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佞神:身为心魔的我居然被攻略了

小说:玄幻

作者:光头招风耳

角色:凌月 夜叉

简介:心魔终于害死了原主,夺舍肉身进入主物质位面,本想大展宏图,不料原主业障缠身。修道前不小心宰了祖师,修道3天师门被灭。
身边四位仅剩的师兄弟,一个重生者,一个穿越者,一个系统流,一个游戏红尘老前辈。唯独自己拖油瓶还天天想着一统十方三世,鬼点子一大堆!
好好的心魔,在兄弟们一次次的生死大劫下,产生了无比强烈的归属感…

书评专区

佞神:身为心魔的我居然被攻略了

《佞神:身为心魔的我居然被攻略了》第7章 母夜叉免费阅读

在一阵天旋地转,日月交替的错觉中,凌月终于重新获得了脚踏实地的安全感。

作为第一个进入『仞利天』的佛苗,根本不需要对照地域图,凌月进入后的第一眼,便看到了远处天边直插云霄,形如卧眉的巨峰。

以她资深修二代所受的修士养成教育培养出的专业水平,一眼便能确定此地距离『卧眉山』起码有二百里远。

如果没有所谓的『夜叉』蛰伏在眼前植被茂密的丛林中,仅依靠凡人武者的轻身提纵术,二百里路,凌月自信两个时辰便能赶到。

“呲~”

一声尖锐的破空声,打断了凌月的遐想。

少女慌忙中来不及抽剑出鞘,只得以剑鞘格挡。

只听“嘭”一声,质地如铁的黑檀木剑鞘,在与飞来的箭矢接触的瞬间轰然炸碎。

少女于电光火石间握住剑柄,将倒飞回来即将磕上自己漂亮脸蛋的玄铁宝剑控制住,身体连续旋转了三圈,才将余力卸掉。

“好生犀利的箭!”

刚刚事发突然,少女略显狼狈,现在宝剑在手,自信心前所未有的膨胀。凌月倒要看看,这六道众生中最最尚武的『夜叉』,究竟有几斤几两。

“呵呵呵!”

一阵魅惑众生的咯咯娇笑,自幽暗的丛林内传来,声音忽左忽右,忽远忽近,显然对方正在快速的移动中。

紧接着六计箭弦颤抖的“嗡嗡”声,六道追光逐月的箭矢破空而来。

少女凌月一动不动站在原地,箭矢并非朝她而来。

就在刚刚剑柄炸碎的瞬间,凌月身后的时空隧道,嗵嗵嗵连续冒出来六个师兄弟,这六道箭矢,显然是奔着落地不稳的他们去的。

『夜叉』果然名不虚传,能将攻其不备运用得如此纯熟,不问青红皂白便出手如此狠辣,也只有他们了!

三声惨叫传来,显然有三个倒霉鬼没能守住第一波攻势,一出场便领了盒饭。

一人眉心中箭,箭矢贯颅而过,惨叫声只发出一半,便仰面倒了下去。

一人稍作躲闪,脑袋往一旁偏了几分,可惜还是没能躲过锋利的箭矢,眼眶子连着大半个天灵盖全被一箭掀飞,只留白森森的大脑在空气中博博跳动。少年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自顾自的伸手摸了一把脑门,仅剩的一只眼,看见的却是满手脑浆。意识未灭,肉体却已提早一步死去。

第三人更惨,箭矢由下往上射出,强大的力量贯穿了这名少女的脖颈子后,又托着她凌空飞起,嘭一声钉在五步之外的树杈上。少女双脚离地浑身抽搐,双手死死扣住嗡嗡颤抖的箭矢,满是鲜血的嘴里发出微弱且绝望的呜呜哀嚎。

“呵呵!我当你们这群小鬼有多厉害呢!之前已经死了那么多人还不长记性,还敢派你们这些毛都没长齐的小鬼来送死?”

说话间,一位身材婀娜,脸蛋精致,身着血色紧身皮衣,肩披狐裘,头上绿发宛如火焰般耀目,手持巴掌般小巧弓弩的美人儿,自丛林阴影中走出。

皮衣美女纤纤玉指在弓弩上轻轻一勾,啪嗒一声就给上了弦。

凌月与余下三位师兄弟立马警觉起来,如此精致小巧的弓弩,射出的箭矢力道说是洞金切玉都是在侮辱它,而这位红衣大姐姐居然一根指头就给上了弦,看来『夜叉』一族所谓的六道众生最最尚武的名头,可不是徒有虚名。

“地行母夜叉!”

