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河弈域

小说:玄幻

作者:会吹牛的气球

角色:

简介:这是一个武与术分开的世界。
那些用来歌颂与赞美的世间万物的诗词歌赋,竟变成了无所不用其极的杀人凶器。
那些令人谈之色变的刀枪剑戟,却成为阻挡利器行凶的保命盾牌.....
武夫白易本想着在边境小镇,平淡过完一生,却在一天雨后,不仅被官家术士盯上,还被他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书评专区

会吹牛的气球:先来个五星好了

山河弈域

《山河弈域》第7章 求救信免费阅读

深邃的夜空,由于一轮弯月的点缀以及群星的附和,释放着幽蓝色的光芒,使独坐百足船头上的白易稍感宽心。

他在参照两姊妹批注下,也搞明白了术士的等级是按灵力值大小分为:盅、盏、碗、溪、湖、河、江、海,八阈,每种阈值又分为:甲、乙、丙、丁四阶。

以及每一个术士所擅长的术法,又和其本人的生肖太岁神有些千丝万缕的联系——金:猴、鸡;木:虎、兔;水:鼠、猪;火:蛇、马;土:牛、龙、羊、狗....

可随着阅读术士书籍的进度加深,白易越发感觉脊背发寒。

这些安静躺在书中的文字,仿佛是——活的!

‘他们’察觉出白易的身份不是术士,而是武夫!

直到今日,每次阅读的白易,只要脑子里有一丝丝质疑念头,就会出现一股无根之火,突然出现在他的身上,立刻爆燃,让他猝不及防;只要他按照书中文字的描绘,试着掐诀念咒,凭空而现的雷霆,就会轰击他的双手,令他感受成千上万只蚂蚁啃骨喝髓的痛苦。

天空忽来的一片云,暂时遮住了孤月,让群星更加璀璨夺目。

没了赏景兴致的白易,甩了甩衣袖,脚尖轻点船头,飞落船廊,借着重新出现的孤月铺就在船廊上的一条灰银色光带,双手交叉,两个大拇指交错转动,往三楼老婆婆给自己安排的客房走去。

橘黄色的油灯光亮映满了白易的整间客房。

秦家两姊妹对坐在桌前,望着桌子上摆放的一瓶铜制长颈酒壶以及三只双耳宽口单足酒杯,怔怔出神。

白易推开虚掩的房门,蹑手蹑脚地来到秦妙龄的身后,双手突然按在她柔弱的肩膀上,故意压着嗓音道。

“深更半夜的,来我房间做什么?”

啊————

秦妙龄噗通一声,吓坐在地上,藏在袖子里的白瓷瓶,却在此刻滚到了白易的脚下。

“这是什么东……”

“野猪……冲击…………!”

白易低头看去,‘西’字还没从嘴里吐出,耳边传来秦妙龄急到喊破嗓子的叫声,瞬间眼前一黑,整个胸膛火速传遍被奔驰马车撞上的疼痛。

带着一分疼痛、两分怒火、七分震惊的白易,翻着优雅的跟头,从三楼客房里飞了出去,用帅气的脸,狠狠亲吻了一下百足船光滑而又坚硬的甲板……

稍晚时候,变得脸红脖子粗的白易,继续喝着身穿薄纱琉璃裙,内衬松敞红肚兜的秦妙音给斟的酒,享受着同样打扮的秦妙龄的捏肩揉头的按摩手法,两眼直视前方,嘴唇微颤道。

“欺人太甚!三更半夜,来我房间就算了……还……还用术法打我……太过分了……”

“白公子……不……白大爷,您还想怎么样?”

秦妙龄本就是个外向泼辣,还喜欢当大家闺秀的主,先是师傅屡屡施压,再加上面前这个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自己的男人,现在露出自己最反感的无赖相……

秦妙龄很想打人!

往冒烟了打的那种!

可当秦妙龄的视线与开始有所动作的秦妙音撞在一起,心里所有的不忿,也在霎那间消散。

因为她的姐姐,是天底下最守规矩的姐姐!!

白易捂嘴打了个酒嗝,望着仿佛也喝了酒一般抿了抿嘴故意拉扯自己袖子并一点一点往他身边靠来的秦妙音,右手将酒盏倒扣在桌上,左手轻拍扶在自己肩头的秦妙龄的小手。

“妙音……我不想喝酒了……整点吃的呗?”

“这……”,秦妙音不知该如何作答,望向了自己的妹妹。

秦妙龄哪里受过这种委屈,再也压不住心里腾腾直蹿的火苗道。

“又喝又吃,你没完没了了是不是!深更半夜,两个妙龄女子与你独处一室,这还不明显……你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是不是个男人!”

