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夫君一心修仙,我却只想当咸鱼

小说:古言甜宠

作者:冒出个棉花

角色:安然 李智

简介:安然在现代孤苦伶仃,穿到架空古代,备受爱财家人宠爱。
好日子过了16年,兵祸,一家逃亡。
路遇一个等她两百年的人,墨。
墨是大魏开国皇帝,梦中习的法术,不老不死两百年,只为等待有缘人,还有成仙的机缘。
安然爹娘无视墨的特殊,只催促早点圆房。
墨不愿,怕得到机缘,伤了安然。
墨的虚弱,安然的命格,两人不得不圆房。
可后面的路要怎么走呢?
安然想在人世咸鱼
墨想修仙
娘子最大,听娘子的

书评专区

夫君一心修仙,我却只想当咸鱼

《夫君一心修仙,我却只想当咸鱼》第7章 屁股着地免费阅读

墨少爷看着卡在那动弹不得安然,还在各种作怪。

他的眉头皱着不停。

他想不通, 女子不是应该娴静优雅吗?

还是他离开尘世太久,世道变了。

安然刚才就感觉,绳子的拽劲,还是清雪使的力没啥问题,问题在于方向错了。

应该把她往上拔出来,不是斜着拉。

安然双手撑起来,想借助胳膊的力,一点点挪动,把自己拔出来。

安然爹看了一阵,明白安然的意思,“女儿啊,爹力气大,爹小心的下去,把你拔出来。”

安然无奈道,“爹,您怎么就不相信,您女儿能行呢,我快出来了,您在上面站好。”

“哦,好的,不急,你慢慢来。”

都围过来,看安然在那不停的折腾。

......

安然感到松动,她要出来了,功夫不负有心人,开心笑着喊,“我出来了。”

“咔嚓。”

“咔嚓。”

乐极生悲,安然不是出来了,而是进去了。

“啊,啊,啊......”安然脸上的笑都来不及收回,直接大叫。

变故总是让人错不及防。

都想跳进去找安然。

不过清雪占着地利的优势,一个纵身跳了进去,大喊,“小姐,我来了。”

上面的人赶紧拉紧手中的绳子,把希望寄予这两根轻飘飘的绳子上。

安然爹冷静道,“拉好了,我下去看看。”

安然掉下去的地方,已经塌陷出一个大洞,可以容纳一个人爬进去的洞。

这个洞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只能感到从洞里散发的寒冷。

安然爹面含忧虑,对着刚才安然三番两次跑过去对着空气说话的地道,

“小女胆小,不知现在是何种状况,劳烦墨少爷告知下,小女的情况。”

安然爹回想之前,只听见安然说话,不是自言自语,明显是对话。

可他们只听安然的话,并没听到另外一人的回话。

于是恭敬的接着道,“墨少爷如果方便的话,可否去查看小女现在的情况。”

安然爹不知道墨少爷是什么回应,只能对着空气弯腰行礼,保持这个动作。

等了会,安然爹还是保持这个动作,没敢动。

李智冷静道,“爹,妹妹把绳子解开了,我先进去看看。”

安然爹爹站直身子,看看绳子,又看看儿子,什么也没说,点点头。

书砚急切道,“我先下去。”

李智拍拍书砚的肩膀道,“这边的包袱,还有我爹娘,你照看,等我给你消息。”

书砚看看老爷夫人,又看看少爷,在看看地上的包袱,点点头。

而洞里的安然,顺着洞的坡度还在往下滑。

她刚才突然陷进去,真是吓的不行。

还好这个洞不是悬空的,有坡度让她缓缓神,腰上的绳子也让她有些安全感。

下滑到一定深度,绳子果然绷紧了,她停了下来。

安然睁开眼睛打量着周围。

可惜黑漆漆的一片,伸手看不到五指,又没火,什么都看不到。

安然卡在那没一会,就听到上面的声响。

清雪和安然撞到一块。

安然被撞的闷吭几声,背疼啊。

两人的绳子都绷紧,卡在那里。

安然清雪还没来及说话,就听到下面一声熟悉的声音,“下来。”

她是真的不想搭理他,无时无刻都像个大爷,一声令下,就让别人干这干那的。

安然内心吐槽个不停,手上却乖乖的解开绳子,“清雪解开绳子,和我一块滑下去。”

两人一前一后向下滑动。

安然知道洞到了尽头,洞口那边有着星星点点的光芒。

终于到了,不是黑漆漆的一片。

安然想刹车,慢慢从洞口摸索的下来。

不过是不可能的,安然直接屁股着地,这个洞口与地面的距离有一人多高。

安然疼的躺在地上,缓不过来。

清雪也滑了下来。

不能挪动的安然成了肉垫子。

前后夹击,安然成了肉馅,肚子疼,屁股更疼,浑身疼。

疼的她嘴巴直吸气,脑袋发懵,身上冒冷汗。

清雪落地时还觉得挺好的,身上不疼,不过听到声响知道了。

一个跳跃,离开安然的身上,急忙问,“小姐,你怎么了。”

安然疼的说不出话来,对着清雪摆手,喘了好几口大气才说,“你扶我到一边坐,离这个洞口远点。”

安然也不敢做,整个人趴在清雪身上,清雪靠着石壁借力,支撑着两个人不倒下来。

洞口地面上,李智并没有莽撞的下洞。

他把所有绳子系在一起,再放到看不见尽头黑漆漆的洞里。

在一点点顺着绳子下洞,下到绳子尽头,没有到洞的尽头。

他再借着绳子爬上去,扯了衣服编成绳子用。

安然娘叹气道,“智儿,你下去小心点,找到你妹妹,帮娘看看她,哪里受伤啦,这么深的洞,肯定受伤了。”说完泪从眼眶流出。

李智点点头,试试绳子长度是不是可以到洞的尽头。

如果不能到洞的尽头,就要动那几件,他爹死活都不愿拿出来的衣服用了。

洞里,还靠着清雪缓解疼痛的安然,眼眶充满泪花,死死盯着洞口。

她知道她哥会来找她的。

她听到洞里有东西往下滚,不知道是人还是什么。

不一会就看到,是石块,用绳子绑着的石块。

安然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看着洞口,期盼着。

李智顺着绳子爬出洞,脚蹬在洞口下的石壁上,稳稳的落到地面上。

安然哭腔浓厚的喊,“哥哥,我疼。”

喊完眼泪从眼睛里流出,止都止不住。

李智听到妹妹哭了,赶紧跑到妹妹的身边,浑身上下都是泥土,只有一双清澄,水汪汪的眼睛能看清。

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已经很狼狈的样,显得更加可怜。

李智看着妹妹依着清雪好好的站着,又不知道哪里痛。

妹妹大了,他不能像小时候给她检查,束手无策,“哪里疼,哥哥背你。”

说完李智蹲下,背朝安然。

安然眼泪不止,顺从的趴到李智的背上,她其实腿也疼,都要站不住了,可清雪背不动她。

李智一时不敢动,小心扶住妹妹的腿,才敢站起来,不够背还是弯的,不敢挺直,希望能让妹妹舒服点。

安然在李智背后抽噎不停。

李智一半心思在安然身上,一半心思在上面的人身上,对着清雪道,“清雪,你顺着绳子爬上去,把上面的人带下来。”

>>>点此阅读《夫君一心修仙,我却只想当咸鱼》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