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汉末皇族

小说:历史古代

作者:深院

角色:刘宏 荀攸

简介:煌煌大汉 , 岂容他人染指 。

我刘家的天下终究由刘家继承。

原本历史上不存在的人物 , 为他配上一副现代积年老吏的灵魂 。

在这群雄汹涌的东汉末年又能焕发什么样的光彩。

我为你守住这刘家天下 , 你让我品尝这天下独绝的权利 。

究竟是谁成全了谁。

汉末皇族

《汉末皇族》第7章 奏对免费阅读

未央宫内刘宏坐在上位,双眼微闭问到“荀卿,自你教导昀儿也有一段时间了,如何?皇子进学可有怠惰之处”

“启禀国家,殿下聪慧过人,进学之时十分勤奋,能得国家信任做给殿下进学也是微臣荣幸。”

天下父母都喜欢别人对自己的孩子夸奖,即使他不怎么喜欢这个孩子。

刘宏面带笑容的说道“荀卿过谦了,颍川荀氏,圣人之徒荀子之后,能来教导寡人的儿子,也是昀儿他的福气,以后还要荀卿多多督促,不可懈怠。”

荀攸听到这里感觉皇帝好像不想和他继续牵扯刘昀的事情。

当下有点着急直接开口回到“国家放心,微臣一人为皇子进学,必当不得懈怠。”

看着荀攸回答,刘宏还是很满意的,按照流程这次的奏对也就这样了,他也准备让荀攸退下了。

还没等他开口,只见荀攸又说到“不过微臣近几月看殿下的身体似乎越发的不爽利了,微臣对岐黄之术也是略有涉猎,殿下的身体恐怕......”

“恐怕什么,荀卿你继续说。”

听到这里,荀攸低着头仿佛做了什么决定一样开口道“启禀国家,之前在为殿下进学时,微臣为殿下把过脉象。殿下之前应该是有过一场大病,但是虽然现在看着病去痊愈了。但是只是一时之功,殿下的病根深种,即使现在身体无恙但是以后恐怕......”

听到这里刘宏的脸色也是严肃起来了,毕竟听到别人说自己的儿子身体不好,还是有些反感的。

但是关键这人说的大多都对,昀儿之前生病的事并没有传出去,而且昀儿自小身体就很弱,每年都会生几场病,所以刘宏才不怎么喜欢他,觉得太娇弱了。

只见他开口说道“荀卿,你继续说,昀儿既有病根,那该如何治根。”

“启禀国家,殿下的病根在于身体,需要慢慢调理,非一朝一夕之功,而且殿下身体肝火旺盛,都城这边虽有雨雪却天气干燥,寒冷彻骨,恐怕对殿下的身体调理有很大的影响。”

刘宏微微沉吟“那荀卿你觉得应当如何?”

说道此处荀攸抬手拜向刘宏说道“回禀国家,殿下之病根已深入脏腑,非数年之功难以调理完成,而且让殿下继续处于北方对殿下的身体百害无利。

故,臣以为应当让殿下外封,就国于南方。南方气候温和适宜,而且对于殿下的身体调理有很大的帮助。”

听完这段话刘宏一时间没有说话,但是他身后站着的张让眼神却十分的明亮,果然大殿下已经开始出手了。

不得了啊,这一手玩的漂亮,用自己的病情配合荀攸来博取国家的同情,如果国家答应那自然皆大欢喜。

如果不答应,这可是臣子提出的意见,如果以后大殿下身体真的出现毛病,那国家在臣子间的形象就太刻薄了。

这一手露的漂亮,还真有点一鸣惊人的意思。

张让在这边一个人想着,这是刘宏问到“荀卿,昀儿今年不过九岁,真要他现在就国,寡人实在不舍,能否让昀儿外出调养身体,待身体好了以后再回来呢?”

“启禀国家,殿下身体非一朝一夕调养可好,至少要数年之功,那这几年,殿下在外该如何自处,如若平常百姓一样,那自损皇家威严。

那如若按皇子制,在宫外的开销,居所皆有定制那时所花费非万金难以遏制。如果国家此时将殿下外封,那自有定制,殿下所有花销自有藩属之地供养,名正言顺啊!”