“正因为我是个男人,才不会和两个笨蛋计较!”

“下药?亏你们想得出来!”

白易一拍桌子起身,抖动两下肩膀,双臂环胸,将聚在体内的酒气和药劲,一同顺着头顶以气雾的方式向四周排出。

白易脸色很快恢复如常,双目如炬,上下打量着楞在原地的两姊妹,过完了眼瘾,转身背对二人道。

“只有四种东西可以动摇一个人——权利、金钱、家庭、个人……我敬佩你们为了拉拢我能够作出这样的‘牺牲’,不过我对颠覆一个国家现有政权,没有兴趣!”

“那白公子当初就应该直接拒绝师父的……可……为什么还要同行....难不成觉得我们姊妹好欺负吗?”

秦妙音坐回凳子,憋在心里的话说出口后,反而更加难受。

秦妙龄见自己姐姐又开始愁眉苦眼,一把拉住说完话就如木头桩子的白易的袖子,将其转过来,踮起脚尖用右手食指戳着他的左脸,带着些许怒意道。

“那你到底想做什么?明日我们可就到分金谷了,你若真不能与我们一起共事,可就要用两条腿,闯荡天涯了!”

白易伸出左手将秦妙龄的手,从脸上拿开,心如惊雷而面如平湖道。

“我想去王都,以船上的官二代为筹码,干掉咱们的相国大人!”

秦妙龄张了张小嘴,后退几步,坐在凳子上,陷入了沉思。

她不是被白易的话语,惊得说不出话来,而是在绞尽脑汁地思考一件事——如何用一句话十分含蓄且礼貌地让面前男人,知道他自己是个‘棒槌’。

秦妙音倒是觉得白易不知者无畏,随即挪了挪凳子,趴在桌子上,左手食指轻敲桌面道。

“且不提公子能否通过三关六卡进入王都,相国麾下拥有成百上千名官家术士......他们可都是各宗门保送的佼佼者!”

“更别提相国麾下的第一谋士——上官汶,此人虽说只是乙盅术士,可他笔力已达‘登峰造极’!一句只是用来生火的灵篆(赤文),在他来书写后,可融掉半个山头!”

白易眉头一皱,“……半个山头,书上说符箓能释放出的力量,和驱符者的灵力,以及符纸材质有关,灵篆(赤文)是定死的啊!”

秦妙音望着白易,拿双臂作枕头,打着哈欠又道。

“可上官汶的确能够做到常人所不能及,……所以您说的想去会会相国这个大魔头……根本不可能!”

一直低头思索的秦妙龄突然抬起脑袋,她一拍桌子道。

“姐姐说的不对!我觉得白公子可以做到!”

听到有人支持自己想法的白易,赶紧拖着凳子,坐在秦妙龄身边,有些期待。

“人家常说人小鬼大.....赶紧说来听听?”

秦妙龄却嫌弃地拉起凳子,跑到姐姐身边坐好,伸出两根粉嫩且纤细的右手手指,清了清嗓子道。

“两个字!…………做…………梦……!”

“……”,白易脸黑的比翻书还快,左眼皮还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一下,两个少女倒是笑的前仰后翻。

刚想要求别闹,问点正经事的白易,右耳微动,猛然转身,抬起右手凭空一握,一支与成人食指般粗细,通体乌黑,箭尾系着一段帛书的箭矢,停在了距离白易鼻梁仅有一指的地方。

“冷箭?”,白易诧异一声,紧接着奔到船廊,放眼望向船外,月色之下,是一望无际的平川,根本找不到放箭者的蛛丝马迹。

秦妙龄先从房间里跑了出来,当看清楚白易手中到底是何物后,惊呼一声。

“快松开,这是我们自己人的求救箭,箭身刻有防窥符箓!”

白易闻言赶紧松手,这支古怪箭矢落地即燃,秦妙龄撩起裙摆,用脚快速踩息火焰,蹲下身子,忍着箭身上的烫手温度,解下还在冒着青烟的帛书,折返回屋。

当秦妙音掐诀驱散帛书上的防窥符文,缩成一团的帛书,自行平摊在桌面上。

三人站在桌前,一同望向帛书,两人脸有错愕,一人咧嘴傻笑,识趣远离。

只见那帛书中间被烧出了一个大窟窿,以至于前言和后语加起来,只有七个文字——“平西川敌袭救我”

>>>点此阅读《山河弈域》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