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听说我是总裁前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一只大猞猁

角色:路蔓蔓 苏月

简介:路蔓蔓直到婚后才知道,她是存活于一本小说中的霸总男主的“前妻”。
佳人逝去,单身总裁遇到他的“真爱”,上演一幕幕“狗血”爱情连续剧……
路蔓蔓:我以为我拿的是顺风顺水人生赢家咸鱼剧本,没想到拿的是炮灰拯救世界剧本。
*女主网瘾少女大量游戏篇幅*男主不打游戏纯高冷总裁*男主只爱过女主*双c

书评专区

听说我是总裁前妻

《听说我是总裁前妻》第7章 是祸躲不过免费阅读

三天时间对于一个“死宅”来说,一晃就到了。

路蔓蔓要不是因为盛宴安今天赖床,都不会想起来今天已经是这周末了。

她在三天前系统提示她时就记下了她的“死期”。

周末,天气晴朗,风和日丽,是个送死的好日子。

她整个人贴在盛宴安的身上,脑袋埋在他的脖颈处,浅浅的呼吸着。

“老公,我想今天十一点起来……”

盛宴安这时已经醒了,他听到怀里女人的话,不由搂了搂她,脖颈处的呼吸让他微痒,像是羽毛挠在心尖。

盛宴安从前是不会赖床的,如今养成的周末赖床的习惯还是路蔓蔓带来的。

事情起源于新婚燕尔浓情蜜意之时,第一个周末他由于第二天不上班,于是夜里就稍微过分了些,导致妻子第二天早上起不来床,错过了跟朋友的约会,趴在床上撅着嘴委屈的直哼哼。

浑身疼,要告状,刚结婚就家暴……

于是他只好在床上陪着她,帮她按摩,上药膏……

后来,每逢周末,路蔓蔓就不愿意起床,还不愿意他起床,就要赖在他怀里睡到自然醒顺带一个回笼觉,一动她就搂的更紧的那种,就算说今天要加班也没有用。

于是工作上重要的事情他都是提前处理完,行程也不放在周末了。

他的妻子是个粘人精,特别擅长顺着杆子往上爬,得寸进尺,也是从这件事上稍微意识到的。

他微微侧身换了个姿势,下巴微微抵住怀中女人的脑袋,低声说,“好。”

路蔓蔓头枕着盛宴安的左手,意识迷蒙之间,只感觉有一只手正在她的腰间试探向上……

她摁住男人的手,“白日宣淫啊老公~”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她可能会有很多种死法,老公的活很好,她怕她的死法让她到了底下没脸跟阎王爷交代。

总不能说是被“操”死在床上的吧……

感受到女人的拒绝,盛宴安就不再动了。

他右手顺势搂住她的后背,将她带进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拥住。

路蔓蔓顺势就埋在他的胸口处,头还稍微动了动,给自己的鼻子留了些空间,用来足够的呼吸。

憋死也是一种死法。

路蔓蔓醒来的时间很早,再次睡过去的时间也很快,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身旁已经没了人。

只余床边一只黑猫盯着她。

她刚刚正是被黑猫叫声吵醒的。

“三千,怎么了?”

她一个起身,将黑猫捞进了怀里。

“猫呜~”三千叫声低沉,充满了严肃。

柳黛察觉到三千的不对劲,不由担心的问它,“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

黑猫在她怀里趴着。

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的印堂处。

在黑猫的视角里,柳黛的印堂隐隐地黑气缭绕。

预示着在未来的一个小时内,大凶之兆,危及生命。

【系统出品,绝对精品。黑猫能驱邪能捉鬼,最重要的是,能预示一个人的死亡哦!】

系统出声。

在系统的解释下,路蔓蔓立马就明白了。

她问,“那怎么系统商店里怎么都没有介绍的。”

【活物的作用不是文字就能介绍完它的能力的哦。】

这句话听在路蔓蔓的耳朵里,就等于三千是个宝贝的意思。

她果然最聪明!摆在商店里最贵的东西,绝对有它贵的道理。

路蔓蔓撸了一把三千的脑袋,黑猫还在盯着主人,路蔓蔓知道它是预示到了她的死亡,她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一口黑猫,说,“我知道啦,等等如果出现意外,你提醒我哦。”

“喵~”三千听到她的话,就知道她知道了危险即将来临。

于是就不再盯着她看,挣脱开路蔓蔓的手臂跳到被子上蜷缩起来。

路蔓蔓刚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就听到开门声,她转头看向卧室门口,只见盛宴安正开门走进来。

盛宴安见她已经醒了,于是说,

“起来吃饭。”

路蔓蔓眨眨眼,“嗯。”

她感受到肚子空荡荡的感觉,于是决定还是起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她飞快的洗漱好,就跟着盛宴安下楼吃饭。

今天的菜很清淡,考虑到没有吃早饭的原因。

她吃一口饭,就望盛宴安一眼。

盛宴安感受到女人频繁的目光,忍不住问。

“怎么了?”

