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恶毒督主他冷冰冰要送江山给本宫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庚子岁

角色:江水湄 长公主

简介:(双重生)那年,江水湄被打入冷宫,与西厂督公岁渡相恋。可后来,岁渡却让她回宫,替他做宫中依仗,宫中日子难捱,她失去利用价值,被岁渡彻底抛弃,死得无声无息。
重活一世,放开手去争,天下人都为她低头,她得到了岁渡最想要的权势。
两世浮沉,岁渡醒悟,一切都是虚妄。原来他最想要的不过是她而已,于是他把权势和江山都拱手送上,但求她一句原谅。
两世1V1,爽文
男:冷淡黑莲花
女:聪明不圣母
追妻火葬场

书评专区

恶毒督主他冷冰冰要送江山给本宫

《恶毒督主他冷冰冰要送江山给本宫》第7章 糟糕的提议免费阅读

宫逾手长腿长,站在这儿显得地方有些局促,此时隆冬他只穿着件不算厚的骑装,薄薄的衣料下是来自战场的遒劲力量,他像一只生机勃发的豹子。

宫逾从石块上一跃而下,站在了江水湄面前,他对着她眨眨眼,

“没事吧?”

他显然听说了这两天的事,好快的消息,江水湄摇头,

“无妨,倒是你,前线战事吃紧,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父皇召我回京,想必是不放心皇子掌兵权,正好,我回来讨军饷。欸,我昨儿在兵部见你爹了,我跟你说啊,老头儿还是那副吹胡子瞪眼的样。”

江水湄的亲爹江云谏是宫逾的老师,也正因此,他们自小就相识。

江水湄故作惊讶,

“他还有胡子?我咋不知道?”

宫逾哈哈大笑,

“没有——一根也没有,哈哈哈哈。”

小时候宫逾顽皮,趁江云谏熟睡,烧了他的胡子,自那以后,江云谏的胡子就没再长出来过。

宫逾忽然盯住江水湄,细细端详了一会儿,

“胖蛋儿,我怎么瞅着你哪里不一样了。”

江水湄无语地翻了个大白眼,这男的怎么还叫她胖蛋儿,丢死人了,

“呵呵,我在名分上可是你母亲,再敢这么叫我拉下去打板子。”

宫逾像只聒噪的鹦鹉,来劲了,

“胖蛋儿胖蛋儿胖蛋儿。”

枕寒和他的小厮都偷偷掩住嘴,忍着不让自己笑出声,江水湄却问,

“哪里不一样了呢?”

宫逾十二岁就上草原打仗了,他的眼神果真像鹰隼一般锐利,

“不知道,欣许是又胖了?”

江水湄瞪宫逾,

“您还是早点回去睡觉吧。”

“哈哈哈哈。”

月光下,两人又叙了会旧,末了,宫逾突然说,

“胖蛋儿,宫里险恶,你本不该拘于这一方天空……若是有事,就告诉我。”

虽然宫逾一向没有正形,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是难得的认真,想到他的结局,江水湄忽然觉得嗓子一哽,

“好,京城不比边塞,你也要多当心。”

一夜无梦,江水湄不再沉溺任何前尘往事,她生机焕发。

战事说停就停,北国乌余的使者进京议和,而这一边彰绥的大臣却吵翻了天。

正是午后阳光最好的时刻,江水湄倚在窗边翻闲书,听枕寒向她讲述前朝之争议——

主战的认为彰绥国库充盈,一鼓作气,可吞下整个乌余,不该在这时候接受议和。

江水湄啪地一声合上书,

“战火延绵,边境民不聊生,他们竟还要打下去?荒唐。”

枕寒小声提醒,

“江大人也是主战派。”

“是啊,我这个爹巴不得自己上战场去呢。”

“无论如何,乌余使者已经入京,宴席恐怕就在最近。”

江水湄拧眉,

“今日长公主做东,宴请后宫妃嫔和宗亲家眷,咱们该出门了。”

江水湄刚迈出宫门三步,就和一行异邦人迎面撞上了,看穿着,这人是乌余的大王子恪贺,据说乌余十五部都认可他为继任首领,想必此次出使正是积攒履历。

外臣怎会在后宫?

