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凶宅试睡员

小说:悬疑

作者:桥边公子

角色:何美丽 张贵平

简介:二手房产市场火爆,然而由于房源信息匮乏,买家很容易跳坑凶宅,以至于血本无归。我叫陈三一,是一名专业的凶宅试睡员,今夜我将在直播间让你亲眼见证“奇迹。”

书评专区

番茄首席执事:作者的新书发布,我感觉还是挺不错的哦,这本书的话有偏向于灵异,也有偏向于搞笑幽默这一类,还偏向直播,在剧情方面的话也是蛮引人入胜的,我个人觉得整本书可看性还是特别高的,所以我打算给出5星好评,但是希望作者不要拖更,一定要快马加更,一定要悬梁刺股的加更, OK啊,5星好评已给出,作者加油!

换享:很精彩推荐

桥边公子:亲爱的朋友们,我是本书作者公子,喜欢本书的朋友,麻烦大家伸伸小手给个五星好评,万分感谢🙏

我,凶宅试睡员

《我,凶宅试睡员》第7章 我火了免费阅读

何美丽说是她,她在直播间一看那东西上楼了,担心我受伤,第一时间找了朋友火速赶到别墅救下了我。

当时直播间见不到我的人,大家光听到我在放鞭炮、惨叫,还有黑子的哀嚎,她和水友们急的心都碎了。

大伙自发的组织打赏,给我加油打气。

事实上,我当时确实是命悬一线,医生说要晚去半步,这条命就保不住了。

我连连感谢各方水友,感慨人间果有真情在。也感谢美丽同志高抬贵手,没能成功拿捏我。

何美丽掐我,谁跟你是同志了?我笑着说你是体制内的,我喝汤也没少受正统熏陶,归根到底不都是马克思的弟子吗?

何美丽笑的花枝乱颤:“你还挺有觉悟,行,这三年汤没白喝。”

然后,她惭愧的低下头,轻声向我道歉:“三一,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该让你接这活的。我就是太自信了,以为你命硬、命大,什么都妨不住你。”

我说你哪错了,我这不还活的好好的吗?而且这次直播很成功,肯定能火。

“这倒是真的,现在斗音上关于你在凶宅的截频,随随便便都是几十万、上百万的点击,你那后台的打赏猜猜有多少?”何美丽兴奋的说了起来。

我问她有多少?

何美丽伸出三根手指,跟平台对半还能有三万八!而且,我的粉丝已经涨到了四十多万。

一次涨粉四十万,我勒个去,妥妥有成为大网红的潜质啊。

我激动的跟何美丽算了起来:“一场直播佣金六千,打赏挣个两三万,再带带货,挂个商品链接啥的。我一个月岂不是能挣好几十万,卧槽,老子要发财了。”

何美丽白了我一眼:“你想的美,就你这软蛋样,一个月能播几场,还不够医药费呢。”

我说这回是轻敌了,下次好好准备,妥妥拿捏那些臭鱼烂虾。

“来,吃点东西吧。”何美丽打出保温杯,里面是香喷喷的皮蛋瘦肉粥。由于我的右胳膊骨裂打着石膏,她只能亲自喂我。

稀饭刚到嘴边,我大喊了一声:“你打住。”

何美丽吓了一跳:“陈三一,你有病吧,一惊一乍的。”

我很认真的看着她:“这是你煮的吗?是你煮的我就不喝了。”

我无法想象一双在尸体上摸来摸去的手搓米、切肉……天知道这里边有没有她指甲缝里残留的人皮屑?

