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告亡人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驷马臭狗

角色:王春秋 古伊雪

简介:“我想要一顿重锤,却没人能满足我的愿望。”旧日守墓人,大陆霸主,七界第一强者,无上帝君,万兽之主,告亡人如此说道。
当所有人还在为变强而思考时,我已经在将这个世界推向深渊。

书评专区

告亡人

《告亡人》第7章 仙人指路免费阅读

“你……”

十三指着他大骂,“你妈了个头,居然敢指着我的人说话,活腻歪了是吧?”

“你姐这种媚俗贱货也能入我法眼?”玄鸿将红尖尖交给老板,“就在这里开。”

“好!”老板接过袋子清点一番,还取出五个仔细观摩,皆是上乘好货,“大爷您稍等,我现在就去叫师傅。”

在老板眼中,玄鸿身穿上好的东周丝绸,出手阔绰,一看就是大家公子。

不多时,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提着腐化水就来了。

红尖尖都藏在一中钙化石层下,完全隔绝了所有探查,便是绝世高手也难找到它们在那。

老师傅左手蒲扇,右手木勺,轻轻将腐化水浇在钙化石上,瞬间烟雾四起,他急忙用蒲扇扇开烟雾。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老师傅高声大喊:“出红了。”

老板跪在地上情绪无比激动,刚才骗到傻子的喜悦,瞬间变成了懊悔,“这不可能。”

这才开了三分之一就让玄鸿赚了百倍不止,老师傅无奈摇头道:“这要是再多敲一指头,就露出来了,公子好运气。”

“大爷,您看这样成么?”老板连忙跪到他面前,“我出三千颗,买下您这块石头好么?”

玄鸿冷漠摇头,“不好。它现在的价值已经远远超越了本身的价值,刚才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愚昧,我敢出钱买那么大一块傻子都不买的石头,自然有我的门道和把握。继续开,爷赏你三十两银子。”

“好!”老师傅激动的继续开石,随后拿出刷子和毛巾去掉所有杂质污垢,众人都被那块“巨石”吸引。

老师傅上称之后大喊道:“足重六十三斤,成色绝顶。”

“这是给你的赏钱。”老师傅接过钱之后进屋拿出一串鞭炮,闻声,聚集向这里的人更多了。

“噗……”老板喷出一口血,活活气死在了地摊上,他这辈子骗过不少人,可最后却被那块,自己认为只有最傻的人才会买的石头气死。

玄鸿立刻拿起超大红尖尖,“莫要脏了我的宝贝。”

“我出五千。”一个豪商开口大喊。

“我出六千。”

“我出七千。”

“我出一万。”一名身穿武服的中年男子走到玄鸿面前,他一开口便无人再敢叫价。

一是因为他名叫王春秋,这支商队的队长,与四大国都有关系,得罪他谁都别想好过。

二是因为一万这个数目太大,远超它的溢价空间。

可王春秋丝毫不在乎,他只想,“这位小兄弟,我叫王春秋,想和你交个朋友。”

他抱拳行礼,玄鸿十分得体的回礼,“在下玄鸿,无名小卒。”

“小友能一眼鉴识珍宝,手段超凡,怎能是无名小卒?”王春秋握住他的双手大咧咧笑道:“小友,不知你这能耐是在哪里学的?”

“前些日,我家门前饿晕一个鹤发童颜,白须白眉的老者,我将最后一饭碗分他一半,他教了我这一招。”玄鸿开始瞎扯,虽然谎言很明显。

可这里是玄幻世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当真是善恩结善果,小友好人有好报呀。”圆脸小眼睛的王春秋一笑,眼睛就没了。

“我只是不忍心他饿死罢了!”

“小友,不知你可否愿意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前些日子,我收了一把黑亡龙牙铸造的神刀,不知小友可否帮我鉴定一下?”说着他抽出腰间佩刀,通体晶莹剔透,黑色,拔刀之时可闻龙吟。

恐怖威压令万兽膜拜,一出鞘便知是件天级兵器。

刀身长一米二,由刀柄龙头咬住,在刀柄末端是一个五爪握球,属实罕见。

“为何怀疑?”玄鸿大喜,他已经得到了二十三万积分,当即花光所有积分购买了昨夜看上的一个小仙术——仙人指路。

这个小仙术可破凡圣级以下的所有法宝秘术,威力恐怖。

“我有三把龙牙刀,但唯独这一把很沉,比其他刀都要沉。但气息和威力却和其他龙牙刀相差不多,感觉很怪。”王春秋是名武夫,刀兵重量一掂便知。

“不知你花了多少钱?”