恪贺一行人走路横冲直撞,没有任何避让的意思,江水湄只得先让路。

恪贺的脚步到她身边时却忽然停下来了,她疑惑地回头去望,却发现恪贺正在直勾勾地盯着她。

恪贺的眼珠子泛着点绿光,此时此刻瞪住她,像一头恶狼。

江水湄心想,你看锤子呢。

但她说,

“恪贺王子如此直视彰绥的后宫妃嫔,是否不太礼貌。”

恪贺怪嗖嗖地笑了,

“只是看娘娘长得像我们乌余人。”

可不是嘛,江水湄的外祖也是乌余人,也有点皇室血统,说不得这恪贺还是她亲戚呢。

虽然是尚武的游牧民族,恪贺看起来却很擅长勾心斗角,他的五官线条都很纤细,薄薄的,有种剑走偏锋的冶艳——和她一样。

长公主宫煦兰是皇帝的姐姐,和皇帝是一母同胞,备受皇帝宠爱,地位超然。

她一直未婚嫁,与嫔妃同居后宫,来往方便。

长公主的昭阳殿大到可以用壮观来形容,富丽堂皇之间透出长公主的身份地位,正殿中人来人往,江水湄还在为刚才遇见恪贺的事犯嘀咕,她一抬眼,忽而瞥到一个白色的身影。

好家伙,居然是岁渡,他怎么也来了?

岁渡很敏锐,马上回过头来看她,江水湄马上低下头去和枕寒说话,长公主身边的平容却来唤她,

“婕妤娘娘,公主殿下请您往偏殿一去。”

哦?她俩不熟吧?为什么?江水湄看了枕寒一眼,枕寒会意地自己离开了。

偏殿里帷幕重重,都是大红大紫,在夜风里上下翻飞,而长公主今儿穿了一身金红色,看得江水湄都有些烧得慌,而长公主像是很焦躁,她吞咽了几下口水才继续说,

“婕妤,坐,本宫想问你件事。”

“公主殿下请讲。”

“想必您也知道,皇帝陛下不理朝政许多年了。”

“是。”

“皇帝陛下身子骨也不如从前硬朗。”

哦?江水湄一挑眉,长公主这话可不太地道嗷。

长公主继续说,

“过几日,皇帝陛下会宴请乌余使者,到时候恪贺王子会向皇帝提出他的请求。”

长公主的眼神诡谲莫测,江水湄看着长公主的这一屋子会武功的丫头,恐怕她听完长公主下一句话以后就很难全身而退了。

于是江水湄说,

“您说。”

生怕天不塌。

长公主这时候才缓口气,她喝了口江水湄给她倒的茶,

“婕妤为何如此平静。”

“因为您还没告诉嫔妾任何值得惊讶的事。”

“如此甚好,省的本宫费劲,恪贺王子会提出和亲,他会向皇帝求娶你。”

话音未落,江水湄一口茶呛进嗓子又喷了出来,她声音抬高了十六度,

“啊???”

长公主点头,

“没错,恪贺王子是乌余十五部鼎立支持的首领人选,为人痴情又重义,本宫也是女人,认为婕妤娘娘可以选择更好的归宿。”

好家伙,前有岁渡刺杀,后有长公主劝绿,现在这宫里还有人把皇帝当人看吗?

江水湄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

“为什么?彰绥有那么多宗室女。”

“恪贺王子在宫里遇见婕妤,对婕妤一见钟情,因此下定决心求娶婕妤。”

别扯淡了,恪贺瞅她那眼神分明是想把她活吃了,肯定有其他原因。

江水湄皱着眉头,

“皇帝陛下不会同意的。”

“那若是皇帝陛下能同意呢?”

长公主露出一个志在必得的神秘微笑。

的确,也不是不可能,若长公主联合群臣施压,皇帝未必能顶住。

长公主在朝中根基稳固,甚至能为太子撑腰,乌余给了她什么好处,竟让她如此亲力亲为。

于是江水湄说,

“那嫔妾也还是不同意。”

她脑子有问题才会跑到草原上吹风。

>>>点此阅读《恶毒督主他冷冰冰要送江山给本宫》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