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破苍囚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明天的话

角色:齐予 武元

简介:天地,可能是一方囚笼。
涅境,也许是一场骗局。
守护究极势力的兵器,不过是传说。
于屈辱中挣脱,在杀戮中崛起。
撕破囚笼、揭开谜团,都是我的杰作。
而我...
起初是一个药奴...

书评专区

武破苍囚

《武破苍囚》第7章 妖兽免费阅读

天色微亮,大半夜的时光过去,尽管伤残的躯体走不了太快,齐予还是远离宗门百里开外了。

周围,灌木杂草丛生, 比人都高,轻而易举的便能将齐予隐藏其中。

齐予一路之上,行走的极为小心,即使小宗派人追寻自己的踪迹,短时间肯定也不能追上自己。

再说了,距离老头和宗主约定的午时还有足足半天,韩长老也灭了口,宗门大概率不知道自己已然离开。

环顾四周,各种虫鸟鸣叫,一片祥和。

撑了整整一夜,伤痛的折磨早已让齐予疲惫到了极致。

顾不上土地的潮湿,齐予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呼吸。

好一会,齐予终于恢复了些许气力,挣扎着盘膝而坐,运转功法,吸收天地元气,疗养伤势。

天色越来越亮,一个时辰之后,齐予睁开双眼,体内武元再度流转起来,伤势已然好了几分。

这一次,炼化武元的时间,比上次更长。

说明自己的实力又有了增长,距离洗髓成功,越来越近了。

攀上附近一颗不大的小树,齐予终于自密密麻麻的灌木丛中挣脱出来。

前方,重峦叠嶂,高不知几何的山川隐在云端,那就是自己的目的地,十万大山。

辨明方向,齐予再度落到地面,向大山出发。

看山跑死马,这绝对不是一句玩笑话,如今,齐予可算是深刻认知了这句话。

眼前那一座座高山,似乎近在眼前。

可齐予愣是接连走了几天,伤势都快蕴养好了,它的模样都没有一丝变大。

远离了人类的活动范围,脚下更加蛮荒,野兽踪迹渐多,每一步都需要自行开辟道路,前进的难度越来大了。

随手摘过几枚野果子,随意的擦了几下,齐予大口的咬食。

丢掉果核,齐予一声轻叹,看着远处的山峦,心中越发坚定起来。

半个多月的时光,一晃便过。

齐予独自开路,历尽艰辛,终于踏进了最近的一座山川。

事实上,这还不是山,只是山下绵延百余里的缓坡。

抬起头,头顶的古树参天,细小的阳光艰难的自树叶的缝隙之中投下来,刺的齐予不禁眼睛微眯。

近二十天的艰难行进,如今的齐予,已经几乎分辨不出原先的模样了。

杂乱的头发,褴褛的衣衫,其上沾满干枯的血迹。

他的手上、脸上,满是细密的伤口,有的是杂草荆棘划破的,有的是与野兽搏杀之时留下的。

而最天翻地覆的变化,不是齐予受创的身体,而是他的心态。

一路披荆斩棘,已经将齐予变强的心坚韧到极致,彻底的断了他回头的念头。

轻呼一口气,齐予仔细打量周围的环境。

大山大川之间,人迹罕至,是妖兽的天堂。

这些天以来,齐予早学会如何用草汁或泥浆的涂抹来屏蔽自己的气机,以免引来一些不速之客。

尽管如此,在刚踏入森林的那一刻,还是进入了妖兽的领地。

一声轻响,一道黑影,从周边树上落下,直直的盯着齐予。

是一头猿猴,却比地球上的猿都大上几分,甚至比齐予都要高上一头。

