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太子殿下,太子妃又把群臣气哭了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张不饱

角色:

简介:【女扮男装+甜宠】
白离以女儿身的身份坐上大楚第一言官的位置,唯一的愿望就是活到告老还乡。
没想到一不小心入了太子的眼,直接京都横着走
皇帝:言官白离天天在朝廷上辱骂朕。
太子:阿离心直口快,父皇忍一忍。
大臣:太子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太子拍床:阿离快来。
阿离本人:我只想好好做官。
太子:怎么,不想对孤负责?

书评专区

太子殿下,太子妃又把群臣气哭了

《太子殿下,太子妃又把群臣气哭了》第7章 她以后是要继承言官之位的免费阅读

“少做梦,你就安安心心做你的太子伴读,以后继承你爹我的言官之位。

至于未来的皇上,自是有德有才的皇子才能胜任,无需我们操心。”

白离耸耸肩,将碗筷一放,回自己房里休息了。

是夜,楚之谨久久没有吹灭房中的蜡烛。

白离房间的门吱呀一声打开。

她穿着中衣在院子里走了一圈,又回到自己的房里倒头睡下。

前些日子,每日在太子府睁眼就是读书,闭眼也是读书,狠狠地伤害到了白离。

于是休沐这一日,白离除了三餐和如厕,基本上都躺在床上。

“爹,不去太子府读书行不行。”

“不读书,以后爹养你啊?”

“爹养我啊。”

“滚。”

白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被马车送到了太子府。

下车的时候,她把新的酱菜牢牢地抱在怀里,这次说什么也不分给楚之谨吃了。

“白离你来了,我让小厮在五芳斋买了梅花糕,分你一些。”

礼尚往来,白离搂着酱菜坛子凑到秦适身旁,“分你些酱菜,麻溜的拿罐子来装。”

剩下的伴读们陆陆续续的也来了,一群人已经没有初见时的拘谨,相处的还算热络。

就连以前觉得高不可攀的太子,相处下来,大家也觉得太子为人随和,没事的时候也敢凑上去说两句话。

皇上给楚之谨请的先生,除了每日上午教四书五经的孔太傅,其余都是五天轮换一次的。

这次轮到了学习琴艺。

来教授琴艺的是一位世家的嫡子,唐立。

唐家虽然一直隐逸,不肯出世为朝廷做官。

但身为百年世家,为了维持家族威望,唐家还是和皇族有断不掉的联系。

白离对四书五经,舞刀弄枪都十分不喜。但唯独琴艺,她有天分也有热爱。

上一世,她在唐立的教授下,琴艺学的不错。这次又见到唐立,她心中也还有着淡淡的感激。

不得不说,唐立出身大家,不仅外形出众,身高八尺,五官俊美,一双温润的眸子给人沁人心脾之感,而且身上的气度也十分不凡。

他往古琴前面一坐,一股君子世无双的感觉就来了。

很可惜,秦适他们那群臭小子才不懂得欣赏。

“大男人,当仗剑走天涯,弹琴什么的,都是女人家做的事。”

“我听说醉红楼的姑娘们就最喜欢用琴声勾人,不知道这唐立的琴声比她们如何。”

秦适和梁成广你一言,我一语,听得白离撇嘴。

“弹琴不分男女,你们这样看不起琴艺,不如上去弹一首,让我听听你俩的琴声有多惊为天人,才敢这样叽歪别人。”

秦适和梁成广一个看天,一个看地,不敢再多说一句。

唐立虽坐在最上方,面上含着淡淡的微笑在那摆弄古琴,但下面的声音他都听的一清二楚。

看到有人竟然这样维护他,抬眸看了一眼这群人中最为清秀的那位公子。

待到楚之谨来了,众人纷纷落座,开始上琴艺课。

“太子殿下,不知您对于琴艺有何了解。”

一开始就询问太子的情况,然后按照太子的情况来教授大家,这唐立对楚之谨倒是挺尊重的。

“不瞒唐先生,孤虽然爱听琴,但对于弹琴倒是并不擅长。”

见太子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唐立点头。

这太子殿下,果然如父亲所说,坦然有礼。

琴艺对于这群太子和公子们来说,不是必学的东西。

既然他们也不感兴趣,他就随便教把。

“诸位太子公子们看好了,在下先演示几个基本的手法。诸位须仔细看在下左右手的放法,若是有什么不懂的,随时可以问在下。”

唐立在上方拨弄了约有一刻钟,下方众人虽然人坐在那里,但心早已飞远。

就连楚之谨看似在欣赏,但心里也在思量着别的事情。

唯有白离一人,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唐立拨弄古琴的手。

这唐先生的手还是这样好看,手指粗细均匀,肤色白皙,骨节分明。

“这位公子是?”

唐立含笑看着白离。

“回唐先生,学生白离。”

“白离小公子,看你像是对古琴很有兴趣,以前在府上学过?”

我能说是上一世你教我的吗?

白离当然不可能这样说。

“在府上略学过一二。”

唐立点头,随即起身将位置让了出来。

“不如让白离小公子给我们演奏一曲,听听小公子的水平如何。”

白离也不扭捏,起身走到唐立身旁坐下。

她知道唐立是古琴大家,她真心喜爱古琴,有心想要多学一点东西。

“献丑了。”

下面众人见白离居然被叫了上去,一个个身子僵硬不敢动弹,生怕下一个被叫上去的是他们。

白离轻抚古琴,将眼睛闭上,瞬间思绪翻涌。

再睁眼时,眼中已有微微泪光。

弹琴重的不仅是技巧,更重心境。

“筝。”

琴声随着白离指尖的翻动响起,她弹的是广陵散。

脑海中闪现过上一世的雨夜,爹爹在嘈杂声中被拖走,她倒在血泊当中恳求楚之谨救他爹一命。

白离的神色突然肃穆,琴声由凄冷变得激昂。

二皇子率几千大军兵临太子府,太子府寡不敌众,最后只剩下楚之谨手持长剑与众人对峙。

下面的几人不知何时被白离的琴声吸引。

听她琴声忽而凄凉,忽而壮阔,正是心都揪起来的的时候。

白离嘶的一声,抱住自己的手指,“娘的。”

弦断了,不知道楚之谨最后有没有逃脱。

楚之谨对上白离有些惘然的眼神,突然不知为何心中有些动容。

唐立最先鼓掌,众人也跟着纷纷鼓掌。

“你的琴弹得很好,但是心境不稳,需要多练。还有这几个指法,应该是这样的。”

唐立俯身在白离身旁认真教她指法,白离甚至能够闻到幽幽的墨香。脸颊蹭的一下红了,她...好歹也是个黄花大闺女呢。

唐立教了她什么白离也没听清,嗯嗯啊啊了几句之后,飘飘然地回自己位置上了。

只剩下大理寺少卿小儿子贺长青在那不知道观察着什么。

>>>点此阅读《太子殿下,太子妃又把群臣气哭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