听到此处,刘宏问到“那依荀卿之言,何处为昀儿调养之地最为合适。”

只见荀攸缓缓说道“交州最为合适。”

“交州?交州之地太过偏远了吧。而且蛮夷众多,怎可作为皇子的封国所在,此事容寡人想想,荀卿你下去吧。”

没有给荀攸说话的机会,刘宏直接下令了。

此时荀攸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能无奈离开了。

此时非但荀攸没反应过来,张让也是一样。

怎么回事荀攸不是大皇子的人么?怎么会提出藩国定在交州,连皇帝都知道交州贫苦。

实际上交州的情况比刘宏所说的更严苛,非但蛮夷众多而且时常作乱,汉民与土著之间的矛盾更是难以调和。

而且作为国家的最南方,国家的监管根本达不到,当地的汉民更没有像样的世家最多也就算的上商贾之流,而且气候更方面更是凄惨。

山多地少,一州的民众不过两百多万,甚至还没有一些大郡的人口多。

教化不显人口杂乱,当地的官员除了郡守和以上的大官基本都是当地人担任。

就这样郡守这样的官职都是没有多少人竞争,真算的上是不毛之地,难道大皇子已经畏惧到如此地步了么?还真是胆小。

张让这边在天马行空的想着,刘宏也在暗自思考,让刘昀封王就国到底是谁的意思?而且还是去交州,难道自家儿子真的有病?还是有其他人从中作梗。

紧接着刘宏开口问起来“张让,你说这荀攸说的是真还是假?”

这时张让眯着眼笑着说“国家,是真是假让太医们去查一下不就清楚了么,如果大皇子确实是病根难治,那这荀攸就是一片真心。

那如果没有他说的那么严重的话,嘿嘿,这颍川荀家也就算到头了,到时国家乾坤独断,也让这些文官们看看天子之怒可不是他们能受得了的。”

“嗯,说的有理,就安排几个太医去给昀儿看看,如果真的是难以根治,必不能让昀儿耽误时间治疗,你去安排吧。”

随着刘宏下令,张让直接退出宫殿了。但是张让可是马不停蹄的直奔皇后寝宫去了。

何皇后在听完张让说的话之后,何皇后开口道“这么说来,国家现在也拿不定主意咯,那安排你的事还不赶紧去办?我可怜的孩子啊,多小就没了娘。

现在又是病事缠身,这要是有什么可怎么办啊。张让啊快去叫太医给昀儿好好查查吧,找谁去,怎么查你心里有数么?”

张让在台下听着何皇后不阴不阳的语调心里不由的有些烦闷,但是还是打起精神回到“娘娘放心,这件事老奴保证办的漂亮,大皇子身子弱确实要到南方好好调养了,而且一去就是交州山高水远啊。”

“嗯,你办事我放心,那此事就麻烦你了。”“都是奴婢应该做的,奴婢下去了。”

刘昀宫中,一位白花胡子的老医官正在为刘昀把脉,张让正在旁边站着,刘昀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此时的刘昀心里十分的不平静,终于到了这一步了。

按照他和荀攸的打算,荀攸在刘宏那边让刘宏对刘昀的身体健康起疑。

只要派出医官为刘昀检查那么之前他联络好的医官就会按照荀攸和他商量好的方法为刘昀打掩护,这样是成功率最大的方案,也是这段时间他们商量出来最有效的方案。

现在情势的发展无疑是最好的了,只要这位医官按照荀攸的方法做,那么出宫的几率就很大。

刘宏没有理由阻碍自己的儿子出宫就医,万一刘昀真的出事皇帝的名声就受很大的影响,万一刘昀出宫后有什么意外那就是受小人蒙蔽,影响会小很多毕竟这个年代皇子病死不是没有的。

至于会不会安排其他人再查,哼哼,就算真有人查,他们敢担当这么大的责任么?

主要就是第一位医官的诊断。不多时医官已经完毕了,说“大殿下此时,肝火旺盛,而且自上次大病之后身体尚未大。

,想必是近些时日天气寒冷所致,殿下还是要多多休息,要是再受风寒的话,恐怕小病也会成大病的。”

“吾已知晓,多谢胡先生了。没想到此等小事,还要劳烦父皇为我担忧,让公啊,昀心中实在惭愧啊。”

说着刘昀眼眶就又开始泛红了。“殿下乃是天家血脉,国家自然要多多爱护,此事奴婢要赶紧禀明国家,就不打扰殿下休息了。”

说完张让便带着医官走了,没有一丝拖泥带水,毕竟在张让眼中刘昀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

刘昀一个人躺着看着屋顶,心中开心不已。喃喃的自语“一切已经开始了,嘿嘿。”

>>>点此阅读《汉末皇族》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