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快穿:宿主是个磕cp专业户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旌姀

角色:顾眠眠 陆可茗

简介:顾眠眠称得上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第一世,身为女配的她手捧着夫君送给了女主;第二世,顾眠眠成了女扮男装的世子,敲锣打鼓的把自己的王妃送给当朝太子…
可她偏偏在最后的一个任务翻车了…
“林沐森,叫你谈个恋爱就这么难?”
那人不说话,摆着臭脸走开。
“都说让你少看言情小说,你看看你给自己挑了个什么人设?你不喜欢她,你喜欢谁啊!”顾眠眠跟在他身后,嘴里骂骂咧咧
“顾眠眠,你觉得呢?”他咬着后槽牙问。

书评专区

快穿:宿主是个磕cp专业户

《快穿:宿主是个磕cp专业户》第7章 我不是来拆散你们的-7免费阅读

顾眠眠没再纠结系统所说的是真是假,她刚刚那一番话看起来是威胁,实则就是无能狂怒。就算有一天她真的打算反抗这个游戏,也得等到自己摸透这个游戏的运行规则再说。如今她需要系统,系统也需要她,她不介意和他友好共处,等到有一天她能够脱离这个无限快穿的游戏,她肯定一脚踢开眼前这个人,潇洒快活去!

别怪她无情,她从来不相信自己是死后才来到这里的,她每年一次体检,心脏好的不得了,所谓长期熬夜导致的心源性猝死,不过就是他们在粉饰太平,不然同样都是死人,怎么一个成了系统宿主,一个成了人改机。

“你以前的名字叫什么?”顾眠眠突然发问。

“林沐森,冰冰这个名字是我的上一任宿主给起的。”

刚才被宿主吓到的系统老老实实的交代,还十分有眼力见的把名字写下来给顾眠眠看。

“六个木,那我以后就叫你六木好了,我都不知道你还有上一任宿主呢。”

冰冰听了之后却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顾眠眠觉得奇怪,却也没再说别的,毕竟系统有的是时间慢慢了解,而眼下的任务才是重中之重。

顾眠眠在人前装了半个月的哑巴,从一开始一言不发到渐渐的吐出几个字,偶尔去院子里晒晒太阳,喂喂池塘里的鱼,让顾家人意识到她的病有好转。其余的时间她都在屋子里透过窥镜去看外面发生了什么,而窥镜里大多时候都是陆可茗。顾眠眠需要尽快了解陆可茗要做什么,六木当初给的信息还是太少了。

顾眠眠发现,在自己养病这段日子里,陆可茗好似也转了性子,不仅没有往日在山寨中张扬热烈的样子,还终日把自己关在房间内摆弄哨子。白将军进京述职,白执洲在军营练兵,白夫人也因为不愿看见陆可茗,去凤岐山参禅礼佛去了。将军府长辈不在,少将军随营,府内的大小事务自然应该交给少夫人处理,可管家带着账本找到陆可茗的时候,陆可茗只说了句不会打理就把人打发了。

又过了几日,管家又来找,陆可茗直接拿出一封信叫管家送来顾府,顾眠眠拆开信一看,字依旧跟当初一样丑,信上询问她小姐身体如何,还说若是好了就尽早嫁过来,这样将军府也能有人打理。

顾眠眠看着这封信简直哭笑不得,想起之前六木说过原身一进将军府就被长辈吩咐打理家事,现在倒好,白家长辈还未发话,陆可茗就开始当甩手掌柜了,让她不得不怀疑之前原身去白府管家,搞不好就是她陆可茗的手笔。

时间一晃已过月余,今天就是顾眠眠嫁入将军府的日子了,顾夫人一早就带人来给顾眠眠梳头打扮,眼中始终含着热泪。顾眠眠困的睁不开眼,原本她想装点开心出来,可转念一想,又不是嫁过去当正牌夫人,而且一大早就折腾人,开心个鬼,索性闭着眼睛休息。顾夫人看顾眠眠面无表情,以为她病尚未痊愈,又一想顾眠眠往日虽性格柔和,却有傲气,如今去给人扶小做妾,难免终日怨怼,心中更是担忧不已。