路蔓蔓“呜”一声,摇摇头。

继续沉默地吃着饭。

黑猫蹲在楼梯口,一直盯着路蔓蔓。

直到那印堂上萦绕的黑气更加浓郁了些。

它“喵呜~”一声,声音严肃。

惊的正在吃饭的路蔓蔓筷子一抖。

不是吧!

就这环境都能有危险?

她下意识立马放下手中的筷子,对盛宴安说,“我吃饱了!”

不会是被噎死的吧!

盛宴安觉得今天的路蔓蔓有点奇怪,但是又不知道哪里奇怪。

见她饭就吃了一点点,于是他也放下了筷子,擦了擦嘴,问她,“胃口不好?”

路蔓蔓撅起嘴巴,眼帘低垂,“没有。”

盛宴安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心里肯定藏了事情。

他也不问。

起身走到一旁的沙发坐下。

这时——

黑猫突然动了,它叫声尖利,眼睛死死的看着饭桌上方的吊灯。

吊灯上肉眼不可见的黑气缭绕,然后摇晃起来。

趴在饭桌上的路蔓蔓听到黑猫叫声刚要起身——

就感觉整个人被一股拉力拽进一个怀抱里。

“嘭!”的一声,然后就是玻璃碎裂的声音,充满了她的耳朵。

盛宴安刚刚在沙发上坐下不久,就听到三千的叫声,他只是下意识的看向它,见它眼睛直直的看向屋顶的一个地方,叫声尖利又带着敌意。

就顺着目光望了过去,哪知道就这一看,让他的心狠狠一跳,常年完好无损的吊灯突然正在不正常的摇晃!

他看到还趴在桌上发呆的路蔓蔓,一丝犹豫也没有,飞快的起身伸手就把她拉离餐桌。

只是来不及了!

盛宴安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护住她,背向餐桌,那一瞬间吊灯狠狠的砸在了餐桌上,溅起的玻璃碎片划伤了盛宴安的两只手臂。

巨大的吊灯由金属组成的华丽边缘,重重的擦过男人的背部。

路蔓蔓回过神来,愣愣的待在盛宴安的怀里,睁大了眼睛。

她无措道,“盛宴安,我好像闻到了血的味道。你没事吧。”

盛宴安摸了摸她的脑袋,语气平淡地说道,“没事。”

只是嗓音沙哑,心里的惊魂未定还没有平复。

手臂上和背上的伤口好像都感觉不到疼痛了。

路蔓蔓从他的怀抱里出来,她看向盛宴安,只看到男人的手臂上全是伤痕。

她又仔细地打量他的身体,发现背部衬衫被划破,鲜血将后背白色衬衫都染红了。刚刚闻到的血腥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你这叫没事?我们去医院!”她语气焦急。

路蔓蔓驾照考到手之后几乎没有开过车,盛宴安有伤在身,于是她果断的选择了打车。

黑猫看到路蔓蔓没事,于是就停了下来。

只是坐在一旁,若有所思的看着刚刚黑气缭绕的地方。

看到两人准备出门,于是它打量了一眼路蔓蔓,却发现她额头的黑气并没有散去,反而更加浓郁起来!

它忍不住“喵呜”的叫了起来,声音比刚刚还要尖利。

路蔓蔓听了,但是又急着想要去医院,于是就没有多余的心思想太多。

黑猫没办法阻止路蔓蔓出门,于是只好跟在了他们身后。

等坐上出租车的时候,她看向从始至终一脸平淡的男人。

忍不住骂,“你不知道疼啊!怎么没把你砸死,砸死了我继承你的遗产快活一辈子!”

前面开车的司机忍不住笑出声。

“姑娘啊,把你语气收一收还像那么一回事。”

盛宴安听到路蔓蔓这话,也忍不住笑了。

“我不死你更快活。”

红灯,出租车停了下来,司机悠闲地看了眼外面,只是视线刚收回来,忍不住心口震动,瞳孔收缩,只见后视镜里一辆轿车以不正常的速度从斜后方冲着他们所在的方向冲了过来!

他还没来得及打方向盘,就感受到了一股剧烈的撞击!

——

路蔓蔓恢复意识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都泛着疼痛。

她茫然的睁开眼睛,视线里全是白色,鼻尖都是消毒水的味道。

“蔓蔓,你终于醒了!”