何美丽瞪着我有些生气了:“稀罕你个臭黑蛋了是吧?放心,这是楼下早餐店买的。”

我心里顿时踏实了,然后张着大嘴吃了个精光。

在医院里躺了半个月,我出院了。

回到家,看到屋里的收音机、手机、充电器都在,我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黑子呢?我的黑子兄弟呢?”我突然想起了那条黑狗,大叫了起来。

何美丽给我拿衣服、毛巾,一边说:“算你还有点良心,黑子回殡仪馆了,瘸了一条腿,养着呢。”

我长舒了一口气。那天晚上要没黑子拼死延误,那两玩意多砍我一刀,我这会儿得在九泉挨老爷子训了。

我让何美丽把黑子带回来。

“你想得美,看门的王大爷把我臭骂了一顿,以后估计再借不动黑子了。”何美丽气呼呼道。

我暗叫惭愧。

洗完澡出来,我就张罗着找张贵平要佣金。

何美丽劝我说还是算了,反正斗音打赏挣不少,也够本了。我这人认死理,说一码归一码,我该得的钱,一分不能少。

她见我油盐不进就明说了,怕见面,张贵平和银行的人会打死我。

我说凭什么?该推销的推销了,效果他们也是认可的。他们要敢赖我的玩命钱,我就要他们的命。

我让何美丽麻利安排。

何美丽去打了电话,还真就给约上了,说晚上七点,上次的川菜馆见。

晚上七点,我去了川菜馆。

还是那张桌子。

何美丽说今儿她请,让我待会好好说话,钱要不要是小事,千万别伤了和气。

我说别介,今儿还得他们请。

一会儿,张贵平走进来阴阳怪气的冷笑说:“哟,陈大师,你还活着,我以为你死了呢。”

我笑着拱了拱:“托您的福,有这六千块吊着我,我哪舍得啊。”

张贵平脸顿时就拉了下来,要不是何美丽在旁边坐着,估摸着就要搞我了。

我不慌不忙的给他倒了酒,先举杯说:“兄弟,出来混得讲规矩……”

我话没说完,张贵平隔着桌子一把揪住了我的衣领吼了起来:“我叼你个烂臭閪,甘多人死你顶盖唔去死啊!谁让你整那些玩意的,谁让你整的!!现在宅子拍不出去,银行、领导都把锅甩在我头上,做咩,你还想搵钱?老子弄死你个扑街仔!”

“沙雕!”我端起酒水泼在了他脸上。

玛德!

张贵平捞起一个啤酒瓶,奔着我的脑门砸了过来。何美丽吓的花容失色,赶忙一把拉着阻拦:“张哥,别冲动,他这骨头还没长好,你砸下去就真完了。”

我别开她,指着张贵平:“我害你?要不是老子,你就该吃牢饭了。来,奔这来,你不打就是我孙子。”

说完,我把缠着纱布的脑袋伸了过去。

“你救了我一命?胡说八道个屁,真以为我不敢啊。”张贵平语气衰了两分,没敢真打,只能冲桌子发泄,砸的砰砰响。

我坐了下来,喝了口酒说:“你动点脑子想想,要是宅子拍出去了,百分百会死人。到时候还得你背锅,你特么就等着去南山喝汤吧。”

然后,我目露凶光的笑了起来:“忘说了,我刚从南山回来。那里的汤味道确实不错。”

他一听我有底子,又见我有股子江湖匪气,顿时消腾了许多。

张贵平没再说话,别过头忿忿不平的看着窗外。他也不傻,一会儿想明白了,憋着一口恶气说:“那也用不着六千块吧。还是按之前说的,三千块,就当我给你的医药费了。”

我说不行,直播费翻番,这是你亲口答应的。

何美丽在旁附和了一句:“我有看直播,可以作证。”

张贵平狡辩说,六千,那是房子拍出去的事。

我看着他笑了起来。

张贵平被我笑的毛骨悚然,就问我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张哥,人要懂得感恩,陈三一帮你挡了牢狱之灾,这事你得认吧。”何美丽说。顿了顿,她幽幽笑了起来:“是,他这次是折了手艺,但随便弄个东西跟你一年半载,还是很简单的。”

张贵平双眼一瞪:你吓唬老子?

“我理解你的难处,你最近破了一笔大财。”我死死盯着他的脸,突然开口了。

张贵平冷笑说:“老子遇上你们两个坑比,能不破财吗?”

我气定神闲的摇了摇头:“不,你是栽在了女人身上,少说也得三十万吧。”

张贵平双眼瞪的滚圆,登时就傻了:“你,你怎么知道的?我确实被人骗了三十几万。”

我微微一笑,高深莫测的指了指自己的双眼:相的。

>>>点此阅读《我,凶宅试睡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