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嫁给农门病秧子,真千金她躺赢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乌洛啼

角色:姜宝枝 姜奶奶

简介:姜宝芝一直觉得自己是三水村最能干的闺女。上山能打猎,下河能摸鱼,突然有一天,脑子里有一个东西告诉她,她是真假千金中的真千金,是尊贵的侯门小姐。这立刻将她吓坏了,千金怎么当没经验啊,她只会当村姑。她灵机一动,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赶紧找个人嫁了,她就是地地道道的农家妇。那谁,别跑,就你了。

书评专区

嫁给农门病秧子,真千金她躺赢了

《嫁给农门病秧子,真千金她躺赢了》第7章 克夫之说免费阅读

自从姜家要给姜宝枝相看的消息放出去,这都好些天了。

选婿的章程她们添添改改从最初的七八条,演变出三十多条。

姜奶奶甚至偷偷让姜大伯准备好了新门槛。木料结实,还特意上了棕油,打算等旧的一踩坏就赶紧换上。怎料十里八村的媒婆突然都不上门了。

明明头几天一个两个的都过来打探消息。话说的一个比一个漂亮,保准给他们找一个天下无双的孙女婿,怎么突然就没音讯了。

这一等就是十来天,姜奶奶彻底坐不住了,“呔,不行!走,秀云,陪我老婆子去问问。这个牛金花不是拍了胸脯说她手上多的是优秀后生,镇里的乡绅家都托她打听的吗?她不是说要给宝枝挑个最好的吗?”

牛金华是村里吴大金的婆娘,由于为人机巧活络,能言善辩,又素有底线,是周边有名的媒婆。

前些天许多媒婆上门,姜家最信任的还是牛金花。客客气气的招待一番,又细细交代了要求。就指着她能给宝枝相看一个合适的呢。

“娘,秀云不方便出面,别显的咱家着急。我陪你去找金花姐姐好好说道说道。”姜老大家的虽然人长得五大三粗的,心思再细不过。

姜奶奶点头,大儿媳妇考虑的周全。

那头牛金华心里有苦说不出啊,她是真心想给宝枝说个好的。

宝枝这丫头招人疼啊,前几年战乱刚刚结束。虽说新君英明,为了恢复民间生机,免除了各种苛捐杂税。

但是家家户户都没有余粮啊,日子过的紧巴巴的。

宝枝小小的人儿就敢带着村里几个不大的小伙子上山打猎,紧着村里困难的人家送。

村里人都念着她的好,她打眼瞧着村里的小伙子就没有能配的上宝枝的。她一心想在镇上给她寻摸一个或读书有前途的,或家底殷实吃喝不愁的。

结果她前脚刚刚看中一个读书不错的书生。家有良田大屋,父母还在镇上经营一家杂货铺。她给书生家提了提,听说是秀才的女儿,人家也欢天喜地的表示愿意相看。结果后脚那书生就出了意外折了左手。书生的父母觉得或许两人八字相防就不愿意相看了。

她想着或许缘分没到,又瞄上了同福酒楼的大少爷。好家伙!她还没提,那大少爷就与人发生争执被人推下楼,摔破了脑袋。

她不信邪啊,又暗搓搓瞄上了赵乡绅家读书的小儿子。结果怎么着,那小子下学回去的路上从牛车上摔下去,那么点高度,腿竟然骨折了。这下她什么也不敢想了,什么也不敢说。

她悄悄打听了下,最近周边出意外的年青后生委实有点多。她相识的那些同行,也突然安静了下来,这下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还特意拎着东西,把去过姜家的同行都走访了一遍,暗暗敲打一番。这无凭无据的,秀才家的闺女可不是能乱嚼舌根的。

只是这个事吧,她要怎么跟姜家人开口?总不能说人家闺女是个天生克夫的命。

“唉!”随着牛金花一声叹气,姜家婆媳到了牛家门口。

牛家院子就用竹篱简单的围着,牛金花一眼就看到了来人。没等人开口,连忙将人迎到了屋里,有些话决计不能在院子里说。

“姜婶子,贵芳妹子我对不住你们啊,有负你们的委托啊。”

牛金花开口先认错,婆媳俩面面相觑,啥个情况?就是暂时没给宝枝选到合适的也不用这样啊。

牛金花这才细细道来,不但说了她这边的情况,其他媒人那她了解的也简单说了下。虽说她敲打过了,保不齐有嘴碎的传出点什么,她多提醒下姜家也好应对。

姜家婆媳听完两颗心是哇凉哇凉的啊。再三谢过牛金花的用心,雄赳赳的来,蔫耷耷的回。

姜宝枝手里拎着两条肥硕的河鱼,远远看见阿奶和大伯母的身影,欢喜的追上去。

“阿奶,大伯母,你们看,我捉了两条河鱼,够肥吧,晚上给阿爷炖汤喝,阿爷昨天就念叨了。”

姜阿奶和姜老大家的见她笑的无忧无虑,脸上的愁闷又多了几分。多么好的孩子啊,怎么就……唉!

姜宝枝瞧着不对,问道,“阿奶,大伯母,怎么了?有人欺负你们吗?我去给你们报仇!”

姜老大家的接过姜宝枝手里的鱼,说道,“我和你阿奶好着呢,谁敢欺负我们,鱼给我,你去玩儿去。”

说着不等姜宝枝答话,扶着姜奶奶急匆匆回家去了。

看着她们好似苍老了好几岁的背影,姜宝枝觉得非常不对劲儿。

“小九出来,你说阿奶和大伯母这是怎么了?”

零零九答道,“肯定是受打击了,宿主克夫的传言很快就会出来。早说宿主的主意不靠谱,进京是宿主不可抗拒的命运,宿主想要提前嫁人改变命运,冥冥中就会有一股力量阻止这种改变。”

姜宝枝不满,“这老天爷未免管的太宽了吧?我不愿当千金小姐,就想当个村姑农妇怎么了?”

零零九叹道:“时也,命也,你不懂!”

姜宝枝若有所思的说,“那我找个不受管的不就行了?”

“这怎么可……”零零九突然闭嘴,它想到既然有变数的存在,那么变数带来的变化是不可掌控的,出现这样的人也不是不可能。

“你怎么不说话了?是觉得我说了有道理对吧?阿哥常说,脑子是个好东西我们要多用用。”姜宝枝说道。

零零九毫无情绪的道,“我觉得宿主说的有道理,但是我没有脑子,我只有数据。”

>>>点此阅读《嫁给农门病秧子,真千金她躺赢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