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开局散财九千九百万亿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我拿太阿换酒钱

角色:肖楠 夏瑞雪

简介:【系统+神豪+迪化+无敌热血不憋屈+合理不套路】
肖楠发现自己被绿,气的当场昏厥。
醒来之后,惊喜发现自己意外拥有了【万亿散财系统】,从此不但钱多到送不完,散财成功以后,还能得到返现、强化点和各种技能!
于是,一个属于肖楠的神豪时代,就此拉开序幕。
从今以后,你们可以叫我,神豪、天才、战神、男神、慈善家、善财童子、天下第一孝子、真正男子汉、但你们唯一不能叫我——穷小子!

开局散财九千九百万亿

《开局散财九千九百万亿》第7章 三点八亿,你这破夜店,本少买了免费阅读

除了肖楠以外,还有人会在临海路的万千靓女面前撒丫子狂奔吗?

当然有。

人喝多了啥事儿都干的出来,之前还有个醉酒男子当街怒怼了一辆路虎揽胜的排气管呢,把车主的脸都吓绿了。

听说当晚就把车开去改装厂换了排气。

不过那都是发生在后半夜,像现在这种才八点多就开始耍酒疯的男人,好像还就肖楠一个。

一众帅哥美女看着肖楠如脱缰的野狗般朝他们冲来,一面四散躲避,一面大声讥讽责备。

“有没有搞错,一个穷屌丝还敢来临海路玩?!”

“喂,你看着点儿,我这包三万八呢,弄坏了你卖血都赔不起!”

“卧槽,这才他丫的几点啊,你就在街上跑,你有病吧你?!”

肖楠现在心脏狂跳,呼吸急促,耳边全是风声,根本听不见这些人的讽刺叫骂。

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满脑子就只剩下“失策了”三个字!

失策了,实在太失策了!

临海路从东到西足足有几公里长,她要是在街尾下车,自己还不得跑死?!

娘的,我现在可是小病初愈啊,早知道骑电动车了!

万幸,夏瑞雪的出租车在百米外就停了下来。

肖楠越跑越近,就看到后门打开,一个卷发披肩,穿着酒红色小洋裙的性感大美女,拿着黑色手包走了出来,朝一家装修的富丽堂皇的夜店走去。

肖楠有些纳闷。

这个夏瑞雪虽然浓妆艳抹,打扮的像个久经沙场的夜店妹,可眼神气质中却透露出一股清纯和无助,两者反差极大,感觉就跟有人强行把油倒进水里,然后试图通过筷子搅拌,强行把它们融为一体似的。

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夏瑞雪扭着动人腰肢走进夜店,肖楠急忙跟进去,谁知刚到门口,就被一个人高马大的夜店保安给拦住了。

这保安至少有一米九高,足足高肖楠一头,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耳朵上还挂着耳机,肌肉虬结,看着相当有威慑力,跟大片里的夜店打手似的。

“你拦我做什么?”

肖楠皱起眉头。

如果他没记错,现在的夜店大都不收门票,只要你愿意,随时都可以进去看看,不消费都没事。

“不好意思,我们帝皇club是整个东海市最顶级的夜店,我们对顾客的着装有十分严格的要求,你现在这身穿着打扮,我没办法让你进去。”

夜店保安瓮声瓮气的说。

肖楠一愣,低头看了看自己那身地摊货,心说:我靠,不是吧,进夜店还要看衣服?!

台阶上,夏瑞雪听到声音,转头冷漠的看了一眼,没说什么,直接动步走了进去。

刚走出没几步,立刻就有几个花花公子迎上来搭讪。

还真别说,即便是放在整体素质极高的夜店一条街,夏瑞雪8.5分的颜值依然相当能打,几乎有点鹤立鸡群的感觉。

见夏瑞雪很快就跟一个西装笔挺,戴大金劳的帅哥聊上了,肖楠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有没有搞错,你可是我要大把花钱的女人,你他喵的要是这么快就跟别人勾搭上了,那我还搞毛线球啊?!

肖楠急的抓耳挠腮,却是无计可施,他身上就四百多块,哪怕是去买了衣服,那档次也照样进不了这家帝皇夜店的门!

散财金不能用在自己身上,就很草淡!

