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替身重生后:前夫皇上求而不得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罗西鸭

角色:容缙 赵启钰

简介:宣平乐重生了,重生后的她只想避免做替身的命运,避免和容缙再有纠葛;
容缙也重生了,重生后他只想弥补上一世的错误,好好对宣平乐;
他一直以为宣平乐还是爱他的,这一世他早早便与她姐姐一刀两断,满眼皆是她,直到有一日他遇见铺子里对别的男人笑得明媚的宣平乐,目眦欲裂,才知道有些事情注定无法回头

替身重生后:前夫皇上求而不得

《替身重生后:前夫皇上求而不得》第7章 了断免费阅读

宣平遥出来,容缙正站在门口,她一喜,缙哥哥没生气啊,还在这里等她,是有什么话要和她说吗?

她心里泛起甜蜜,但转眼一看周围都是人,理智瞬间回笼,她目不斜视地缓步经过容缙,只是用余光看了看他。

容缙也看到了她,他对宣平遥的感情是复杂的。

上辈子他确实对宣平遥有短暂的情愫,但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段情爱是何时消失的。

又或许是年少的情爱太过清浅,上一世的他执着于得不到的,却忘了身边的才是挚爱。

平乐死后,他每每想到她冰冷的身子,想到她临死前也要与他和离,便觉痛彻心扉,彻夜难眠,但说来也奇怪,明明日思夜想的人,却一次也未曾入他的梦, 是还在怨怪他吧,最好至死都与他无干系。

在宣平乐死后,他就将天冬天竹与宣平遥遣送回了大齐,任凭宣平遥如何闹,他仍是无动于衷。

而他,死在宣平乐走后的第六个年头,太医早就诊治了数次,回回便是说忧思过重,切勿多思多想,但这又岂是说说就能忍住的。

他崩逝时只交代了一句:要和先皇后同棺合葬。

醒来,他便回到了大齐皇宫,这时他还是孤身前往敌国的质子,他还未登上至高之位,什么都不是,多年谋划又要从头开始。

但他却觉得自己真正活过来了,至少,他与平乐,还能从头来过,他还有机会,弥补一切。

他站在芳华馆的门口,只想瞧上平乐一眼。

但只瞧见了宣平遥,今生,他并不想与她牵扯,需要找个机会与她说清楚。

他等了许久,所有人都出来了,也未见平乐,在原地默了半晌,容缙转身走了。

不用着急,一切还来得及,这辈子,他有的是时间。

宣平遥回府后就坐立难安的,忍了片刻,还是唤来了绿衣。

绿衣端着新做的绿豆糕桂花糕进来,给宣平遥斟了茶水,宣平遥才缓缓开口。

“绿衣,你今晚递信给容侍卫,我想见三皇子,还在清风雅苑。”

绿衣应了是,拿着罩灯出去了。

清风雅苑是京城有名的达官贵人爱去的茶馆,容缙在那儿包了一间上房,他们平日就在那里见面。

不知道为何,宣平遥隐隐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宣景散学后就直接让赵启钰跟着回了寝宫。

这两父子,不知道搞什么名堂,万一牵连到自己身上,岂不是得不偿失。

宣景的长相承袭了母亲宋昭仪,本就男生女相,颇为阴柔,此时阴沉着一张脸,吓得赵启钰颤颤巍巍不敢说话。

宣景看着他那怂样,冷声哼道:”怎么,刚刚为难容缙的时候不是很有气势,被人家一句话吓得屁都不敢放一个,真是废物一个。”

赵启钰在家里也是横行霸道惯了的,三代单传,家里几乎是事事必应,养成了他嚣张跋扈的性子。

但是宣景的为人他也清楚,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性子,他赔着笑脸:“殿下,平日里要治他还不简单,这回不知怎地,倒是被他发现了我爹无意间落下的尾巴,这事还要请殿下多多周旋。”

宣景满脸不耐烦,真是两个拖后腿的废物。

“你爹又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

他爹赵志呈私底下是什么行径,他最清楚不过。

赵启钰嗫嚅着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前两天我爹看上西街卖豆腐的杨善家媳妇,使了点手段得手,谁料这臭娘们儿是个烈性的,回去就吊脖子死了,杨善闹到京兆尹那儿,被我爹想法子灭了口……”

宣景厌恶地皱了皱眉,赵志呈就好人妇,这倒也不是大毛病,但做就做的隐秘些,还被人抓了把柄,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

“容缙从何得知?他在京城无甚势力,除了大越带来的几个侍卫,并无暗卫。”

赵启钰也好奇:“这回爹处理的十分隐秘,我也不知晓他从何得知。”

“既然他并未在人前说明,想来也不敢得罪我们,以后明面上对他客气点,想收拾他有的是办法。”

赵启钰松了口气,二殿下如此说了,也是给他们赵家一颗定心丸,他谄媚地拱了拱手:“殿下今日劳心为我们操劳,我这便回去禀报父亲。”

“滚吧,下次注意点。”

容缙听到容一的禀报,闭目想了想,沉声说道:“走吧。”

清风雅苑环境清幽,倒是个谈事的好地方,许多豪富的商人也选择在此谈生意。

容缙到的时候,宣平遥已经等了一会了,桌上摆了茶点。

宣平遥一见到容缙,立刻笑着上前,想和从前一般,挽着他手臂撒娇。

不料容缙神色冷淡地退后一步:“大晚上约我出来,是遇到什么难处了吗?”

宣平遥脸色一僵,她没想过有一日容缙会推开她。

默了半晌,她强笑道:“缙哥哥,你是生阿遥气了吗,之前给你递的信儿,你都没回。”

容缙沉默了一会,开口道:“未曾生你的气,我们以后还是别接触了,对你名声不好。”

宣平遥惨白着脸,颤声问道:“容缙,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要与我一刀两断?”

容缙并未接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默认了她的话。

宣平遥克制住发抖的身子:“为什么?”

“我只是一个质子,你其实心中也并未做好准备,不然为何你这么惧怕在人前和我有牵扯?”

宣平遥想解释,但是嗫嚅了半天,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你以后遇到麻烦了,可以来找我,时辰不早了,我让容一送你回去。”

宣平遥知道他的性子,决定了的事不会再回头,她挺直了脊背,想留住最后一点尊严。

“不用了,平遥在此祝愿殿下事事如意,平安顺遂,早日觅得良人。”

她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被绿衣搀回去的,一到屋内,她就捂着被子痛哭起来。

容一跟在容缙后面,憋了许久,还是忍不住出声问道:“主子,您这是和宣姑娘怎么了,前几日还好好的,为何突然就闹成这样?”

容缙斜睨他一眼,只是说了句:“我和她不是一路人,注定走不到一块。”

容一看他沉凝的脸色,不敢再出声,只是腹诽:现如今不是一路人,早干嘛去了,殿下说这话,可真像话本子里的负心人。

>>>点此阅读《替身重生后:前夫皇上求而不得》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