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郁少,夫人又翻墙出去搞事业了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辣条村村长

角色:

简介:重生回来第一件事,先把所有黑锅推给死对头。
  重生回来第二件事,莫名其妙被死对头带回去,领了证。
  重生回来第三件事, 背着老公偷偷去了风花雪月的场所还被抓个正着!
  ……
  好不容易得到了那个让她重生的宝贝!
  bug在手,世界我有!
  没事,我随时可以去死。
  可是,看见那个矜贵高冷的男人红了眼眶时,她忍了忍。
  “老公,你听我说,你先放手,我们好商量……”

书评专区

郁少,夫人又翻墙出去搞事业了

《郁少,夫人又翻墙出去搞事业了》第7章 你是明灯,我是灯塔免费阅读

郁翰墨除了晚餐的时间,都在房间里陪着任羽。也不做别的,就拿本书在沙发上自顾的看着。

任羽躺在床上不能动,一会儿睡,一会儿醒。被噩梦惊醒的时候,她看见郁翰墨看着她的目光,似乎带着未知的怒意。开口时,语气却温柔了许多。

“做噩梦?”

任羽眨眨眼睛:“恩。”

郁翰墨走近,垂眸看着她:“我认识一个老师傅,改天让他过来帮你看看。”

任羽摇头,语气带着几分软糯的撒娇说道:“郁先生,你今晚打算就这么坐一晚上吗?”

郁翰墨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垂眸看着她。

“我们不是夫妻了么?还是……你怕我?”

郁翰墨微微一愣神。

任羽伸出手,拉着郁翰墨垂在身侧的手。他的手掌很大,带着微微的几分凉意。

“还是你打算形婚?”

郁翰墨唇角勾出一抹笑意:“任小姐,你这是在邀请我吗?”

“你说是就是吧。”

“恩,稍等。”

郁翰墨转身去衣柜里拿了衣服,进了洗浴间。期间任羽乖巧的往床的一边挪了挪。

甚至郁翰墨躺下来的时候,任羽有种想站起来跑的欲望。但是一想到和他已经是合法夫妻,自己满身的伤,看郁翰墨的样子,他也不能拿自己怎样!

这么想着,任羽就大胆了起来。

她没有注意到,郁翰墨一身睡衣出来的时候,表面淡然,眸底分明有着疯狂压抑的跃动的情绪。

她以前跟着在齐俊楚身边当暗卫的那些年,关于郁翰墨的事迹听的不少,外界传言他俊若谪仙,却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人。其他的任羽不清楚,关于俊若谪仙,任羽见到了,确实非常赞同。

这杀人不眨眼嘛……还没有亲眼见过,不敢苟同!

任羽侧目看着郁翰墨,他半靠在床头,手里捧着书。

“你给我讲个故事吧!”任羽轻声说。

郁翰墨英俊的眉头轻轻一皱。

任羽只是太无聊,不知道和他说什么好,随便讲了一句。

心里压根不觉得,这个“杀人不眨眼”的人间罗刹王会真的给她讲故事。

郁翰墨抿唇,顿了片刻后,开口道:“很久以前,在丰都这里是一片汪洋大海……”

任羽有些意外,认真的看着讲故事的郁翰墨,默默的听着。

“有一位作恶多端的海神,经常见到一对夫妇来这里打渔,他们夫妻非常的恩爱。海神很孤独,他非常嫉妒。见那位妻子非常漂亮,就想将她据为己有,他在海上掀起巨浪,将渔夫和他的妻子分开。”

“渔夫不顾一切的去救自己的妻子,他一路斩杀去到海神宫殿的时候,见到了一位年轻人。年轻人告诉他,只要将镇住海神的夜明珠拿走,海神就可以离开,不会再为难他们。”

郁翰墨一张妖孽的脸,说话娓娓动听。任羽原本有些焦躁的内心,都被这样的声音抚慰。

“渔夫废了很大力气,终于找到了镇住海神的夜明珠。可是渔夫没有将它拿走。渔夫想到了自己被抓走的妻子,他一气之下将夜明珠砸碎了。夜明珠的力量散落在整个宫殿里,收不回来。砸碎夜明珠,海神永远都不能离开这里。海神非常的生气,将渔夫的妻子关进了海神宫的禁地。”

听着听着,任羽忍不住半眯着眼睛,快要昏昏欲睡的模样。

“那位渔夫没有想到,他面前的年轻人就是那位海神,海神发怒了,将那位渔夫变成了海上的一座孤岛,永远隔绝于世,守护着这片海。”

郁翰墨的声音低沉含着一丝喑哑。

“孤独,而又壮烈。永远的守护这里……”

任羽眯着眼睛,轻声的说道:“是不是像你,孤独,而又壮烈。”

这呢喃的语气,郁翰墨眼眸微动眸,带着几分氤氲的温柔,看她快要睡着了,便没有再开口。

郁翰墨的指尖微动,抬手,将她脸上的一缕碎发轻轻顺到一旁。

“以后,我和你在一起了。你不孤独!”

任羽轻轻说着,闭上了眼睛。

留下郁翰墨靠坐在床头,听着她最后的话。深深的沉默。

半晌后,安静的房间。郁翰墨缓声开口:“我是孤岛,你是明灯。”

黑暗中,那双明亮的眸子,比夜还要深沉。

侧目看着已经甜甜睡着的任羽,郁翰墨温柔的抬起手,终于用指尖,轻轻的触碰上她的脸颊。

“你是我的明灯,我所有的一切。”

养伤的日子,每天晚上郁翰墨都会在睡前给任羽这样讲一个故事。

任羽嫌弃宽大的蓝白条纹病服不好看,非要让郁翰墨拿自己的衬衫给她穿。

郁翰墨每次拿衣服给她的时候,脸上都带着隐隐的宠溺微笑。

所以,郁翰墨的衬衫,她穿了个七七八八。翰墨丝毫不嫌弃。

第七天晚上,任羽没有睡着,她听着郁翰墨讲完故事,嘴角扬起满足而又挑衅的笑意问道:“郁先生,你有这么多的故事,是不是给很多女孩子讲过?”

郁翰墨的眼睛浮上一抹浅浅的笑意:“任小姐是在询问我过往情史么?”

任羽一顿,没想到还能这么理解?她眨巴着眼睛,刚要开口解释,自己只是随口一说,不是这个意思。

郁翰墨却认真的看着她,先开口道:“没有。”

“嗯?”任羽诧异。

“除了你,一个都没有。”

任羽抿唇。心里却压根不信!

跟在齐俊楚身边的时候,郁翰墨的花边新闻,她看的也挺多!

可是,这个淡然的表情落在郁翰墨眼睛里,格外养眼。

任羽修养的差不多。她整天憋在房间里,郁翰墨什么都不让她做,虽说是为了不让她无聊,他只要在家就会来陪她,但是,实在憋不住了,趁着郁翰墨在家的时候问他,自己可以不可以出去走走。

郁翰墨点头应允,和声细语道:“任小姐,不会再逃跑了吗?”

任羽一身白色病服,一把拉过郁翰墨的臂膀,将手圈进去:“郁先生,你带我去。你陪着我,在我身边,你担心什么?”

郁翰墨的身形微顿。

下一秒,他将臂弯里的小手抓出来,紧紧握在手心。

“走吧。”

>>>点此阅读《郁少,夫人又翻墙出去搞事业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