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娘亲太野,父王管不住了!

小说:古言萌宝

作者:倾城不二

角色:宫衍白 云迟

简介:她是21世纪天才神偷,穿越成未婚先孕的丞相千金,被丢进蛇窝自生自灭。
  为救中毒的儿子,她扮丑混入王府,潜伏在他身边试图盗取解药。
  直到某天,厌嫌她的王爷突然转性,不要京城第一美人,却把她这个寡妇村第一丑女堵在墙角:“你三番四次舍身救本王,莫不是爱慕本王?”
  她赶紧澄清:“没亲过,没摸过,没抱过,也没试过。”
  王爷:“没试过?这两个小东西难道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书评专区

娘亲太野,父王管不住了!

《娘亲太野,父王管不住了!》第7章 他逃我追他插翅难飞免费阅读

宫衍白听着身后逼近的脚步声,攥紧小拳头,使出吃奶的力气往前狂奔。

他不会让这些坏蛋抓住自己,更不会让他们用自己来威胁父王!

宫衍白跑出巷子,望着清冷的街道,小脸蛋上表情一派冷静沉着。

今日百姓都去围观龙舟大赛了,他必须得跑到人多的地方才能找到机会脱身。

身后的人还在追着他跑,他闭上眼睛,转瞬之间,京城的平面图就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每条街道的架构,都清清楚楚。

脑子里仿佛有个红点从他所在的之处蜿蜒地延伸到城门口。

有了!

就是这条路!

可以让他在最短时间内到达城门口!

宫衍白霍然睁开眼睛,按照脑海里的路线图,卯足劲往城门口跑。

…… ……

“哎哟!”

云九璃正专心看龙舟比赛,耳畔忽然传来儿子的呼痛声。

她低头看向弯腰捂着肚子的小家伙,关心道,“元宝,你怎么了?”

“娘亲,我肚子疼,我想上茅房!”

“走,我陪你去。”

“不要啦,男人如厕不能让被女人看到!而且,你要帮我看比赛,等我回来你要告诉我谁得了冠军!”

小家伙没等她回话,便把装满吃食的纸袋塞进她怀里,一溜烟便跑没影了。

云九璃知道儿子聪明机灵,脚下的功夫更是一流,况且这里人很多,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人贩子就算再想不开,也不敢在官兵眼皮子底下作案。

云迟捂着肚子走了好久,可是不管他怎么走,到处都是人。

他进了城门,左右张望了许多,总算找到一处能藏身的草丛。

云迟刚想冲过去,忽然‘嘭’的一声闷响,他被人撞得直接摔了个四脚朝天。

“哎哟!哪个不长眼的混蛋敢撞小爷,信不信小爷一个恶龙咆哮……”云迟揉着屁股,抬头奶凶奶凶地瞪向撞自己的人,当看清楚对方的长相,他吓得一个激灵,舌头都捋不直了,“你你你……嗝……嗝……”

宫衍白瞳孔剧烈收缩了一下,不过小脸蛋上表情看不出任何波澜,“你是何人?”

他看上去冷酷平静,但是只有他知道自己内心地震惊与紧张。

眼前这个小男孩不仅发型衣服跟他一模一样,更重要的是他五官也跟自己一模一样。

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云迟的小脸蛋要比宫衍白圆润一丢丢。

当然,两个孩子都有婴儿肥,这一丢丢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宫湛对宫衍白从来没有隐瞒过他的身世,因此从记事起,宫衍白就知道自己不是宫湛亲生的。

他曾经不止一次幻想自己的亲生父母是什么样的人,会不会是他们生活太困难,才会含泪丢弃他?

他甚至还想自己要更努力一点,等将来有出息了,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让他们也过好日子。

可是当看到这个跟自己长相一样衣服也一样的小男孩时,宫衍白小心脏不由疼了一下。

他知道对方身上的衣服也是锦绣庄出品,能穿得起锦绣庄的绸缎,说明这个孩子的父母家境不差,甚至算得上富贵。

既然如此,多养一个孩子对他们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那他们为什么要丢掉自己?

是不想要两个长得一样的孩子吗?

此时,宫衍白目光紧紧盯着云迟的小圆脸,身侧的小手用力收紧,指关节都泛白了。

“我啊!”云迟是个自来熟,大拇指往自己鼻尖上一揩,开始自报家门,“我叫云迟,字元宝,号招财,性别男,爱好钱,四岁,家住寡妇村,家里四口人,喜欢绿色喜欢菠菜,但是不喜欢香菜,我还喜欢布林布林的东西,比如金子呀……”

他越扯越远,就差连自己穿什么颜色的小裤裤都和盘托出。

宫衍白小眉峰蹙了蹙,看着他亮晶晶的大眼睛,眼神黯然了不少,“你叫云迟是吧?”