“小友猜猜看。”

“我猜?”玄鸿知道他要考自己,便无奈摇头道:“三十二万七千一百一十一枚红尖尖。”

“小友当真神机妙算,一个不差。”

然其他人都认为这是王春秋的刻意恭维。

“亏了,这是一把金包银。”

“什么意思?”

“掏空真龙牙,装在亚龙牙齿上,让它们一起长大,到时候亚龙牙齿脱落,真牙和假牙便长在了一起。可惜真就是真,假就是假。”

一阵暖风吹起玄鸿的衣袖,他慢慢抬起右手一指落在龙牙刀上。

贪婪狂食吃光身上所有红尖尖中的源,甚至将那颗大红尖尖的成色从绝顶抽成了上成,方才施展出这一指之威。

表皮的真龙牙破碎脱落,露出乳白色的亚龙假牙。

“还好,套假牙时没有清理干净,留下的蛀虫破坏了真牙。否则我这一指也无法破开。”玄鸿虚弱,后退两步被古伊雪扶住。

被抽昏厥的小狐狸掉在地上,后腿轻弹两下,好似死了一般。

“多谢小友,若非有小友,恐怕我要被一直蒙在鼓里。”他转身让下人细心给王庭大将军,让其带人灭了黑山寨,“居然敢骗我,杀光他们。”

“没事,你愿意称呼我一声朋友,我自然要帮你不是?”玄鸿起身行礼,随后捡起小狐狸塞到袖子中。

方才他吸收了古伊雪身上的三十颗红尖尖,身体已经恢复。

“小友,我今日有邀,不能喝你共饮到天亮。明日我会在春雨酒楼中摆宴,望小友务必到来。你带着我朋友去拿红尖尖。”王春秋吩咐下人带他过去。

“我也有点事,明日再拿也无所谓。”

“好。”

二人再度行礼离去,玄鸿走了一条近路,现在已经入夜,漆黑小巷缕光不入,少年大步流星,衣摆随风而起,鬓角的两缕黑发随长发飘逸。

极其轻微的脚步声在瓦房上响起,玄鸿哼着小调假装没有听见。

利刃破风之声从身后传来,玄鸿转身躲过,侧身四十五度角看着身后的黑衣人。

少年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来的好快。”

“废话不少,我可没时间给你留遗言。”他转身甩出十三把飞刀,玄鸿身后的暗影螳螂落地,墙壁中钻出三十把利刃刺向玄鸿背后。

“给老娘死!”十三从玄鸿的袖子中滑出,连续两次冰冻将暗影螳螂困住。

玄鸿也抓住这个好机会附身如猛虎下山扑向刺客,右手狠狠刺入他的小腹,同时用左小臂摁着他的脖子将其压在墙壁上。

“求求你放过我,奥……”刺客猛的吐出一口鲜血。

玄鸿的右手慢慢向上摸索,“我可没时间给你留下遗言,是胥江对吧?”

此时他已经疼的说不出话来,在加上玄鸿压着他的脖子,更是喊都喊不出来。

“找到了!”玄鸿猛的一扯拉出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你看,它还在跳。”

少年用力一握,“现在不跳了。”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小狐狸围绕着他打转。

天雷划破夜空,好似在昭告他的罪行。

“物归原主,这件事家老级别的人绝对做不出来,我现在的靠山是古伊雪,他们就算胆子再肥也不敢动我。只有那些胆大妄为的小辈才敢对我出手,把尸体还回去,就是将这件事告诉他们。”

子时,胥家后门有人大力拍门。

家丁打着雨伞走出房间,大喊一声,语气十分不耐烦,“谁呀?”

打开门后,他看到一个身穿蓑衣,头戴斗笠的男人站在门口,肩膀上扛着一具尸体,手中握着一颗心脏。

“你想干嘛?”家丁后退两步,左脚绊右脚,一屁股摔在地上,雨伞也掉在了地上。

“玄鸿,来还东西。”少年将尸体扔在他面前转身离去。

很快家老们就聚集在大厅,看着地上的尸体,胥江跪在地上,他爹胥秋双手负背来回踱步。

“我说完了。”胥江一脸不服,他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直到胥秋一巴掌打在他脸上,“你疯了?居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派遣自家家奴去杀人?你可知现在他有两座大靠山,索性他没死,如果他死在了我们家奴手中,这件事明日就会被调查出来。届时我整个胥家都要遭受灭顶之灾!”

“他只是一个……”

啪,又是一巴掌。

“一个黄一级能一指破开真龙牙?”

啪!

“一个黄一级能在沙盘上把你杀的落花流水?”

啪!

“一个黄一级能得到王春秋的赏识?”

啪!

“你TM疯了还是傻了?来人,对外宣称,胥江遭受家法,明天你不用去上学了。”

>>>点此阅读《告亡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