“眠眠,父亲和母亲是替你另择一个好夫婿,风风光光嫁过去,和夫君一辈子举案齐眉,可你放不下执洲,又生出这样的怪病,我们只好让你嫁到白府去,虽说不是正妻,可你和执洲终究有从前的情谊在,他娶陆姑娘也是为了救你,你也看开些,嫁过去就好好的过,千万不能再胡思乱想,更不要心生怨怼,母亲曾经告诉过你,路是自己选的,你既然选了就好开开心心的走完,不能后悔,否则苦了自己也害了别人。”

“女儿记下了,谨记母亲教诲。”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想不知道顾夫人当初有没有这样劝解过她。

顾眠眠嫁给白执洲做妾,按道理不用白府来接,可顾眠眠身份贵重,白家与顾家又是至交,自然不会以常礼待之,所以顾眠眠一出门便是白执洲亲自牵着手扶着坐进花轿的。白执洲一身红装骑着高头大马给花轿开路,迎亲队伍吹吹打打,一路鸣礼炮,这场面属实不像娶妾,周围百姓又是议论纷纷。

花轿里,顾眠眠和林沐森坐的稳稳当当。

“六木,你就不能出去走,不是我说你,你一个男人怎么好意思坐花轿的。”

“外面走多累啊,再说你嫁男主这事本来就是假的,我才不计较这些。”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外面太吵了。”顾眠眠摆摆手示意林沐森坐近一点。

林沐森挪到顾眠眠跟前,把刚要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就停轿了,吓得他赶紧隐身缩到角落里。顾眠眠临出轿子前,脑袋里还在和林沐森对话。

“这顾家和白家也太近了!吓死我了,你说万一刚刚白执洲发现我怎么办?”

“你隐身了都,他怎么可能看到你?还有以后你不要突然在我脑袋里面大喊大叫,好吵!”

“我知道了,你就是因为怕吵平时才和我出声说话的!”林沐森顿悟。

白执洲带着顾眠眠到了卧房,揭了顾眠眠的红盖头,嘱咐她好好休息之后就要离开,临走之前还特意对她说不用去拜见陆可茗。顾眠眠看着外面大亮的天觉得很搞笑,娶妾一般都在黄昏时分,没有拜堂,没有宴饮直接洞房。白家为了给顾家脸面,挑了白天接亲,可又不能破俗破礼去大宴宾客,就只能直接把她带到卧房,虽说她不是很在意,可确实觉得原身有点可悲。顾眠眠离开床塌走到外间,看见桌子上摆了一桌酒席,十分开心地坐下吃起来。林沐森自觉的打开窥镜放到顾眠眠眼前,让顾眠眠边吃边看,权当消遣。

白执洲离开之后就回了军营,虽说军营到将军府也就一个时辰的路程,可顾眠眠就是确定今天晚上白执洲不会回来了,不会和她有夫妻之实。果然和顾眠眠想的一样,白执洲不仅当天没有回白府,接下来的三天一直在军营练兵。白执洲当初娶陆可茗的时候偶尔还会回家一两次,如今一妻一妾,他却日日住在将军营,若不是他军务繁忙,那就是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家中的两个人。

