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喜狼狼与灰太羊

小说:武侠

作者:芷区式桉

角色:伍芷 伍斡荥

简介:全篇都是异想天开,不符合常理正常,不要深究!不要较真!不要太认真哈!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是一篇关于披着羊皮的狼和披着狼皮的羊的故事……

书评专区

喜狼狼与灰太羊

《喜狼狼与灰太羊》第7章 画本免费阅读

从这次再见到邬柏昂,伍斡荥就觉得他那一身粗布衣裳有些碍眼。

他那样的容貌,身上穿得应该是这世间最上等的布料才对。

于是伍斡荥来到一家店铺。

“给我拿几件衣袍。”他说。

店家见他气质出众,浑身上下都不是凡品,心道这是来了大手笔的客人,立马欢欢喜喜地拿来了店里最好的衣袍。

“客官您看,这些都是小店新来的上等货。”

伍斡荥从中选了几件看起来还不错的,“这几件给我包起来。”

遇到这样阔绰的客人,店家自然高兴地不得了,忙不迭地按照吩咐去做了。

伍斡荥回来的时候伍芷还在,看到他抱着东西,立马冲过去,“小叔叔你去买什么了,我们在这里等着无聊死了。”

伍斡荥没理会她的抱怨,把包裹给邬柏昂,“给你买了衣服,一会儿换上,”然后转身对伍芷吩咐道,“你也回去收拾下,阿辰回来之后,我们就启程去江南。”

“去江南,为什么?”伍芷对于自家小叔叔这突然的决定有些措手不及。

伍斡荥看了她一眼,伍芷立马闭嘴,不再多问,赶紧回去收拾东西。

“之前的烟雾弹里面只有一些迷药,他们大概很快就反应过来。”看着伍芷出门,伍斡荥解释道。他倒是不怕和邬时雨动手,只是他身份特殊,实在不好惹麻烦。

“我认识一个怪老头,医术很好,我们从江南绕道顺便可以去他那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治好你的眼睛。”

“嗯,”邬柏昂理解他的顾虑,对他的决定没有什么异议。毕竟他如今伤重眼盲什么也做不了,听伍斡荥安排不给人添麻烦是他最合适的选择了。

很快伍辰就回来了,买了辆上好的马车,里面堆了满满的东西。

伍斡荥去看的时候,颇有些无语。

他发现伍辰真有养猪的潜质,马车里面应有尽有,还有一堆不知名的画本。真是量身为伍芷准备的……

路上,伍辰和伍斡荥轮流驾车,伍芷就只能陪着邬柏昂待在马车里了。

但伍芷是个闲不住的性子,怎么可能安静地待在车里,她翻出那堆伍辰刚刚买来的一堆画本,挑出来几本自己觉得不错的。

拿到邬柏昂面前晃了晃,“邬大哥,我给你读书吧!”

“读书?”邬柏昂其实很少读书,他更想休息一下。

“对呀,”伍芷把书放在他的手上,让他可以摸到,“你看,大师兄刚买的,可有趣了。”

实在无法抵挡伍芷的热情,邬柏昂被迫点头答应道,“好。”

得到了邬柏昂的许可,伍芷拿起一本问道,“我们就读这本《小丫鬟与俏书生》怎么样?”

“嗯?”邬柏昂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是书的名字?

伍芷见他疑惑,贴心地为他解释道,“就是一个小姐假装丫鬟,遇见了书生的故事。”

邬柏昂从小到大都在魔教长大,这样的画本还是头一次听到,但是听名字有些奇怪,于是问道,“还有其他的吗?”

伍芷看他不喜欢这本,就换了一本,“好,那这个叫《纯情小姐的大将军》怎么样?”

这个名字还是有些奇怪,于是邬柏昂干脆伸出手自己拿了一本递给她。“这本吧!”

“奥,这本叫《嫁给江湖第一美男》。我看看……”

“是讲我小叔叔的哎,说清雅派的大小姐暗恋我小叔叔多年,”

“还是这本吧,”邬柏昂的表情难得有一丝松动,急忙又随便拿了一本,制止她继续说下去。

伍芷拿过这本名为《小丫鬟和俏书生》的,兴趣盎然地读了起来。

邬柏昂在一旁昏昏欲睡地听着。

不过伍芷显然不止于此,过了一会儿,她就又不安分起来。

不仅仅自己看着读给邬柏昂听,还要兴之所至评价上几句,然后得到邬柏昂的肯定再继续下去。

“这个书生好蠢啊,连玉娘是女扮男装都看不来,是不是呀邬大哥。”

“是,”邬柏昂应道。

“这个小姐是傻吗?这个将军也太坏了吧!邬大哥,你觉得呢?”

