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道元宇宙

小说:科幻

作者:半生成神

角色:秦瑾 白慕雪

简介:2055年,各国发现了月球背后的秘密。
自此以后,科技不断发展进步。
2060年,世界武道大比开始。
武道再一次的兴起,只不过这一次却是新的方式。
且看未来无限可能…

书评专区

武道元宇宙

《武道元宇宙》第七章;输了就提一个要求免费阅读

“放手!”白慕雪银牙微咬着道。

秦瑾年却是一脸笑意,并没有放开紧抓的手。

见此,白慕雪目光一寒,冰冷的盯向秦瑾年的裤裆位置,眼角露出狡黠,然后用力一腿踢出。

秦瑾年顿时感到后背发寒,连忙用双腿膝盖死死夹紧袭来的一腿。

这才令秦瑾年缓缓输出一口气,他怒气道:“你想让我断子绝孙啊?”

白慕雪见到自己这一脚没什么用,反而又被对方给限制住了,并且还这么奇怪的站姿,这令她感到脸颊发烫。

于是,白慕雪微红着脸,叫道:“你快放开我,我不打了,成吗?”

“噢!认输了是吧!那行吧!不过...”

一听秦瑾年同意了,白慕雪红着的小脸得以缓和,倒是秦瑾年接下来的话,则是令她羞涩无比。

“不过...你要让我惩罚你,谁叫你想绝人家子孙后代的。”

“你...你想要...怎样惩罚?”

“我还没想好,要不...你先欠着吧!”

“好...吧!”无奈之下,白慕雪只能屈服在对方的淫威之下。

秦瑾年见好就收,便双手用力将白慕雪给推远开来,以免对方突然偷袭自己。

而此时的白慕雪原本红着的小脸变得更加寒冷,她死死盯着秦瑾年,什么也没说。

然后朝着不看书的白慕蓉走去。

“姐姐,我...输了!”白慕雪小声的说道,她确实很担心自己给白门丢脸了,所以露出一副受委屈的模样。

白慕蓉合起了的书本,表情倒是没什么变化,而是看了台上的秦瑾年一眼,然后对着白慕雪柔声道:“现在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吧?”

听姐姐这么说,白慕雪还想争辩什么,但似乎想到什么似的,就放弃了;她转头又看了一眼秦瑾年,一脸生无可恋的语气,说道:“想好了条件,来白门找我,还有...不许要求一些...一些...过分的事!”

说完这些的白慕雪,就拉着自家姐姐离去了。

秦瑾年看着两位倩丽的背影,他露出了笑容,并朝着背影大喊道:“放心,不会要求让你做我老婆的!你放心。”

远处的背影恍惚一个趔趄,直到消失在所有人的眼前。

这也引起了吃瓜群众的笑声。

而高俊坤也回神过来,快步来到秦瑾年的面前,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位小师弟。

他恍恍惚惚的开口道:“瑾...瑾年,你...”

没等高俊坤说完,秦瑾年抢先说道:“师兄,我们先回门内,我再告诉你真相。”

“好好好!”

高俊坤的三声好,就拉着秦瑾年离开了望海楼。

至于望海楼今晚发生的事情,只不过是小插曲而已,所有的吃瓜群众也不见得会将此事放在心中。

遁空门,这是一个修炼武术的门派,和白门一样,历经了战火的洗礼。

在军阀混乱的那个年代里,遁空门开派祖师从一位默默无闻的小杂役,历经了千辛万苦,不断地体验各种生活;也曾参加过军阀混战的岁月,虽然没有混得半点军系中的职位,但也积攒了许多钱财,这才决心建立起了遁空门。

遁空门的初建之时,自然被其它门派所给打压,这其中不乏有白门,当然这也是前人的恩怨了。

与白门所在京城的位置不同的是,遁空门是在远离城市繁华的地段,也就是京城的郊区。

京城的郊区外,有着三座高山,并且还有一道淅沥沥的河水环绕整个京城地段,这也是古老的护城河,只是没古代时候的波澜壮阔,可见时间流逝的不像话。

秦瑾年与高俊坤坐着晶能车,沿着护城河的沿河高路行驶,一个小时之后,两人将车停在了一座宏伟的古建筑物前。

这里也就是遁空门的所在地。

放眼望去,三座高山耸立远处,因为天黑也只能看清高山的轮廓,却看清不了四周绵延的云雾,从朦胧的山轮廓而下,一道道流水声传入耳中,这是护城河的一段支脉。

支脉以下的地段就是遁空门的山门。

秦瑾年抬头望去,发现一个巨大的牌匾悬挂在一扇大门之上。

牌匾上却只写着:‘遁空’二字,而大门的两边并没有古建筑物时常有的石狮子,反而竖立着两个巨大的石碑。

这个场景倒是与秦瑾年脑海中的回忆相符合,并没有因为自己离开多年,而发生改变。

这时,高俊坤已经停放好了晶能车,毕竟这车很贵。

来到秦瑾年的身旁,高俊坤乐呵着笑容,拍着他的肩膀,说道:“走吧!随我一起见见师傅他老人家吧!”

“嗯~”

于是,高俊坤带领着秦瑾年,通过了门脸识别感应之后,消失在大门处。

而在京城的另一边。

这里同样风景秀丽,流水假山,与郊外的遁空门也多不相让。

不过倒是这里的人流量明显要比那边多,人多自然声音也很多,毕竟距离这个风景优美的地方是一处繁华的商业中心。

而这里就是白门的所在地了。

白慕雪拉着自家姐姐,就直接跟随着车队回到了白门。

至于今晚所发生的的事情,两姐妹并没有在路上说些什么,反而格外安静。

倒是那位爱吃花生米的老者一路上叽叽哇哇的说个不停,两姐妹也没办法让其闭嘴,毕竟这老者是她们的爷爷辈。

说句不好听的,当今白门门主也要恭敬的喊声:二叔!

所以两姐妹更不敢造次。

两姐妹回到白门后,姐姐白慕蓉自然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妹妹白慕雪问她为什么这么早回房间的时候,她直接道:回房间看书。

这倒把妹妹白慕雪给雷个不清。

而白慕雪经历了今晚的比武后,也是心情极差,她没直接回房间,反而朝着白门西边的练功场而去。

站在练功场中,看着一个个木桩,白慕雪微微出神,她很怀疑自己最近不怎么练了,所以她的气力就落下了,因此才没有一招打倒那个臭不要脸的家伙。

但很快白慕雪就否认了自己这个怀疑,她来到一个成人大腿粗细的木桩前。

再一次一拳打出。

轰!

成人粗的木桩竟直接被打碎成渣了。

而且白慕雪再查看自己手腕上的腕表时,发现自己这一拳的力度,得有个七八百斤重的力量。

她又再回想起了,在望海楼的那一场比武中,她明明用出了全力的,而且还使用出十字攻击在秦瑾年的腹部,按道理他早就站不起了。

可偏偏那家伙像是受了皮外伤似得,这令白慕雪感到很是诧异与不解。

其实白慕雪的年纪还小,走上武道的时间还不足,至今为止参加过的比赛都是区域性的女子武道赛事,根本就没有见识过更大的场面。

而且虽然她是白门的二小姐,但是为人爱故作清冷,对于自身的位置都是摆在被舔的高度,放眼整个京城没有一家子弟敢像秦瑾年这样的出手,所以她对自己的武道修行规划就变得越来越少,以至于后面根本就不了解什么是武道入品,甚至也不清楚什么是武道九品。

>>>点此阅读《武道元宇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