顾眠眠安安静静休养了三天,就被女主安排开始管理家务了。看着桌案上堆积的账本,和廊下一众家仆,她才深刻的体会到为什么陆可茗坚决不管庶务,就要当甩手掌柜。

“管家,这些仆人我也都见过了,您且带他们下去,各忙各的,等我看过了这些开支账本,再叫您来。”顾眠眠起身朝白管家微微俯身,表示尊敬。

“二夫人,折煞老奴了,老奴这就带他们下去做事。”白管家对着顾眠眠鞠躬之后,急忙带着一众仆人离开了。

“顾小姐适应的不错,身体也大好了”陆可茗手里捏着勺子,慢悠悠的从一旁的梨树后面走出来。

“姐姐,恕妹妹不敬,从入府还未去拜见姐姐。”顾眠眠对着陆可茗屈膝福礼。

“无妨,说真的,我还是更喜欢之前不说话的你。”陆可茗坐到顾眠眠刚坐的椅子上,上下打量了一番顾眠眠,最后把视线落在她的脸上。

“多谢姐姐让我嫁进来。”顾眠眠转身倒了一杯茶,双手捧着送到陆可茗面前。

陆可茗接过茶抿了一口,然后缓缓说道:“明明是只狐狸偏要装成白兔,我想不通你要做什么。”

“我胆子小,听不懂姐姐说的什么,实在惶恐。”顾眠眠说完又咳了几下。

“你的身体就这么弱?”陆可茗皱了皱眉

“眠眠天生不足,及笄后更是一年不如一年了。”顾眠眠随口胡诌,反正原身平日里一直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

“那你更应该多休息,多思多虑只会更糟,你如今已经嫁给白执洲,可我却猜不透你是如愿以偿还是忧虑更甚。”

“只要姐姐与白家相安无事,妹妹自然是如愿以偿。”顾眠眠将手帕铺在廊下的横台上,手抚着廊木慢慢坐下。陆可茗看着顾眠眠这点小动作都要喘息不止,不由得眉头皱的更紧。

“你知道我嫁给白执洲的目的?”

“有所耳闻。”顾眠眠本来也没打算瞒着陆可茗,在她心里打开天窗说亮话一直都是比较好的沟通方式。

“所以,你是来看着我的?你担心我对白家不利?你看看你这个样子,你还有精力管这些事情?”陆可茗的表情简直就差直接把不自量力四个字送给顾眠眠了。

“我来既是为了白家,也是为了姐姐,我知道姐姐在担心什么,眠眠虽然是养在深闺的弱女子,可俗话说多人多法,若姐姐担心的事真的发生了,我也能尽上一份心力。”

“呵,你的心力是留给白家的,可不是给我的,花言巧语在我这一向没有什么用。”陆可茗冷笑出声。

“姐姐嫁到白家就是白家人,我亦如此,若想保白家就必然先要保住姐姐,姐姐肯定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不然怎么会嫁过来,又怎么会在之前百般为难我想要我知难而退?”顾眠眠微微抬眼,朝着陆可茗眼染笑意。

“按照你的说法,我对你反而对白执洲还要好,甚至不惜得罪莱州刺史也不让你们一家卷进这漩涡?你还真的是高估你自己的聪明才智了!”陆可茗眼神躲闪,言语却依旧不饶人。

“因为莱州只有将军府和刺史府值得利用,又因为刺史是文官,难以容下姐姐底下那么多的人,更因为姐姐喜欢执洲,所以私心里更想和他在一处。”顾眠眠被讽刺也不闹,依旧不紧不慢的回话。

“你真的很聪明,我不想让白执洲发现你的聪明,可我又不能再一次抢走你的情谊。顾眠眠,我该拿你怎么办呢?”陆可茗叹了一口气。

“姐姐,我与执洲是有婚约,可我知道他不喜欢我,目前看来,他也不是很喜欢你,所以,公平竞争吧,你不用对我歉疚,我也不会怨恨你抢了我的正妻位置,我们就像江湖上的女子一样,公平竞争。”

顾眠眠说完这句话,就看到陆可茗眼中的如释重负,她忍不住在心里高呼万岁,一个多月了,终于推动了男女主相处的第一步,至少,女主接下来和男主相处不会再顾及她这个娇弱小姐,会更主动了。

>>>点此阅读《快穿:宿主是个磕cp专业户》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