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携绝情系统穿古代后王爷总黏着我

小说:古言脑洞

作者:苗家

角色:叶笑然 薛寒冰

简介:大千世界,万种精彩,为何偏要在红尘中煎熬、情爱中打滚?沈一一觉得自己选择绝情系统简直对极了,她的旺福客栈一家接一家,她的朋友一个又一个,每天过得不知道有多充实!可那个病娇惨王爷齐天九却不这样想,自对她一见倾心的那天起,就各种打搅她潇洒人间走一回的美好愿景,居然还买通了绝情系统小黑一起给她下绊子,这个绝情系统被王爷勾搭得竟要扬言自我摧毁。“我这该死的魅力啊!”齐天九志得意满……

书评专区

携绝情系统穿古代后王爷总黏着我

《携绝情系统穿古代后王爷总黏着我》第7章 突然炙手可热了起来免费阅读

“若不是崔大掌事的,我竟不知一个人竟会如此地忠诚,也会如此地愚笨。他听闻花月楼要做这见不得人的生意,先是苦苦哀求我,不住说着,二少爷,这花月楼是老爷为了怀念爱女建的,你不能这么对他!我当即递给他花月楼亏空的账目,问我到底该如何做?”

“他会有什么办法?他又问我,那楼里还有的四十九位已到及笄之年的姑娘该如何处置?当时,我正烦乱不已,就随口道,随她们心意,愿意走就走,若是想报答花家的养育之恩,那自是更好。崔掌事当即就说那绝对不行,我宁可毁了花月楼,也不让你这么做。”

“在很长时间里,我都疑心他会在背后搞鬼,甚至都担心他会放火烧掉花月楼。我让柴门暗中盯住他,却没发现什么端倪。”

“直至有一天,我见到崔妙儿披头散发地闯进了花月楼的大厅,她手臂上尽是被烫伤的烙印,满嘴胡说八道。妙儿的娘亲还跟在后面,不住地嚷嚷,你们真是挨千刀啊!为了挣银子竟然这等折磨我的女儿,花满地,你赔我的女儿!她说罢,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崔妙儿本就是在花月楼里面长大的,与这里面收养的孤女都极为熟悉,众人见她的惨状,都不由得倒吸一口气。不出三天,她们就匆匆收拾离开了,连声招呼都没有打。我原以为是那些讨债的在给我下马威,刚要去找他们算账。哪成想到,当日夜里,崔掌事的就跪在我的面前,并辞去了差事。他说,只有真实地看见惨状,她们才会尽数逃走,他不惜牺牲掉自己的亲生女儿,也要保全花大侠的侠名。我后来打探到,崔掌事过不多久就故去了,我想着派人去接济崔夫人和崔秒儿,可却也寻不着她们。”

讲完如此长的一段话,花满地的如释重负。

“若是崔叔不牺牲妙儿吓走那些女孩,你会对她们做什么?”薛寒冰听闻妙儿惨状不由得滴下泪来。

“我不知道。”花满地沉吟了半晌,还是说了这四个字。“寒冰,你看今晚的月光多好,像极了你离开的那天。”

近水郡叶家的马车到了花月楼的门外。

身材微胖的叶夫人厉声说着,“让你们楼主出来。”

柴门忙迎出来,堆着笑,“夫人你有何事?”

“你这獐头鼠目的家伙是哪个?也配和我讲话!赶紧把姓花的找出来,不然,我就差人掀了这花月楼!”

“竹心,休要这般无礼!”一旁的叶老爷,三十岁左右年纪,身材颀长,气度不俗,他倒是恭恭敬敬地,“在下叶笑然,烦请通传一声。”

因昨夜忙着叙旧,花满地在天亮才匆匆睡下。看见一大早就来烦他的柴门一腔怒火,可当他听到叶笑然这个名字,马上起身穿衣束冠。

“你就是那个姓花的?赶紧把我的女儿交出来,你这青楼开得好呀,主意都打到我们叶家了。我看还是报官查封你们是正经!”

这一对很有气势的夫妇就是那自称从家里光明正大走出来的叶依枚的爹娘。

当叶夫人得知是柴门将叶依枚带到这里,丝毫不顾及形象,打落了他的一颗门牙。

”她和我说,她是被家里赶出来的。“柴门一脸无辜地说。

叶老爷一向疼爱女儿,当她看见叶依枚活蹦乱跳地站在她的面前,激动地连说几个好字。

可随即,他又看见几十个和她女儿一样大的女孩,都衣衫褴褛,他不由得动了善念。

“花楼主,我倒不是想插手你的生意,可这些女孩都和我家玫儿一样大小,我既见到了,就不忍不救。你给我叶某一个面子,且放了她们,说个数目,叶某自会让人双倍送至你府上。”

“叶老爷,能否借一步说话!”随即,花满地将叶笑然带至一处树荫下。

归来之后的叶老爷神色凝重。

“爹爹,不救她们了么!”叶依玫满是期待。

“花楼主,既是一场误会,我们即刻打道回府。后会有期!”叶笑然拱手作别。

“爹,别人玫儿可不顾,可是我要带她走!在这里我们最是要好!”她指了指离她数米之外的一一。

“这是哪里买来的?”花满地问道。

“老爷,这是昨日才从得月村带回来的,土生土长的村丫头,没什么说道。她的户籍的拓本还在我家中呢。”捂着嘴的柴门恐这个女孩又要被挖出什么了不得的背景,他又免不得挨一顿打。

“这女孩就赠与叶小姐做个使唤丫头,也当是在下得罪令爱的一点补偿。柴门,将她的卖身契拿来。”

“这个陆姑娘还真是个香饽饽呢!看来,我们倒是来晚了!”说话的正是薛寒冰。

“娘,娘,我们,不,不救她了吗?”齐天九用力拽着薛寒冰的衣角。

“九儿,明日娘就要带着你离开此地,带着她也不方便。她既有好的去处,我们就放心了,好不好?九儿,她既是救了你,你去问问她可需要什么帮助?”薛寒冰轻柔地说。

“薛娘子,我倒是有一事相求,请你差人去得月村看看我的老祖母,但不要让家里的其他人知道。请和她说,等我再大些,有了些本事,便回来接她。”一一道。

“你放心,我会偷偷送银钱给她。”

齐天九还想说些什么,可终是没有开口,只是冲着一一点了点头。

“寒冰你也要走了吗?”花满地一脸失落。

“我有要紧事要办,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希望你能如你昨日所说,再将花大侠的招牌挂起来!”

看着小公子随着娘亲远去,一一却想起了一件紧要的事:“薛娘子,我得知一个治哮病的偏方,你且与小公子试试。你将半个柠檬切成片状,三粒杨桃切成片状,再加上三块香菇,用三碗泉水,煎至一碗左右,服用时,掺些白糖即可。”

这个方子是她费心千辛万苦寻来的,曾治好一一的闺蜜魏茉茉,可她后来却与文礼勾搭在一起,想想挺讽刺的,这个方子一一总是挥之不去。只是不知杨桃在这大年朝好不好搜寻。

“主人,这花月楼走一遭,你毫发无伤不说,还变得炙手可热了起来!看来你是要时来运转呢!”小黑随沈一一乘坐着在去往叶家的马车上,喜悦地说着。

那一刹那,一一也有种要新天新地的感觉。

可事实证明,那一切都是错觉,她拿得还是那苦大仇深的剧本。

因为,叶家那个作精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

>>>点此阅读《携绝情系统穿古代后王爷总黏着我》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