虬髯的肌肉,杂乱的毛发并不能遮挡,狭小的眸子,透出原始的凶恶和残暴,很不好惹。

齐予屏住呼吸,整个人的注意力集中到极致,一样直直的盯着面前的妖猿。

齐予不敢动作,毕竟他是擅入者,这时候任何细小的行动,都容易激怒它。

这是一个实力十分强劲的对手,不是迫不得已,齐予真的不想动手,只希望自己的忍让能让它发出警告,驱赶自己离开。

齐予终归是低估了妖猿的残暴,仅仅几息之后,妖猿的眼中便炸起了凶光,一声低啸,冲了过来。

极致的速度,带起风声厉啸,妖猿眨眼之间,便到了面前,张开手掌,照着齐予的头颅狠拍。

妖猿手掌激起的劲风,隔着老远便扬了起齐予满头发丝,吹得他鸡皮疙瘩起了一层。

瞳孔一缩,这妖猿手上指甲森寒,若是落到头上,脑瓜子非得开了瓢。

想也不想,他立马抬起手掌格挡下来。

巨大的力道来袭,齐予胳膊吃痛,整个人被这巨大的力道带的连退几步。

这里的地面,落叶堆积了不知多少年岁,甚是腐败。

倒退卸力,齐予每一步都深深陷进烂叶之中,身形踉跄,险些跌倒。

齐予这般窘迫模样,令妖猿甚是得意,一声低吼,不做停留,再度扑了过来!

齐予无法,只得强行稳住身形,再度仓忙抵挡。

妖猿身形高大,力沉指锋,实力远在齐予之上。

而齐予,一无高深武技,二无实战技巧,怎是妖猿的对手?

得亏这一路之上,日日修炼,几近迈入一元之境,掌控千斤气力,这才堪堪抵挡住妖猿的进攻。

尽管如此,齐予还是尽处下风,被妖猿逼得连连后退,险象环生。

短短数十息,一人一兽已然交手上百招。

极致的速度之下,令齐予对身体的运用达到了极限。

超负荷的运用,令他呼吸急促,心脏狂跳。

胸口极度起伏,大片浓稠的空气吞入,齐予还是眼前发黑,有种极度缺氧的眩晕感。

耳边,风声赫赫,那是妖猿急速挥击的双手,齐予努力的睁大眼睛,奋尽全力抵挡,仍是被妖猿一掌打在了胸口。

这一击,气大力沉,直接将齐予打的倒飞而去,吐出一大口鲜血。

摔在腐朽的落叶之上,人倒是没有受伤。

只是胸口中了妖猿一击,火辣辣的疼痛,怕是折了胸骨。

妖猿残暴,看到倒在落叶之中的齐予一脸痛楚,一声低吼,直扑而来。

齐予身后落叶松软,一时间难以起身,只得仰面一脚向妖猿踹去。

妖猿也未料到细皮嫩肉的家伙,吃了自己一击还有反抗的余地,正被一脚踢到胸口。

二者相撞,双双向后略退,借此机会,齐予迅速爬起身来,冷冷的看着妖猿。

事实上,齐予眼神虽冷,心里又气又慌。

气的是若自己多少学些武技,也不会落得如此田地。

慌得是妖猿凶悍残暴,力大无穷,恐怕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抵挡的。

思索间,齐予看见地上落着一根残枝。

残枝三尺长短,刚好一握,恰似三尺青锋。

眼神一亮,齐予立马低头捡起。

剑道,可是自己的长处,以木代剑,搞不好能有奇效!

不远处的妖猿,看到齐予捡起了一根树枝,眼中闪过一抹人性化的嘲讽。

就这根细小的树枝,就是任凭这人类抡圆了砸,也伤不了自己分毫。

一声低吼,妖猿继续扑去,可意料之外的是,齐予并没有用那根树枝砸向自己,反而是抬起手臂,轻轻的划了一道弧线。

就是这道毫不起眼的弧线,带给了妖猿巨大的危机之感。

可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它已然发力,不能收回,只得硬着头皮冲了上去。

“刺啦~”