苏月在得知女儿女婿出了车祸的时候,仿佛天都塌了,强装镇定的跟老公和儿子赶到医院看到女儿浑身是伤的时候就晕了过去,等到醒来,就待在医院不眠不休的陪着女儿。

好在医生说路蔓蔓伤情没有危及生命。

路蔓蔓侧过头,看向苏月,她问,“妈妈……盛宴安呢。”

苏月听到女儿开口就问盛宴安,忍不住红了眼眶。

“他在隔壁病房。还没醒。”

当得知女儿被女婿保护的很好的时候,她第一反应就是庆幸,然后就忍不住担心起他的伤势。

盛家人也在车祸当天赶了过来。

只是瞒着吴老太太,这几天余娇一直在病房看着儿子。

盛总经理只在有空的时候来了几趟,其他时间都在公司处理事物。

路蔓蔓还能回想起当时车祸的情景。

在车祸的一瞬间,盛宴安又像吊灯掉落一样保护他!

半个身子都侧过来,紧紧的护住了她的脑袋和上半身!

如果不是因为系了安全带,他相信他会把她整个人拥在怀里。

路蔓蔓动了动身体,她看着打了石膏吊起来腿,又看向她妈,

“我想看看盛宴安,他肯定伤的很重对不对……”

苏月看着一脸焦急的女儿,叹了口气,“等医生来了问问他能不能看。”

刚刚在女儿醒来的时候她就按了呼叫铃。

果然没一会儿,病房门就打开了。

护士走了进来,她看向病床,见病人醒了,笑道,“终于醒了。”

路蔓蔓问她,“我可以去看看跟我一起出车祸的人吗?”

护士想了一下,说,“可以,我去推个轮椅过来,你的双腿现在伤的很严重,现在不宜多动。”

然后就出了门。

护士和苏月将路蔓蔓扶进了轮椅里,然后就将路蔓蔓推到了隔壁病房。

余娇正在陪床,脸色疲惫。

听到开门的动静,就转过头。

她看到路蔓蔓,脸上挂起一抹笑容,疲惫淡了几分,她关心道,

“蔓蔓醒了啊,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啊。”

路蔓蔓摇头,她视线盯着病床上的男人,问她,“妈,盛宴安怎么样了?”

余娇叹了口气,“没事,只是头受了伤,现在还没醒。”

路蔓蔓听她轻描淡写地几个字叙述了男人的伤势,却从语气里得知没那么简单。

她眼眶忍不住红了,吸了吸鼻子,“都怪我,要不是为了保护我,他也不会受那么重的伤。”

苏月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慰她,没有说话。

余娇摇头,安慰她,“这个怎么能怪到你的头上,要怪也怪那个酒驾的人啊,没事,事情都过去了。”

苏月在女儿的示意下,把她推到了病床旁边。

路蔓蔓看到病床上昏迷的盛宴安苍白无血色的脸,心里只觉得酸涩。

狗男人,不是不爱我的吗?那还这么三番两次不顾性命保护我干嘛!

都怪许芫芫!不然人怎么可能三番两次这么倒霉受到威胁性命的“意外事故”!

“系统!出来!”

【路蔓蔓童鞋,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路蔓蔓听到这道机械音,就忍不住生气。

“垃圾系统!有没有办法让盛宴安醒过来的,活在狗血小说世界里,万一变成植物人或者失忆了怎么办!”

【你都知道我是垃圾系统了,怎么可能有办法让他醒来?不过请放心哦,男主气运在身,不可能有事哒!不出半天他就会醒来,本来那两次事故,你都是必死的,可是都被男主挡住了。如今距离车祸也过去了两天,恭喜路蔓蔓童鞋,你的死亡危机已经解除!】

路蔓蔓听到系统说不出半天就会醒过来,就稍放下心来。

中午,路景霖拎着饭盒到了医院,身后跟着一连串的尾巴。

杨焰一看到醒着的路蔓蔓就飞快的上前,语气心疼,“妹妹终于醒了,没事吧,腿还疼吗?”

路蔓蔓冲他笑笑,摇摇头,“还好。”

又看向一旁的几个人。

“你们怎么都来啦,工作不忙吗?”

江遇成宠溺地笑,“工作哪有蔓蔓重要啊。知道你醒了就过来看看你。”

路蔓蔓看着江遇成,冲他撒娇,“谢谢遇成哥哥~”

江遇成是她哥哥的好朋友之一,也是陪她一起到大的男人。

这几个人里,就他最温柔,比哥哥还温柔。

卫路之上前,伸手揉了一把坐在轮椅上的路蔓蔓的脑袋。

语气懒散,带着些调侃,“呦,怎么坐轮椅上了。”

路蔓蔓“哼”了一声,伸手拍开他的手,“我都这样了还不安慰我。”

卫路之笑,“看起来精神挺足的。”

路景霖将饭摆好后,就说,“来吃饭了蔓蔓,刚刚我让妈回去休息了,今天我来陪你。”

>>>点此阅读《听说我是总裁前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