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逃跑后,我被病娇抹了脖子。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淘沙

角色:顾典 陈明

简介:一场车祸,她成了孤儿,进入顾家的那天,她见到了这辈子纠缠不清的人,顾家的少爷,顾景。
日子一晃十多年过去,有一天却发现对自己有恩的顾家,竟是仇家,而自己身边一直出现纠缠不清的人,他还有一个双胞弟弟。
一次被绑知道了自己脑袋里长了瘤,在顾景母亲的安排下,逃离了顾家。
后来,脑袋里的瘤导致眼盲,后来渐渐的头疼,浑身无力,走路都走不稳了。
当那把匕首架在脖子上时,竟希望它能立马抹了我脖子,和这世界永别。

书评专区

淘沙:怎么说呢?
不会是一本很尽人意的书,我自己反正不喜欢,就是那种…….让我写的不痛快的书,各种原因,剧情人物对话很受限制,反正不是很喜欢,哈哈……
先这么写着吧,尽量有始有终写完。

北韩城的童崎:我就是第一个给你评价的人,但是号丢了,只能搞个新号

月里见绮:看到目前为止 感觉是挺不错的 但是女主真的有点惨呐 惨兮兮的 小可怜 挺期待后续剧情的 作者大大加油呀!

北寒城的童崎:写的不错,就是看的人基本没有。或许可以去多宣传一下。

٩瑞酒儿۶:个人觉得还不错,希望这本书有一个好的结尾,希望最后顾典和顾景能够在一起 。支持作者大大😄

逃跑后,我被病娇抹了脖子。

《逃跑后,我被病娇抹了脖子。》第七章 打牌免费阅读

顾景抱了一会儿,接了个电话,便离开。

顾典感觉被子里突然空了,很不适应,她将自己完全包裹起来,脑子里不断闪现顾景今天所说的每一句话,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染湿被子。

她恨他吗?说不准,可笑吧。

嘴里说恨,拼命想逃,排斥他,不爱他?

回头又再问问自己,真的不爱吗?

好像也不讨厌,有时候还会觉得,他如果不在乎自己,又莫名失落。

小时候总以为,他很讨厌自己,所以天天围着转,巴不得他能多看自己一眼,多说一句话。

可是……他却总是表现很厌恶自己,一度让她以为,自己活着都他妈是个错误。

一夜,顾典反反复复的思想纠结,让她喘不过气来,心里烦躁,想找个东西摔一下,或是有谁能给她一拳。

真的是难受,太难受了,那种说不出来的难受感,身体不痛,精神却发疯的要死。

顾景在别墅待了几天,哪也没去。

他不太会做饭,不是咸了就是淡了,总之,没一次口味正好的时候。

每次顾典吃着的时候,还担心他生气,都是假装很好吃。

实在忍不了了,就会间接性说一次,“要不我来吧,我做饭。”

“不用”

每次都被拒绝,也没有特意找理由,总之……态度很强硬。

转眼,元旦来了。

顾景元旦这天,特意买了一堆衣服回来。

“今天晚上我有事,这是元旦礼物,都是你最喜欢的款式。”顾景贴着她身子,温声道,温热柔软的唇,不断撩拨。

顾典扫了一眼,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

“元旦快乐,老婆。”

下午,顾景便离开了。

顾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门外是陈明不惧寒冷的站着。

自从上次逃跑,这里又多加了几人,一天二十四小时轮流值班。

六点多,天空开始下起雪,雪不大,飘落地上眨眼就没了。

八点,顾典打开了电视,打算让冷清的客厅,出点声音,这样显得热闹。

但似乎……并不管用,没人气儿还是没人气儿。

“陈明,你冷吗?”顾典从门里探出头,朝陈明咧嘴问道。

陈明一怔,瞬间低下头,脸红了起来,他来这里看管顾小姐一来,从来没有四目相视一笑过。

“顾……顾小姐,不冷。”嘴里结结巴巴说一句。。

顾典被他的反应,也是逗笑了,这么多年,当真没发现,他如此腼腆。

顾典干咳两声,“撒谎,怎么可能不冷,你去把大家召集进来,我们过元旦。”

陈明抬了抬头,目光不敢置信的只看了一眼顾典,脸更红了,像是煮熟的皮皮虾,将腰弯的更低了。

“坏……坏规矩,老板也会生气。”

顾典从未仔细看过陈明,平日里,陈明就像影子一样,出出进进的跟着你,却又恰到合适的和你保持距离,让你不会反感,如果不特意去找他,他会让你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却又真实存在。

看着陈明羞红的脸,不免猜测他应该很少和女生接触,也是……他那里有时间。

顾典笑道:“房间太大,一个人太冷,人多热闹,时间也过得快,而且你不说我不说,顾景不会知道的。”

“顾小姐……这……也……不合”

“没什么不合适,快去吧!”

