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零年代:病娇老公别这样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暮色浪人

角色:林北生 刘峰

简介:1995年,沙河村
出门打工多年的林北生,从城市回到乡下老家。
他用五千块钱买下惦念多年的阮安棉。
林北生如同一只野兽一样,在那个百业待兴的时代中,带着他的阮安棉在城里起起伏伏。
自小脑子不是很好的阮安棉,被林北生买下做媳妇。
她怕他,心里委屈,可是最终还是被他带离家乡。
男主偏执,没有安全感
后来被女主温暖,学会了如何去爱

九零年代:病娇老公别这样

《九零年代:病娇老公别这样》第7章 师傅有难免费阅读

林北生见她推拒自己,皱着眉,不悦的看着她问道:“你不喜欢?”

阮安棉委屈的流出泪水,她推拒的双手始终不敢放下来,偏过头,不敢看他道:“不喜欢。”

林北生加重了手上力道,她那原本白嫩的下巴上立刻捏出一块红印,她不得不转过头看着林北生。

林北生的语气带着几分警告的问道:“我做的事,没有你不喜欢的。”

阮安棉懵懂的世界里,是不能够理解林北生这份炙热而又执着的感情,她只是在自己的感官中,去感受林北生的情绪变更,试着用自己笨拙的方式和对方沟通。

这时的林北生如同一只野兽般,用自己最原始的方式,试着迫使她的世界中接纳他的全部。

阮安棉洗漱好后惬意的躺在卧室里,听着外面林北生在厨房噼里啪啦做饭的声音,渐渐的有些困倦。

她身下是林北生刚刚换好的床单,又软又新,舒服的她一时忘了家乡里的妈妈。

林北生简单的煮了一碗面,端出来的时候看到阮安棉已经秘迷迷糊糊的睡了。

他想了想,独自回到客厅里吃面。

林北生的面很素,他吃不得刺激性食物。

自小长期处在挨饿受虐的生活,使得他的身体承受不了味道太重的饮食。

他吃的很慢,一边吃面,脑子里一边思考着以后的生活。

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来自农村的他没有一份固定的工作,他所能选择的是在私人工厂里找份工作,或者继续持续之前的活计。

想到之前的活计,他望了一眼卧室,靠赌场营生不是个长久之计,现在的他已经不是自己一个人了,他总要为两个人的将来做打算。

林北生将手中的筷子放下来,想到自己唯一的一千 块钱,心里了计较。

他拿出纸和笔,做了一份简单的计划清单。

他的字一笔一划,笔锋锐利,不过写的很慢,写字是他这几年跟着师傅刚刚学的。

他的师傅是一个六十多的白头发老头,无儿无女,只有他们几个徒弟。

白老头有文化,有见识,谈吐上文质彬彬,几个徒弟很敬重他。

林北生跟白老头学习写字,看书,也很尊重他。

他的清单很简单,列出了最近必要的几项开支,共需要四百块,还剩下的六百块他放在一个黄色的信封里,想着明天出门看看,自己能不能找到什么营生的活计。

熟睡中的阮安棉感到呼吸变得有些沉重,她推开在她身上游走的手,转过身,继续睡去。

白天赶了一天的路程,两个人都有些疲倦,躺在舒软的床上,林北生也渐渐的闭上了眼睛。

A市是北方一个工业城市,在九十年代经济发展飞速,城市相对也比较繁华。

林北生早早的起床,留下份简单的早餐,就离开了。

阮安棉醒来的时候,没有看到熟悉的房间,她有瞬间的愣神,然后才想起来她已经没有家了。

她走到门口,可惜房门反锁,她不能打开房门。

阮安棉站在窗前,透过窗外能看到车水马龙的街道,各具特色的街铺。

她转过身,空荡荡的房子里,只有她一个人,一种孤独感油然而生,她忽然有些怕,仿佛从此以后自己会在一房间里,一辈子,她打不开大门,出不去,也不会有人进来带走她。

林北生拎着两个大大的袋子回来,他刚刚出门采购一些生活的必须品。

阮安棉站在门前看着他,有些欢喜的问道:“你回来啦。”

林北生听出她的语气的亲昵,心里十分受用,他喜欢阮安棉对自己有依赖,亲近感。

他将买来的水果递给她:“给你买的水果,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

阮安棉对着他甜甜的一笑,看了一眼袋子里的草莓和葡萄,看起来新鲜水润,她说道:“我都喜欢,看起来好好吃。”

林北生看着她笑弯的眼睛,脸上的神情变得轻松。

在他不知不觉中,他的情绪渐渐的被阮安棉的情绪感染,在他过去的生命中,不曾有人让他如此轻松过。

阮安棉坐在椅子上,吃一颗甜甜的草莓,甜的她弯起了眼睛,又拿起一颗暗红色的葡萄,放在嘴里,酸的她皱起了鼻子,赶紧又塞了一颗草莓进嘴里。

林北生见她自己吃的得趣,便不理她,准备去厨房准备午饭。

阮安棉拿起一颗草莓,走到林北生面前,放到他的嘴里:“甜甜的,好吃的,你也尝尝。”

鲜红的草莓在林北生的口中裂开,甜甜的汁水在他的口中四散,眼中是阮安棉单纯温暖的笑容,仿佛软化了他的心。

他低下头,在她的唇上用力的吻了一下,道:“回客厅等着吃饭。”

阮安棉等着眼,捂着唇,乖乖的离开了厨房。

林北生简单的炒了两个菜,配上煮好的米饭。

菜炒的清淡,阮安棉吃的很慢,林北生吃的更慢。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咚咚咚,声音又响又急,明显的感觉到敲门人的着急心态。

阮安棉停下了手中的筷子,看着林北生小声问道:“林哥哥,门外是谁呀?”

林北生轻微的皱着眉头,知道他住在这里的人不多。

林北生对阮安棉道:“你回卧室里。”

阮安棉放下碗筷,起身回到卧室,看了一眼林北生,在他的眼神示意之下,关上了卧室门。

刘峰坐在客厅里,神态带着疲惫,不安的双眼四处扫了一圈,情绪有些焦急。

他压着心事,寒暄了一句道:“你这个房子不错,家具看起来挺新的。”

林北生看出他不是来做客的,他没直接点破对方的心思,回道:“是,这里的地理位置也很不错,租金的价格不是很高,我很满意这个地方。”

刘峰有些为难的搓了搓手,面对林北生这个师弟,他心里总有些怵。

在他的眼里,林北生看起来像个小白脸子,白白净净一副柔弱的样子,但这小子话不多,身上带着一股子狠劲,让人不敢轻易懈怠。

刘峰说话的语气,不自觉的带了几分小心翼翼的味道:“我这次来,其实是有事而来,师傅他老人家出事

了。”

>>>点此阅读《九零年代:病娇老公别这样》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