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捡漏1993

小说:鉴宝

作者:吕老疯

角色:

简介:1993年,古玩市场刚刚萌芽,遍地黄金,吕靖凭借上一辈子丰富的经验和知识,抓住机遇,迅速崛起,成为国际首屈一指的古玩大亨,独领风骚。

重生捡漏1993

《重生捡漏1993》第7章 一世不容二我免费阅读

“立字旁一个青。”

“真是太巧了,他也是这个靖。”

这是另外一个自己,吕靖趁机打听:“哦,真有这么巧的事,他多大了?”

“唉,昨天接到京城打来的电话,听说前两天小少爷他……”王有权叹了口气,神色有些黯然,“溺水没救起来,送到医院已经不行了,老恩师因此昏了过去,也差点没醒来。”

吕靖呆若木鸡,死了?

这世界是不允许两个他存在吗?

“小兄弟,你来找我的?”

王有权的声音打断了吕靖的思绪,他回过神说:“是王有权王老师吧?”

“是我。”

“听说古钱币很有研究,特意带了几件请你掌眼。”说着吕靖从口袋掏出了一把铜钱,抓在手里,一枚一枚的排在王有权眼前的桌上。

王有权眼里渐渐流露出了一丝异彩,这种感情一般人是不会理解的,也因为不理解,王有权后来跟他老婆经常闹矛盾,他老婆觉得他花那么多钱买古钱币,就是在糟践钱,尤其是在生意不景气的时候,两个人差点就离婚了。

“王老板,您上眼。”

王有权看到那枚咸丰大钱的时候,眼珠差点没掉下来,拿在手里有种沉甸甸的感觉,那是历史的厚重。

而吕靖则知道,他这位王叔叔一心想要集齐一套咸丰宝福局套子钱,这个愿望直到08年的时候才实现,他这次带来的这枚宝福局咸丰折十,更比一般的咸丰大钱稀少,多少古泉收藏家梦寐以求的宝贝。

“小兄弟这是要出手?”

“这得看什么价格了。”吕靖坐在他对面,注意着王有权的表情变化,他眼里的热忱和渴望是骗不了人的。

“我出两千块,你意下呢?”王有权也在察言观色,试探着吕靖。

“对不住王老板,这个价位我没办法割爱。”

王有权沉吟了一会儿,说:“我再加两百。”

“三千!”

“有没有搞错,一枚破铜钱三千?”王有权老婆正好端茶过来,听了这话,伸手就轰吕靖,“我们做服装生意的,不是收破铜烂铁的,给我出去!”

吕靖慢条斯理的收着桌上的铜钱,说道:“咸丰套子钱可没那么容易集齐的,尤其是宝福局的套子钱。”

王有权心头一震,急忙伸手拦住就要起身的吕靖,笑道:“小兄弟,价钱能否再低一些?说实话,我真是看中了这一枚咸丰大钱。”

“你疯了吧老王?你真要买这枚破铜钱?”王有权老婆大叫起来。

王有权有些嫌恶的看了女人一眼:“妇道人家,你懂什么?”

“是,我不懂,就你懂,你收了这么多古钱币,是能吃啊还是能喝啊?”

“现在是缺你吃还是缺你喝?”王有权语气骤然严厉,“这是文化,这是历史,你懂吗?”

“是,我没文化,我没读过书,好啊王有权,你现在嫌弃我了是不是?”

吕靖看了王有权老婆一眼,女人的思维太弥散了,这哪儿跟哪儿啊?

王有权皱起眉头:“你又扯到哪儿去了?我什么时候说你没文化,嫌弃你?”

“就是嫌弃我了。”女人抹了一把眼泪,很伤心的往外跑。

王有权没有去追,只是叹了口气,又看了吕靖一眼:“见笑了。”

“不会。”

“小兄弟,我诚心诚意跟你说,我有意收藏这枚咸丰大钱,你说个心理价,最低能多少?”王有权很真诚的看着吕靖。

“两千八。”

“行吧。”王有权想了一会儿,咬了咬牙说道。

“不过,你得把我手里其他的钱一起收了。”吕靖重新把手里的铜钱排出来,“你看这一枚宣统小平钱雕母,收藏价值也不低。”

“不低是不低,但我已经有了。”

“你多收藏一枚,外面流通的就少一枚,这雕母的价值就会高一分,这道理王老师您应该比我懂吧?”

王有权会心一笑:“小兄弟,想不到你懂得还挺多的,古钱币的门道都是跟谁学的?”

“自己翻了几本书,碰到几个老师指点一下,也就这水平,跟您没法比。”

“你谦虚了。”话虽如此,但吕靖的话让王有权还是很受用的。

拿起宣统小平钱雕母看了看品相,说道:“这一枚我给820吧,你没意见吧?”

虽然跟后世没法比,但这年头的钱值钱,吕靖没说什么,继续拿起桌上的其他铜钱估价。

“太平天国楷书小平钱见过不少,但这一枚是隶书的,背刻圣宝,倒也能值一些钱,我出200块吧。这枚光绪小平钱是白铜的,也是宝福局制造的,咱们省里铜矿稀少,估计当年黄铜不够了,就用白铜代替了。按照省里文物商店的定价,也就100,我给你120。嘉庆背桂折二,这枚我倒是没有,是好钱啊,小兄弟,1400怎么样?”

吕靖笑了笑:“1400不好听,1600吧,其他我也不跟你争了。”

王有权想了一下,点了点头,接着又拿其他铜钱估价:“阿克苏局的道光折三100,咸丰宝泉局的铁母200,江南机制局的天子万年折五大钱520,平靖胜宝背前营小平钱150……”

连同那枚咸丰大钱加在一起,一共8200块,这在人均工资一百多的年代,这绝对是一笔巨款。

王有权拿钥匙打开了办公室抽屉,拿出一沓百元大钞,整一万,本来从银行取出来要给原料商的,现在先数出了八千二给吕靖。

本来吕靖还想跟王有权多聊一会儿,了解一下现在的古钱币行情,但他妈还在等着他的钱救命,匆匆就告辞了。

叫了一辆三轮车赶过去,停在医院门口,正要往里走,瞥眼之间看到舒蔓就在医院对面电话亭里,很激动的跟谁在讲电话。

吕靖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电话亭没有门,只有一个遮阳的顶棚,像是一个巨大的金属头盔。

“妈,我求你了,我婆婆必须马上动手术,医生说她再不动手术,病情就会恶化的,到时就救不回来了。”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才是你妈,怎么没见你对我这么上心?我没钱!”

“彩礼全部是你拿的,你一分陪嫁都没给我,你怎么会没钱?”

“死花娘,你还想要陪嫁,我们这边有陪嫁的说法吗?再说了,我不是陪了三床被子吗?”

“妈,算我跟你借的,八百块就好。”舒蔓声泪俱下,也很无力,差点就要对着电话亭跪下,“就差八百块钱,婆婆就能做手术了,她要不是为了娶我这个新妇,她根本就到不了这步田地!”

>>>点此阅读《重生捡漏1993》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