就在他急的不行时,一个穿着浴袍的年轻人从他身旁走过,斜睨一眼满脸焦急的肖楠,轻蔑的说了句:“屌丝。”随即大摇大摆的进了门。

“我靠,你不是说你们夜店对穿着有要求吗?那那家伙怎么穿着件浴袍拖鞋就进去了?!”

“你别告诉我浴袍算正经衣服,我这身反而不算?!”

肖楠一下就怒了。

西服保安斜睨一眼浴袍男,嗤笑道:“他那一身也不符合我们的着装规定,但他跟你不一样,他是刘少,我们帝皇的公爵级会员,他别说穿浴袍进去,就是光着进去,我们照样热烈欢迎。”

槽,敢情说那么多废话,最后还是谁有钱谁就是大爷呗?

你踏马早说不就完了,老子没钱给自己买衣服,可老子有的是钱办会员卡啊!

肖楠刚要说话,之前那几个因为差点被他撞到,而在街上破口大骂的夜店妹忽然从身后冒了出来,开始阴阳怪气的嘲讽。

“小屌丝,想开眼界就去别的地方,这家可是帝皇club,整条街最顶级的夜店,不是你这种人有资格进去的地方。”

“就是就是,你以为帝皇club是什么地方,要想撩妹就去角落的小酒吧,那里面的猪扒才是你的绝配。”

“呵呵,你知道帝皇的最低消费是多少吗?吧台三千,散座三万,卡座六万,你连上吧台喝酒的资格都没有,还敢在这儿问东问西,简直自讨没趣。”

围观者越来越多,许多人看到肖楠被挖苦后既不走也不还嘴,纷纷露出鄙夷之色。

“啧啧啧,见过窝囊的,还没见过窝囊的,站着让人讽刺,居然连还句嘴都不敢。”

“岂止是窝囊,简直就是没脑子,没钱进去就赶紧走呗,干嘛要站着让人嘲笑,难不成是有受虐倾向?”

肖楠默默等那三个夜店妹骂完,冷笑道:“哼,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不抽你们吗?不是因为你们是女人,也不是因为我不敢,而是因为你们太脏,打你们,本少怕脏了自己的手。”

“你,你说什么?!”

此言一出,不止那三个浓妆艳抹的夜店妹,就连周围的吃瓜群众们,也都楞了一下。

这屌丝刚才自称自己什么?

本少?

这不是超有钱的公子哥才敢用的自称吗?!

难道……

却见肖楠逼气十足的从裤兜里掏出钱包,随手抽出一万直接丢给大门左侧的那个同样一米九高的西装保安,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道:

“刚才那个穿酒红色小洋裙的女人看到没有?本少爷看上她了,你马上给我进去盯着,要是那女人被别人抢先一步弄到了手,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在很多时候,反差所带给人的心灵震撼,甚至还要超过财富本身。

同样是随手丢给保安一万块,如果丢钱的人是从跑车上下来的,那么所有人只会在心里默默说一句:“靠,这人真大方,真能装逼。”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但如果丢钱的人是个骑着共享单车,看上去很穷酸的人,情况则会截然不同。

那时所有人都会在心里惊呼:“我擦,这货居然这么有钱?!”

然后进一波深藏不漏,扮猪吃老虎,人不可貌相的疯狂脑补。

为什么?

因为后者超过了他们的心理预期,而前者没有。

在他们心目中,一个开跑车的人随手扔个一万两万,是件十分合情合理的事情。

拜托,你开着三四百万的豪车,一两万都未必够换条轮胎,随手打赏给别人,有什么好大惊小怪了,这不就是你的日常操作吗?

但后者就不同了,在他们心目中,已经认定后者是个穷人,是个屌丝,他忽然随手扔出一万,那简直堪比扔了颗高爆手雷!

肖楠本来是不懂这些装逼套路的,但架不住知识改变命运啊!

他上网查了,先降低对方的心理预期,再展现出超过对方心理预期的一面,刚好也是让别人产生崇拜感的重要一招,而且它不但可以用在女人身上,还可以用在男人身上,屡试不爽,无往而不利。

还是那句话,崇拜是膜拜的基础!