半个小时后。

偌大的客厅,从刚才连个人气儿都没有,开始热闹起来。

顾典看着手里就还剩一张对红四,一张六,那个后悔不跌,朝陈明道:“出牌呀!这你都不管?”

陈明尬笑,“顾小姐,我真没有。”

对面一小麦肤色,痞帅痞帅的男人,笑了起来,“既然管不上,那不好意思了,走了。”

这人叫齐泽,前几日刚被顾景安排过来的人,听他刚才自己介绍,没来之前,是跟着顾景的,跟了三年多了,算是不老不新。

齐泽直接一红五炸了出来,这哪儿管的上。

“要风,给不给?”下面接风的人,是赵一封,同一批人过来的人,是个二十岁的年轻人,说不上帅,只能用俊形容。

“给给……”顾典扶了扶额头,心道:“得……这把是输了”

剩下两位,挨着陈明坐的,名叫薛木,长得文绉绉的,从进屋,没说过一句话,看着可不像干保镖这种活的人。

他旁边这位,叫周易,这五位里,最像保镖的人,结实,一看就是能打又抗打。

赵一封一笑,将手里牌一亮,黑桃四。

“……”

齐泽大笑,“你们输了,说吧……是喝酒,还是贴条画王八的。”

赵一封一旁咧着嘴附和,“……谁输了别懒账,该喝的必须喝,该贴条的必须贴”

六个人就这么不顾形象的坐在大厅打起双A,个个脸上不是白条,就是王八图,有的还抱着酒瓶子。

顾典脸上是被贴的只能露出眼睛,其它地方,全被纸条盖住了,还不是一层,至少叠加两层了。

“贴贴……愿赌服输,英雄好汉”顾典直接把脸凑了过去。“陈明,你来,赶紧的”

陈明一笑,给她贴了一张,自己则是喝了一口酒。

这牌一直打到半夜十二点,还一点要结束的意思都没有。

赵一封喝了整整一瓶酒,已经开始身体摇晃。

嘴里碎碎念了起来,“顾小姐,这什么酒,喝着挺甜的,后劲这么大?”

顾典也是喝了两口,她不太会喝酒,一开始觉得挺甜的,就当解渴了,输牌时就喝了两口,此刻也是迷糊起来。“不知道,顾景酒库里的,我随便拿的。”

五人一听,有点倒吸一口凉气。

老板的酒,让他们喝了好几瓶,这回头不会让赔吧?

“管它什么酒,不都是给人喝的,接着玩。”顾典嘿嘿嘿一笑。

不他娘喝他,白不喝。

“顾小姐,你自己说的,这事如果被老板发现,就是你自己吵着喝的,我们没喝。”赵一封说着,没忍住打了个酒嗝儿。

“放心,我嘴紧。”顾典道。

陈明叹了口气,他倒是一点事没有,看着几人都有醉意,便开始劝道:“别玩了,醒醒酒,别忘了任务。”

被陈明这样一说,几人才想起顾老板临走时,吩咐看好顾小姐,不能有意外。

纷纷赶紧站了起来。

“顾小姐。”几人异口同声道。

顾典看着架势,是当真不打算玩了,看了看墙上挂钟,揉了揉太阳穴,吐了浊气,“不为难你们了,走吧。”

顾小姐放了话,几人大大松了口气,赶紧收拾了一下地,便拖着醉意离开。

“元旦快乐,各位。”顾典微微侧头,朝门口几人说道。

几人一怔,回头看了一眼顾典,纷纷漏出笑意,“顾小姐,同乐。”便开门离开。

这里,不是他们久留的地方,今天算是坏了规矩。

陈明站在原地没动,他低头看着坐在地上的人,伸了伸手,又撤了回来,“地上凉,顾小姐还是回房间休息吧。”

顾典摇了摇头,目光抬起看向陈明,高挺的鼻梁,含情的双眸,唇红齿皓,男生女相,当真好看,笑道:“元旦快乐,你走吧,不用担心,我死不了。”

>>>点此阅读《逃跑后,我被病娇抹了脖子。》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