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废后花开百花杀,病娇皇帝爬墙了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祝你花道

角色:沈天娇 纪繁星

简介:【双洁,爆笑,甜爽,姐妹情,追妻火葬场,驭夫】
“提高女人地位”系统,见过吗?
沈天娇就是该系统宿主,古代糟粕思想根深蒂固,原身是废后,皇帝是心里只有狐狸的病娇,啊啊啊!怎么搞?
皇上:“废后认错了吗?”
下官表情裂了:“……”人家在外面不要太逍遥,会认错?
提高女人地位,娇娇当然要成为榜样,她拒绝当“宠物”,她要与皇帝比肩。
皇帝:“荒谬!朕把你惯得无法无天了。”
数月后,皇帝反省认错,爬墙了…

废后花开百花杀,病娇皇帝爬墙了

《废后花开百花杀,病娇皇帝爬墙了》7、只要认个错,还可以回冷宫等待发落免费阅读

镇抚使是一个官职,从四品。

温大军、舒坚都是指挥佥事纪繁星的下级。

眼看着板车要划下山坡,沈天娇立即追上去扶住。

原身不习武,身子娇弱,加上她又饿得心发慌,更加没有什么力气,即便她拼尽全力,板车还是在往下滑,这要是滚下去了,沈天娇恐怕会被压死。

但好在杨舒袖也追了上来,紧接着白落琴、宋婉词、汪凝依都赶了过来,五姐妹齐心,人多力量大,费了吃奶的劲,硬是把小板车推到了山顶上。

板车里面装的是鲜花生、红薯。

这对老人感激不尽,连连道谢。

闲聊几句,方知这对老人原有两个儿子,十年前都被朝廷征兵征去了,至今没有回家,很有可能已经战死沙场。

老人要给沈天娇等人送点红薯、花生,沈天娇没有要,只把他们送到家门口,一路上劝他们以后莫要一下子拉这么重的东西,滑下去,这么大的年纪,恐怕非死即残,让他们宁可多跑几趟,一点一点挪运。

老人连连应声,感谢。

即便是在现代,普通人没有子女的,或者儿女不孝的,养老都是个大问题,更别说古代了,这对老人很不容易,沈天娇只叹自己身无分文,否则,定接济他们一些。

哎,人老了,日子都不好过,所以趁年轻,赶紧多潇洒潇洒吧,这辈子也就值了,谁都抵挡不了生老病死。

行了这么一路,又蒸发了很多汗水,沈天娇又累又渴,老人送给她水,她接着就喝了,此时脑海里出现声音:“任务完成,奖励一颗强身健体舒缓疲劳大力丸,时效二十四时辰。”

话音刚落,沈天娇的手中就多了一颗黑黑的药丸。她将其捏碎,放进了碗里,融进水里,自己喝了一口,然后道:“这山上的井水好甜,你们尝一下。”

杨舒袖等人接过去,一人喝了一点,纷纷说确实有点甜。

其实是太热了,喝点清凉的泉水很舒服,就感觉有点甜。

沈天娇道:“老人家,有剪刀吗?”

老人家道:“有有有。”说着话,便进屋去拿。

沈天娇等人费了吃奶的劲才爬上山头,纪繁星等缇骑骑着马轻轻松松就追上来了。

纪繁星远远地看到沈天娇拿着剪刀往脖子那里刺去,心上顿时一颤。

身在血腥残酷的锦衣卫里,容不得他随意大发慈悲,可是刚才看到沈天娇等人用弱小的身躯吃力地帮着老人推着板车山上,随时都有可能滑下山摔死,依然不放弃的劲儿,让他的心忍不住动容了一下。

原本他以为沈天娇等人执意要出宫,是作死,不值得同情,可是现在,在她们那么饥饿疲惫的情况下,还帮着老人推板车,怎么可能是不知好歹的人呢?

可能深宫里虽然锦衣玉食,但是确实有着他不知情的难过吧!

纪繁星以为沈天娇是要自杀,早猜到她们出宫后没法生存,很可能会自杀,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顾不了那么多了,他赶紧纵马上前,嘴里喊着:“住手!住手!”

等赶到面前看到沈天娇把头发剪了时,纪繁星一时呆掉了。

原来是一场误会。

沈天娇一脸懵地看向纪繁星:“那个人没有说不能剪头发啊!”

纪繁星:“……”懂,那个人自然指的是皇上。

纪繁星等人穿着的都是民服,但也是上好的料子,那对老人只当他们是有钱人,不知他们是官员。

杨舒袖顺手就接过来沈天娇手中的剪刀,一把将自己的头发剪掉,道:“太热了,剪掉了,利索。”

白落琴、宋婉词跟着就都剪了。

汪凝依看着自己的长发依依不舍,心疼了几秒钟,一咬牙,也把长发剪了。

沈天娇、杨舒袖、宋婉词的头发都浓密,分成了两份,可以卖两份钱。

沈天娇跟老人问了路,拜别老人,抄了近道,往下一个城赶。

纪繁星跟上去,下了马,牵着马边走边道:“我姓纪,名繁星,官职指挥佥事,皇上有令,如若各位在外面活不下去,只要认个错,还可以回冷宫等待发落。”

沈天娇笑了:“好不容易出了宫,还回去,脑子坏掉了?”

纪繁星循循善诱:“冷宫好歹有口饭吃,有遮风避雨的地方,皇上仁慈,只要认个错,迟早也会从冷宫里出来,你们身为女子,手无缚鸡之力,在外面是没有办法生存的,今日可以卖头发,他日呢?卖头发又能管几日?”

沈天娇含笑道:“与其担心我们,纪佥事还是多想想自己吧,你领的这个差事真是个苦差,以后可不会有好日子过,你放一万个心,活着多好啊,我们才不会寻死。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回禀皇上话的时候,机灵一点,别惹怒皇上,皇上肯定不会喜欢听到我们在外面过得好的话,一定要把我们往惨了说。

不如这样吧,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大可给我们留个信儿,我们在哪里安顿下来了,派人给你们捎个信,你们也乐得清闲,不必苦苦跟着我们受罪。”

纪繁星义正言辞道:“我会如实禀报皇上,包括沈姑娘刚刚说的一番话。欺君是死罪,在皇上面前最好不要乱抖什么机灵,绝对没有好下场。”

沈天娇是觉得跟踪人很辛苦,好心给他们提建议,结果人家非但不领情,还反过来教育她,得,当她没说,她扯起一边嘴角:“纪佥事请便。”

纪繁星停住,等沈天娇等人走远一点后,再跟上。他眸光幽暗,他真是想不通这几个女人到底哪里来的自信?不,只是沈天娇,那四个都是跟屁虫。

镇抚使舒坚鼻孔空出气道:“不识好歹,不知天高地厚,现在外面盗匪那么多,她们几个娇滴滴的姑娘怎么生存?卖头发?哼,头发还没有卖掉,恐怕就先被男人给强了,”转头问纪繁星,“皇上有无指示,若是有人玷污她们,我们出不出手相救?”

>>>点此阅读《废后花开百花杀,病娇皇帝爬墙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