当然,超预期也要有个度,不能超过太多,而且砸钱速度一定要快,否则就会像他之前打算给陈婉清花钱那样,直接被当成流氓啪啪打脸,或者直接把对方吓跑。

左边那名面容刚毅,留着络腮胡的西装保镖,果然被肖楠这一手给镇住了。

不是他没见过钱,能给顶级夜店当“左右”门神的人,年薪起码都在三十万以上。

他是被肖楠刻意制造的前后反差给镇住了。

一个衣着穷酸的年轻人,忽然像扔废纸一样扔给他一万块小费,跟着还无视他的身份和体格直接出言威胁,这种人要是背景简单,说出来你敢信?!

他瞬间就把肖楠归类为那些爱玩低调,爱扮猪吃老虎的富家公子,而且越看越像,越看越吃不准。

犹豫片刻,他点点头,捏着耳机说了两句,转身快步走了进去。

这一下,那三个夜店妹和吃瓜群众们全惊了。

倒也不是因为那一万块,而是因为这个衣着寒酸的年轻人,只一句话,就直接在气势上压倒了帝皇club的夜店保镖,让对方俯首听命,敢当犬马。

但凡是常在临海路玩的,谁不知道帝皇club的左右门神,都是从国外雇佣军兵团退伍的一流佣兵,手上全有人命!

就凭这敢无视退役佣兵和帝皇club背后势力的霸气,这年轻人的地位就绝对低不了!

他们本以为这事儿到这儿就算完了,毕竟肖楠的面子已经找回来了,那三个夜店妹也已经吓得微微湿润,剩下的,就是该进夜店花天酒地,左拥右抱,挥金如土了。

但他们哪里知道,肖楠在体验过了装逼带来的快乐后,现在早已经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这么简单的装个逼就完了?

怎么可能!

他挥了挥手,赶走一直在耳边“嗡嗡”飞舞的蚊子,抬手就给了拦住他去路的西装保镖脑袋一巴掌,跟着不耐烦道:“还踏马愣着干什么,刷卡机!”

崔刚一怔,心中怒火瞬间升腾,作为一名在战场上杀过人的佣兵,除了战友和上级,还没几个人敢随便碰他的头,更别提扇巴掌!

但就在他决定出手教训对方的下一瞬,他猛然想起了肖楠之前的一个动作,随即心头一凛,十分警惕的查看四周。

这小子很面生,很可能不是东海本地人。

像这种有钱公子哥去外地,为了避免被人绑架或者暗杀,是一定会带保镖的。

他刚才的那个挥手动作,肯定就是在跟他的保镖打手势!

他想要让自己的保镖干什么?

是让他们时刻保持警惕,还是让他们在我出手的那一刻立刻来个反杀?!

崔刚举目四望,街面上人山人海,足有上千人,没有发现一个可疑目标,却又感觉人人都是目标。

这让他瞬间后背发凉,汗毛倒竖。

这小子的保镖竟然如此善于隐藏自己,简直太恐怖了!

作为佣兵,崔刚他们除了害怕导弹和地雷之外,更害怕的,就是那些如幽灵般潜伏在暗处的狙击手。

不要被电影和小说骗了,哪怕是训练有素的佣兵,也很难发现数百米外,经过精心伪装的狙击手,而对方一旦开枪,尤其是第一枪,他们能否活命,完全就是看运气,根本躲不过去!

所以崔刚最害怕的,就是那些藏在暗处,找也找不到的敌人!

他已经退役多年,如今不但在东海市娶妻生子,还有一份年薪高达五十万的守卫工作,实在犯不上为了一点尊严而亲手毁了已经到手的幸福生活。

是的,时间和温情早已磨灭了一个铁血佣兵的血性,过去那个敢在巷战中持枪和敌人互射,天不怕地不怕的崔阎王,如今早已泯然众人。

何况这件事还是他自己有眼不识泰山在先,出手阻拦在后,怎么算都是他自己理亏。

在权衡一番利弊后,崔刚忍着屈辱点点头,按着耳机道:“财务部,请带一台刷卡机来门口,有位客人想办会员。”

这一下,吃瓜群众们更震惊,更湿润了。

我靠,牛逼啊!

把赵强当小弟使唤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当众打崔刚的脑袋,这么嚣张的事情,恐怕就是帝皇club的老板苏少,也没公开做过吧?!

打狗还得看主人,这位神秘大少这是连苏少的面子也不打算给啊!

众人一想到帝皇club的老板,可是东海市四大家族之一的苏家长子,家族资产超过百亿,无不又将肖楠的背景预估提高了好几档。

你有多牛,完全取决于你的对手和朋友是什么层次,这位神秘大少连苏少也敢得罪,家里的资产肯定至少也在百亿以上,简直恐怖如斯!

