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于80年代

小说:都市种田

作者:头铁老汉

角色:唐伟东 徐斌

简介:一个普通小人物的重生史,不懂技术,没有金手指,只比别人多了几十年的见识,且看他是如何凭此一步步成长起来,为国为民做贡献,带领乡梓脱贫致富,一一弥补前世遗憾的。

书评专区

洋洋航航:书写的不错,很有年代感。

九宫城的梁必达:这本书不错,写作老练,故事清晰,就是感情线写的不太好或者是不太会写吧,有点僵硬,总的来说挺不错的一本书,不过那个时代在内地发展顾虑太多,希望作者写本香江小说78.79年左右开始的,香江那时候注重经济,也还不太乱,个人挺想看的!(个人建议,不喜勿喷🐶)

用户20623084:你有点像天上的月亮,也像那闪烁的星星,可惜我不是诗人,否则,当写一万首诗来形容你的样貌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倾国倾城貌,惊为天下人

用户11052369:挺好的一本书。一般写书评都是读完全文。可不少好书看的后面都入了大清王朝紫禁城。这本书到目前为止挺好的。比较写实、风趣,热血

重生于80年代

《重生于80年代》第7章 心想没事成免费阅读

唐伟东看着徐斌发狠的样子,不禁莞尔,笑道:“二哥,放心,没那么严重,国家的政策已经慢慢放开了,只是还没落实到咱这就是了,经商合法,那是早晚的事。”

今年是华夏经济的第一个高潮,今年最时髦的口号就是“下海经商”。青岛的张老板做了厂长,颁布了赫赫有名的14条军规。中科院的刘总,也开始涉足了Pc行业,喊出了年赚200万的口号。而南边的王磊,正经营着某科的前身,已经做到了一单生意赚500万的耀人成绩。

从国家高层讲出经济特区好,发展经济是正确的之后,商品经济的浪潮就再也无法阻挡了。虽然离政策落实影响到农村还有点远,但大势之下,先人一步做点小生意,这根本算不上原则性的问题。

在唐伟东的认知里,国家都鼓励领导干部下海经商了,我卖几条鱼又能咋了,州官都放火了,我跟着点个灯没有问题吧?

“二哥,你明天早点收工,咱们提前走一会儿,咱先去探探路,要是能找到销路,咱们就干他一票。”

“好,明天下午我过去找你。”

两人约好之后又玩儿了一会儿,看着天色也不早了,该回去吃晚饭了,一群人互相作别之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

修水利设施出的义务工跟承包制差不多,每家每户挖多少米沟渠,或者挖多少土方,都是卡死了数量的。

反正就那些定量,家里劳力多的或者勤快能干的,就能早干完早回去忙活自己的事。家里劳力少的或者是那些偷奸耍滑的,可能就干的慢一些,只要能保证在工期之内完成,早走会儿晚走会儿都无所谓,也没人去管。

第二天下午,徐斌早早的就过来了,帮着唐伟东把剩下的冰棍儿卖完,把酒瓶送到爷爷奶奶家暂放。忙活完了之后,两人这才共骑一辆自行车,向县城的农贸市场驶去。

徐斌像个成年人,目标太大。到了县城的农贸市场之后,唐伟东准备自己进去看看,让他在外面等着,顺便看着点儿自行车,农贸市场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再加上八,九十年代的治安状况实在不敢让人恭维,唐伟东可不想钱还没赚到,再搭上一辆自行车。

现在的水产公司,即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妥妥的垄断经营。要卖水产品必须卖给水产公司,想做水产品零售必须从水产公司进货,谁要敢偷买偷卖,抓住了轻则没收罚款,重则劳教法办。

于是,唐伟东的首选目标肯定是水产公司的门市部。

水产公司的门市部前摆满了水产品,分成了两片,一边是鲜活水产品,一边是冷冻的。里边是一个穿着皮裙皮靴的中年男营业员,正躺在躺椅上抽着烟,听着收音机,对路过的顾客都不带拿正眼瞧的。

唐伟东舔着笑脸上前递了根烟,打了个招呼道:“叔,忙着呢。”

男营业员斜着眼,用眼角瞟了唐卫东一眼,接过烟一看,“吆霍”,还是好烟。

“想买啥自己去挑,挑好了拿过来过秤。”男营业员身子动都没动,看在烟的份上,勉强招呼了唐伟东一句。

“叔,我是想向您打听点事儿,咱这边儿还收不收鱼啊?”

一听唐伟东打听收不收鱼,营业员呼的一声坐了起来,很严肃的问道:“你要卖鱼?你的鱼是哪儿来的?我可告诉你,偷买偷卖是犯法的,是要坐牢的,你马上给我说清楚,不然我现在就把你送派出所去。”

两世为人的唐伟东能被他吓住才怪呢,瞎话张嘴就来,呵呵一笑道:“叔,看你说的,我可是红领巾三好学生,咱能干犯法的事吗?”

“那你的鱼是哪儿来的?”

“叔,我老家村里这不是在修水库么,村里大集体的洼子里还剩了一点儿鱼。前几天我回老家的时候,正好碰到我二叔,我二叔是我们村的村主任,聊起来的时候,他让我回来的时候找人问问,看看有没有要的,洼子要平了,把鱼卖了也是村集体的一份收入。”

还以为能抓到一个挖社会主义墙角的坏人,自己立个功呢,结果啥也不是。营业员瞬间没了兴趣,翻身一倒,继续在躺椅上装死。

可别呀!虽然唐伟东很欣赏他的演技,这死尸装的的确维妙维肖,可你不说话,我找谁打听啊。

唐伟东干脆把兜里的一盒烟,全塞在他手里,划着火柴给他续上。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营业员也不好再继续装死,勉强应付了唐伟东几句道:“想卖鱼去水产公司采购科,过完磅,拿了收据去财务科领钱。”

“叔啊,我们村里以前一直是往水产公司送的,能收的水产公司早都收走了,剩下的这些都是当时不够分量,水产公司不要的,长了这一两年分量倒是够了,可数量太少啊,也不知道水产公司收不收。”唐伟东装作委屈的说道。

“咱是县里的水产公司,主要收购的是县里的几个水库出产的水货,光这几个水库一次都是几万斤几万斤的送,你们弄个千儿八百斤的,还不够个功夫钱,估计不会收,你们你们干脆自己村里分分得了,省的麻烦。”

唐伟东有点傻眼,水产公司不收,又不让自己卖,想卖鱼赚点钱,还没开始,难道就要胎死腹中吗?

唐伟东还是有点儿不死心。“叔,咱市场里这些经营水产的门市、个体户,他们收不收啊。”

“嗤”,营业员不屑的嗤笑一声。“他们敢?所有的水产经营必须经过水产公司,他们卖的货必须从水产公司进,胆敢自己偷买偷卖,会被吊销经营权,没收产品和非法所得,还得罚款。”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就提到过邓宁格的名言,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绞首的危险。

商人不就是图利么,唐伟东还不信邪了,我把价格压下来,就不信没有胆大的收。

作者说0/200

>>>点此阅读《重生于80年代》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