少女凌月立马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夜叉又叫『捷疾鬼,勇健,轻捷鬼』,意思就是他们一族的速度奇快无比,力量也异常强大。夜叉分三种:地行夜叉,空行夜叉,海行夜叉。

『地行夜叉』头生绿发,于夜中行走时,宛如头顶一捧绿色鬼火。脑袋为两头尖,就像一个竖着的橄榄球,两只眼睛分别长在额头和下巴,满嘴獠牙,丑陋非常。

『空行夜叉』背生双翅,不过是肉翅,可飞天。千变万化,头发有时现红色,有时现蓝色,有时现黄色,不管是什麼颜色,都有一种黑暗的光。他的身体,有时变为人身兽头、或牛头、或马头。

『海行夜叉』头顶双峰,就像骆驼的双峰,两只眼睛分别长在双峰两边,豁口獠牙,涎水四滴,浑身蓝色鳞片,头顶蓝发,手持三叉戟,于水中战力最强。

这里指的夜叉,统统为公夜叉,母夜叉则不然,母夜叉仅发色与公夜叉一致,外形却俊美异常,力量更胜公夜叉,因此长久以来,夜叉一族的首领一直都是由母夜叉担任。

少女凌月脚步悄悄往后撤了一寸,母夜叉手中的弓弩立马朝着她的面门指来,骇得其余三人立马绝了轻举妄动的心。双方距离十步开外,乃是灵巧手弩最佳攻击范围,如此力道的箭矢,在坐四人除了凌月,谁也没把握能再次全须全尾的接下第二轮。

母夜叉嘴角勾起一抹不削的冷笑,手弩上移,对着被牢牢钉在树上的悲惨少女就是一箭,箭矢准确无误的射中少女腰间一抹雪白,将颤抖不已的少女上半身牢牢钉在树上。

“都说你们人族最是团结,怎么样?难道不想救下你们的同伴吗?”

母夜叉『徐若霜』美眸中写满了挑衅,手上也没闲着,于臀后再次摸出一只精钢箭矢,啪嗒一声扣上弦,抬手对着自挂东南枝的悲惨少女腰间又是一箭。

然后又是一箭,一箭,一箭,一箭接着一箭……

直到悲惨少女被缓慢却精准的剖做两截,母夜叉『徐若霜』这才罢手。

旁观和鉴证自己的死亡,是一件极其残忍又极度无助的事,悲惨少女挺了很久都没能断气,哪怕眼神早已熄灭,其内蕴含的怨恨与无助依然叫人不忍直视。

凌月同样感到了强烈的无助与怨恨,她自信自己的武技足以斩杀这头母夜叉,可同伴的死也已是无可挽回。虽然悲惨少女并没有立马死去,可结局早已注定。

与其含恨出手露出破绽,不如找准时机为同伴报仇。

凌月手中的剑不曾出现一丝颤抖,距离十步了,母夜叉只要再往前一步,便是她一击必杀的范围,她要为死去的同伴报仇,要血洗这漠视生命的夜叉一族,否则她如铁的道心将不再圆满!

变异陡生,两道肉眼几不可见的虚影,拖拽着绿色的尾焰,一左一右疾驰而来。

惨叫响起,凌月身后三名师兄弟被这两道绿光左右夹击,一个照面,便被硬生生扯下首级。

绿光快速移动到母夜叉『徐若霜』身后站定,正是橄榄脑袋样貌丑陋的地行公夜叉。

夜叉果然不愧『捷疾鬼』的名号,速度之快,头顶绿发飞舞间,让人产生了『焰尾』的错觉。

公夜叉单膝跪地,献宝一样,将三颗表情永远定格在惊恐中的头颅献给母夜叉『徐若霜』,指着少女凌月一通叽里呱啦的本地方言。

直到此刻,凌月身后的三具无头尸体才轰然倒下。

十步!该死的十步!

少女凌月眼睁睁看着同门兄弟死去,却什么也做不了!

>>>点此阅读《佞神:身为心魔的我居然被攻略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