幸亏这帮吃瓜群众都只敢在心里哔哔,没一个敢把心里话直接说出来,否则现在肖楠恐怕已经吓得脚底抹油溜了。

别逗了好嘛,我一个兜里只有四百多块的穷人,哪里雇得起什么保镖啊?!

要是早知道眼前这货不但当过佣兵,还杀过人,就是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在身体素质还没得到强化之前,随便拍别人头啊!

他刚得了神豪系统,好日子才刚刚开始,还没活够呢!

难道崔刚不是个练健美的样子货吗?!

很快,一名穿职业装的中年美妇便带着女助手来到门口。

“崔刚,是哪位大少要办会员卡?”

“是这位大少。”

崔刚恭敬的指了下肖楠。

跟崔刚不同,中年美妇明显是个见过不少世面的,当发现肖楠一身地摊货后,眼中诧异刚刚升起,便瞬间消失,

面带微笑的介绍起帝皇club的会员等级,和充值金额:“这位大少,不知道您想办理哪个等级的会员卡?”

“我们帝皇的会员卡分为公侯伯子男五等,最高等级的公爵会员需要充值六百万,年消费至少三百万,次一等的侯爵会员,需要充值三百万,年消费至少一百五十万,伯爵会员需要……”

谁知她话没说完,就已经被肖楠挥手打断。

“别说了,听着烦,直接把刷卡机给我。”肖楠从钱包里取出黑卡道。

中年美妇微笑颔首,从助手那里接过刷卡机,双手递了过去。

肖楠以前在便利店和快餐店干过收银,刷卡机这东西用的很溜,小卡一刷,一顿操作猛如虎,很快刷卡机就开始出票。

“哒哒哒,哒哒哒……”

肖楠将刷卡机递了回去,中年美妇接过,撕下机打票据正准备按金额发放会员卡,结果只看一眼,瞬间倒吸一口凉气,目瞪口呆。

“三六九,卧槽,竟然是九位数,三亿八千万!”

“卧槽,这位大少,您这是想办会员,还是想把我们帝皇club整个给买下来啊!”

三亿八千万!

卧槽!

卧了个大槽!

吃瓜群众们仿佛看到一个天雷在头顶炸响,直接就把他们给震懵了。

这人一出手就是近四个亿,这……这也尼玛太壕无人性了!

你他喵不就是想进夜店泡个妞吗,至于这么下血本儿?!

一瞬间,无数美女两股战战,目光炙热,浑身上下就像被春雨打过一般水润湿滑,要不是人太多不方便下手,肖楠的裤衩子恐怕已经没了。

而那些男人,则是各个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三点八亿啊,这是他们大多数人一辈子都不可能拥有的巨额财富!

却见万众瞩目中,肖楠小嘴一歪,逼气冲天的道:“那还用说,我给你这么多钱,当然是准备把你们皇帝club整个买下来,我这人要当只当帝皇,从来不当什么公爵侯爵。”

他估算过了,这家帝皇夜店上下五层,独门独栋,面积应该有五千多平方米左右,

按照目前东海市海景楼盘均价四万一平米的价格计算,价值应该在两个亿上下,再算上几千万的装修费,几百万的酒和物资,满打满算,也就值个两亿五六千万。

自己一口气砸出三亿八千万的天价,相当于在买下帝皇club的同时,还把未来近十年的利润和房价增长都提前给了他们,绝对能让他们老板动心。

虽然当了徐梦萦的舔狗后学业一落千丈,但肖楠毕竟学了两年工商管理,对大环境的预判能力还是有的。

如今疫情肆虐全球,虽然华夏国靠着坚强领导和万众一心,率先控制住了疫情,经济也开始逐步回暖,

可华夏国再牛逼,也架不住边上有个憨批全民养蛊,星球对面有个孽畜玩命作死搞生化啊!

万一哪天更猛烈的病毒来袭,新一轮的疫情防控肯定板上钉钉,到时首当其冲受影响的,绝对是夜店这一类的中小型娱乐场所和旅游业。

能在现在这种前途一片暗淡的时候带着未来十年的利润全身而退,你要是个开夜店的老板,你不得跪下来喊肖楠一声肖爸爸?

>>>点此阅读《开局散财九千九百万亿》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