邬柏昂没大认真听,闻言只轻轻地发了个音,“嗯?”

邬柏昂刚刚要睡着,伍芷就又拽着他的衣袖兴奋道,“这本写我小叔叔的也太是了吧!我小叔叔哪里温柔了?”

……

绕是邬柏昂性子冷清,也抵不过伍芷的热情。

似乎是说累了,伍芷终于停下来,翻箱倒柜地找吃的。

邬柏昂靠着窗闭目养神,伍芷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块糕点塞进他手中。“邬大哥,你吃。”

邬柏昂其实不大想吃,但是扛不住伍芷,于是慢慢吃起来。

伍芷一边吃一边看着他吃饭的样子,心中感慨,果然长得好看的人,干什么都好看。

注意到她的视线,邬柏昂不解地抬眼。

他这么无意识地一抬眼,眉目间的风情像懵懵懂懂的小奶猫般,整个人更好看了!

伍芷突然想起,她小叔叔小时候养了一只小奶猫,奶乎乎的,深得他小叔叔喜爱,后来那只小猫死了,她小叔叔还伤心了很久。

伍芷现在敢肯定,她小叔叔把邬大哥捡回来,绝对是因为他长得好看了。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邬柏昂发现自己实在是不太了解伍芷,这个小姑娘总是奇奇怪怪的。

就像现在,自己不过是吃了块糕点,这姑娘已经莫名其妙地盯着自己看好久了。他实在有些吃不消。

刚刚伍芷还在叽叽喳喳的,读着那一堆奇奇怪怪的画本,这会儿车里突然没有了动静,伍斡荥有些头疼。

凭他对自家侄女的了解,事出非常必有妖。于是伍斡荥让伍辰来驾马车,自己进入了马车中。

果然,伍芷一见伍斡荥进来,就立马变得十分乖巧,制造一副自己什么都没干的假象,然后趁着伍斡荥不注意,抓紧时机跑出了车外。

伍斡荥进来之后扫了一眼,看伍芷没有出什么幺蛾子,于是放心地坐下。从水壶倒了点水递给邬柏昂,“喝点水。”

邬柏昂刚刚被伍芷投喂了糕点,此刻确实有些口干,他接过水,喝了一些。

看着他喝好,伍斡荥把水放好。又抬手搭在他手腕上,替他诊脉。

经过这几天的休整,邬柏昂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身上比较轻的外伤也已经基本结痂了,整个人看起来了也精神了不少。

“没什么大碍了,只要好好休养就好。”伍斡荥收回手,也给自己倒了杯茶。

“嗯。”邬柏昂应道。

伍斡荥坐在他对面,他的一举一动都可以看到,见他脸色还好,心情还不错。递了块糖给他继续道,“我的医术有限,治伤还好。”

这邬柏昂已经知道了,并没有多大冲击。

“没关系。”他说。

伍斡荥救他帮他治伤于他而言已经是很大的恩惠了。至于眼睛,只能看天意了。

邬柏昂的手修长,手指又细又长,十分好看,伍斡荥兀自看着出了神。

“想不想学琴?”伍斡荥突然出声道。

“嗯?”邬柏昂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怎么突然说到学琴。

伍斡荥说,“我琴抚得不错。”

不知道伍斡荥为什么突然想教自己琴,但是左右他现在什么都做不成,学琴好像也不错,于是他答道,“好。”

门外的两个人简直惊掉了下巴。

伍斡荥会琴,知道的人不多;伍斡荥琴抚得很好,就更少人知道了。

伍斡荥的琴,名为绕梁,是一把古琴,伍斡荥曾为了它,亲自去到江南古刹向一名得道高僧求取,伍斡荥对这把古琴十分钟爱。

但是后来,教伍斡荥的抚琴的师父仙逝之后。

在伍芷和伍辰的记忆中,在那之后伍斡荥已经很久碰过琴了。

所以这次出来,伍斡荥说要带着绕梁的时候,一家人还吃惊了一下。

伍芷记得那时小叔叔的师父去世时,小叔叔跪在灵堂,神情是少有的伤心,他对自己说,“师父说,琴是抚给能懂自己的人听的。如今师父走了,我还抚琴给谁听呢?”

伍芷记得,从那次之后,伍芷就很少再听伍斡荥抚琴了,他的那把绕梁就一直就被放在家里,再也没有拿出去过。

从那天第一次见到邬柏昂的时候,伍芷就发现了,邬柏昂对于小叔叔来说很不一样。

如今看来,确实与众不同。

>>>点此阅读《喜狼狼与灰太羊》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