“对!”云迟语气轻快,暗自盘算待会儿如何把这个小男孩骗回去给娘亲瞧瞧。

“你家人没觉得你很烦吗?”

“……”

云迟嘴角抽了抽,脸上的笑像被秋风吹过的花,瞬间枯了。

宫衍白望着他这样的表情,莫名有些愧疚,动了动嘴巴正要说话,突然脸色变了。

糟糕!

那帮家伙追来了!

“快跑!”

宫衍白丢下这么一句话,拔腿就往城外跑去。

“喂!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哎哟!”云迟话还没有说完,肚子又是一阵疼痛。

不行,方便要紧,等会儿再去追他。

“反正我轻功绝顶,他逃我追他插翅难飞!”

云迟三两步跑到草丛后,正要脱裤子,忽然后颈一痛,两眼一黑,整个人就软趴趴地倒在地上。

“小兔崽子敢划伤老子的眼睛,老子弄死你!”

打晕他的是刚才追赶宫衍白的那帮黑衣人,由于云迟的行头跟宫衍白一模一样,导致他们认错了人,也抓错了人。

“老大别冲动!这里人多眼杂,先把人带走,否则让宁王发现就功亏一篑了!”

…… ……

暮色四合,夕阳西下,天彻底黑了。

朝阳湖边,云九璃左等右等,等了快一柱香的时间了,云迟依然没有回来。

她眼皮跳了跳,心下不禁开始担心儿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云九璃眉头一拧,顾不上看比赛了,转身快步往城门口走去。

就在她找儿子的时候,人群中有道清俊挺拔的身影也在找儿子。

两人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完美地错身而过。

而宫衍白此时已经混入人群,借着火把的光亮,他一眼就看到鹤立鸡群的高大男人。

“父王!父王!”

宫衍白拼命往前挤,奈何人实在太多,他的小身板无论怎么往前挤,都被人潮推向相反方向。

宫衍白不死心,两只小短胳膊继续往前扑腾。

突然,他感觉耳朵一痛,是身后有人一把揪住他的小耳朵。

云九璃一手叉腰,一手提溜着他,“云小迟,你上个茅房上半天,老娘还以为你掉茅坑,正准备去捞你呢!”

她找了一圈没看到儿子,急得都快心肌梗了!

现在见小家伙安然无恙,她不由松了一口气。

虽说宫衍白是宫湛收养的儿子,但是外人都知道宫湛护这个儿子跟护眼珠子似的,宁王府上下也都对他毕恭毕敬,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拧他耳朵。

宫衍白板起小脸正要斥责,头一抬,当看清楚面前女人的长相,他一下子呆住了。

好、好漂亮啊!

宫衍白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如此好看的女子。

他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云九璃的脸,连话都忘记说了。

看着看着,宫衍白的脸蛋不禁红了,小手忍不住抚上自己左心口的位置。

噗通!

噗通!

噗通噗通!

他心口的小鹿不停撞着他的胸腔,像是要冲出来一般。

耳根也开始无法控制地发烫。

他在宫湛书房里翻过话本,上面说有这样的症状就是心动了!

可是,听这个女人说话的口吻,她应该是云迟的娘亲。

所以,她会是四年前狠心抛弃自己的女人吗?

云九璃望着他懵怔的表情,以为是自己说话的语气太重了。

她蹲到他面前,把他抱进怀里,“元宝,娘亲只是担心你,你肚子还痛不痛?”

宫衍白感觉到她朝自己肚子伸过来的手,吓了一跳,本能地想躲开,却被云九璃牢牢按在怀里,“别动,娘亲给你揉一揉。”

说着,她柔软的手指便轻轻揉上他的小腹,给他按摩肚子上的穴位。

宫衍白从小跟宫湛生活在一起,深受男人的影响,性情寡淡,从来不会主动跟任何人亲近。

此时,他靠在云九璃怀里,闻着她身上淡淡的药香,居然一点儿也不反感。

甚至也想抱抱她。

这个娘亲好像跟她想象中凶神恶煞的娘亲不太一样。

他心底忽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想冒名顶替云迟,留在这个女人的身边调查四年前的事,他想知道她抛弃自己到底有没有苦衷?

反正父王肯定也在派人找他,相信云迟不会有危险的。

给他三天时间,他会尽快查明真相!

三天,应该足够了吧?

>>>点此阅读《娘亲太野,父王管不住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