清晰的声音响起,是皮肉被揭开的声音。

妖猿的手掌,拍断了齐予手中的树枝,再一次拍飞了齐予,长而锋利的指甲,也顺带着在齐予的胸口刮出四道长长的伤口。

看着齐予大口咯血,躺在落叶之中难以起身,妖猿得意的舔舐着指甲中挂住的肉丝,眼中满是快意。

就在它迈动步伐,要了结齐予的时刻,蓦地身形一顿,停止了舔舐。

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一蓬鲜血迸发,喷出好远。

妖猿的眼中,透出不可置信,那根树枝,竟然将它的胸膛刨开了,连带着它的心脏,都没能幸免。

抬起头,看向齐予,妖猿的眼中透出浓浓的不甘,生命的光芒迅速消逝,一下躺在落叶之中,不再动弹。

看到妖猿倒下,齐予长呼一口气,闭眼大口、贪婪的吸着每一口氧气。

胸口,火辣辣疼痛告诉大脑,这里有着严重的伤势,需要及时处理。

尽管如此,齐予还是躺了好一会,这才挣扎着爬起身来。

揭开快碎成布条的衣物,胸口的伤势彻底暴露在眼中。

四道血痕,长而深,正往外沁着血珠。

肉眼可见的,胸口凹下去一大片,妖猿之前那一掌显然拍折了自己的胸骨。

齐予没有药石,并不能为外伤止血,却又不能带着血迹在大山里闲逛,最好是就近寻找水源,先清理外伤再说。

至于折断的胸骨,这山中并不缺药草,处理起来不难。

恢复了几分气力,齐予也不停留,稍稍辨别方向,迅速的消失在战斗之地。

剑术,攻击惊人,路途之上,齐予又寻了一根更坚实的木棍充当武器。

他心中暗暗可惜,若是有着一柄真正的长剑,就妖猿那种存在,解决起来应该不算难题。

时间流逝,齐予越发的深入。

可是重山之中巨树遮天,许久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水源清洗伤口。

就在齐予心生烦躁之时,不远处,一汪约莫百丈大小的幽潭映入了眼中。

周围,巨树环生,静谧的环境之下,一汪幽潭,实在显得有些突兀。

齐予停下脚步望去,清澈的水面,泛着一丝碧绿,清可见底。

可此时,那水潭似乎有有什么魔力在召唤着他,令他身上隐约奇痒难耐,恨不得马上跳到潭里清洗一番。

齐予按捺住心中的那种渴望,小心翼翼的靠近,仔细的查探潭中和潭边的环境。

身上满是血迹泥污,潭水难得,确实是需要好好的清洗一番。

但是这潭水,在这森林之中,不光对于自己来说是难得的存在,对各种野兽来说,一样是一处难得之地。

只是齐予实在是太弱,在这崇山之中,稍有不慎,便沦为妖兽口食。

观察良久,周围并无异常,甚至是清澈的潭水之中,齐予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生物。

齐予的心,放下一半,小心翼翼的解开衣物,走进水中。

潭水冰凉,很快就漫过胸口。

火辣辣的伤口,在冰冷的潭水浸泡之下,疼痛一下消失大半。

丝丝鲜血,在清澈的潭水中荡开,化到远处。

小心翼翼的清洗着伤口,齐予仍然不敢分心,留意着周围的状况,谨防野兽的突然袭击。

蓦地,漫天的水花炸起,一股巨大的力量在齐予面前爆开,直接将他击的倒飞而去。

突然的袭击,令齐予肝胆巨颤,急忙爬起身来,向潭水中望去。

水花散尽,水中的生物,也清晰的映入了齐予的眼帘。

这是一条大蟒,青色的大蟒,身长超过十丈的大蟒。

这是齐予见过的最大生物,它的实力毋庸置疑。

齐予也注意到,它的腹部高高隆起,身上的麟甲有大片的脱落,显然有着伤势。

不难推断,这幽潭,便是这大蟒的领地。

而它,也是刚经历战斗,饱食消化,这才没有发挥全部实力,一击将他打死。

齐予轻轻爬起身来,小心翼翼的向后退去。

饱食的蟒类,忙于消化,一般都显得十分懒散,不是特别激怒它的话,不会主动进攻的。

事实证明,纵使身形十丈,这大蟒的本性依旧,只是冷冷的盯着后退的齐予,并没有发动攻击。

在齐予彻底的离开水潭的范围之后,它身形一动,蓦然沉入了湖底,继续了它的消化。

与此同时,齐予心中的大石也放下了,转过身形,迅速的消失在古木参天之中。

>>>点此阅读《武破苍囚》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