背过手去,瞬间消失了。

“你居然能画瞬移符了,我也要啊!”黄小仙追进了山门。

……

古月把道袍换成了自己来时的衣服,点了飞行符在空中飞行,这是他自己第一次真正地飞行,和上次被像小鸡一样拎着不同的是,他感受到了飞行的快乐,原来是这么的自在。不到一刻钟,柴村就被他看在了眼里。只不过,他看到了情景有些奇怪,家家户户都关着门。古月压低身子,着陆在了小破庙前。他准备慢慢走到村子里,一路看看究竟有什么古怪。

他首先来到了佟岩家敲敲门,里面传出了佟岩他爸的声音:“谁在外面?”

“我啊,胡西关!”

“西瓜?你回来了?”佟岩惊喜地喊道。

“是我,快开门。”

佟岩家的门,吱地打开了一条缝,确认门外的是胡西关以后,就把他拉了进去,又锁好了门。

“佟岩,村里这是怎么了?”古月奇怪地问。

“闹土匪了,据说是从南边来的,那土匪头子刀法老厉害了,衙门的捕快都被活劈了,现在挨家挨户地搜钱财呢!”佟岩爸一瘸一拐地走来。

古月又问:“那我们村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他们挨个村地搜,轮到我们村的话,差不多隔五天一次,今天正好又是来的日子,所以大伙儿都紧张的要死。”佟岩爸焦急地说。

佟岩接话说:“你快回家看看吧,现在谁家都没剩点啥了。对了,你声咋变了?”

古月没来得及回答他,迅速跑回了家,他家门前的小院已经散的七零八落,只有鸡笼,没有鸡,连个鸡毛都没有,篱笆已经斜斜欲坠。里屋照样是紧闭的,古月去推门,里面传出了声音:“谁啊?”

“我,西关。”

“西关?”门立马打开了,胡西关的娘把他一把搂在的怀里。

两人紧紧搂了一会儿,他母亲说:“可想死我了,你这怎么回来了?被道长赶回来了?”

古月连忙答道:“胡说啥呢,我怎么会被赶回来,我是特地来看看你们的。”

“现在闹土匪呢,这帮土匪挨家挨户地搜,也不知道是搜什么,我怕鸡被抢了,就提前把鸡散到山上去了。”胡西关的爸说。

古月哭笑不得,都这节骨眼上,还在想鸡的事。他把自己的近况说了一遍:“我现在在门派里的道号叫古月,因为师傅说跟人打交道的时候,介绍自己听起来像是胡西瓜,不好听。”

“古月好啊,古月胡嘛,至少姓还在。”胡西关的爸说,“你可学到了什么本事?”

话未说完,村里响起了马蹄声,古月连忙让父母噤声,他从门缝里看出去,之间身着麻衣的土匪,腰间都挂着月牙坠子,在村子的道路上走来走去。

一个土匪对另一个土匪说:“此地也来了几趟了,腰间的月灵石闪都不带闪的,想必是贫瘠之极。”

“是啊,若非此番流沙宗打的老大四处乱窜,我们也不用来这苦地方。”

听到土匪的对话,古月心里一惊,土匪还知道流沙宗。此时,门外的土匪正在撬古月家的门,古月心中急得不行,却不知如何是好,他打猎是打过野兽,但是从没有跟人打过,他着急地抓了一把筷子在手中。

哐当,门上的横杠掉在了地上,土匪进了古月的家,此时古月的父母已经互相拥着手臂,缩在了墙角,就怕土匪冲进来。

古月躲在门后,一直暗暗观察,之间土匪拿起腰间的月灵石,在他们家四处探测,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

当月灵石靠近房门时,突然亮了起来。土匪眼里充满了惊喜:“哈哈,这地方来了这么多趟,居然还有漏网之鱼。”他伸起脚一蹬,冲进了屋子。

>>>点此阅读《古月重修录》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