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修仙不如开网店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白昼甜梦

角色:

简介:假如穿越到修真界
路径一-努力修炼成为一代强者?否,杂灵根小废物,丹田有损,卡在筑基。
路径二-刻苦炼器做一代宗师 ?否,修为上不去炼个锤子。
路径三-健身美容做第一美人?否,原产地美女各个又美又强。
路径四-开网店做第一富婆?可。
那就冰箱风扇服装饰品,通通拿来吧你。

修仙不如开网店

《修仙不如开网店》第7章 就算你曾经是个天才免费阅读

衔月宗众人这厢吃的欢快,却不知饭菜的香气早就夺门而出,隔壁几个休息处的小修士都馋哭了。

饭毕,顾羡雪又捏出‘春雨连绵’,开始洗碗,一旁的木冉也施出一道清净诀来帮忙。

顾羡雪以‘东西要用水洗才干净’为由,劝退了帮忙的木冉。

虽说灵根以单系纯灵根,和多系杂灵根为区分,可见修士的修行天赋,以及可修行的法术。

但只要有灵力,不分属性,却都可以修习清净诀这般常用法诀。

五行俱全的杂灵根修士顾羡雪,曾经妄图打破世人看不起杂灵根的刻板印象,拒绝修习通用法诀,沉迷于使用她自己的自创法术。

身体力行,坚持多年。

终于证实。

杂灵根确实修行缓慢,真的缓慢……

-

外间响起了短促的三声鼓声,示意决赛即将开始,提醒选手就位。

衔月宗众人都要去看这场决赛,林邈率先御剑去往中心区。

凤溪召出凤鸣剑,莫语莫问两位师叔也已经在各自灵剑上站定,莫问师叔问道:“迟耀师侄,可要我二人带你们过去?”

迟耀直接拉着陆万里丢上了莫问的剑,随后自己笑嘻嘻地站上了莫语的剑。几人纷纷离去。

只剩下木冉和顾羡雪还站在原地。

顾羡雪呆滞地侧头,看向木冉,“师妹,我记得你的御剑术,几个月前就可以载人飞行了吧?”

木冉:“是啊”。

顾羡雪恼怒道,“那上午你还跟我一起跑来跑去?你为什么不召剑带我飞?”

木冉抬眼望天:“你没问。”

-

武试决赛的规则,非常简单,同样是积分制。进入决赛的五人,各与对方比试一场。胜者积一分,败者不得分。

最后按照积分排序,则是武试的名次。

决赛的场地有两张擂台,周围摆好了桌椅,供各派观赛。观礼席上的仙门百家,则是依旧是通过擂台边上的扩影石,将比赛放大数倍,投影于空中转播。

鼓声响起,示意决赛开始。

观礼席中仙门百家通过投影看去,进入决赛的五人都立于擂台边,同时,赤霄宗长老,洪钟般声音隔空传来。

“本届大比武试决赛即将开始,进入决赛的修士,分别是,赤霄宗贺鸿——”

贺鸿相貌平平,却身材魁梧。抱了抱拳,便算是与各位修士问好。

“剑王阁段轻尘——”

段轻尘手里握着溟烟剑,衣着如雪,发黑如墨,长身玉立,一双凤眼溢出无波无澜的淡然,宛若夜空皎月,姿容冷艳。

她微微颔首,观礼席便爆发出一阵欢呼。

“澜海宗吴铭——”

吴铭一身黑色劲装,眉目间是掩不去的凌厉。

“衔月宗林邈——”

林邈依旧是那副模样,白衣执剑,清冷孤傲。

虽然一言未发,观礼区也有不少女修纷纷献上土拨鼠表情包。

“缈音谷秦筝——”

秦筝一身鹅黄纱裙,广袖上缀着月白色花纹。乌发如漆,肌肤如玉,美目流盼,容貌生的清雅灵秀,但周身气质却宛如空谷幽兰。

只见得她微微牵起嘴角,观礼席又是一阵惊呼。

“接下来,决赛开始。”

毕竟五个人都要互相打一场,决赛便不设定出场顺序,准备好的人就可以先上擂台。

只见得赤霄宗的贺鸿,毫不犹豫登上了左边的擂台。与此同时,林邈也登上了右边的擂台。等着人应战。

另一边,顾羡雪一把抓过木冉手中的灵葵籽,抿着嘴,一脸凝重地道“师妹,我道心不稳了。”

木冉一脸疑惑,“谁偷你灵石了?”

顾羡雪闷闷不乐,以往在璇玑玉牌上见过段轻尘的样貌,但今天却是第一次见到秦筝。

她道:“我一直以为我可以问鼎美人谱榜一的。”连摘星阁月报也那么说来着。

木冉无语:“师姐,摘星阁制榜,不光看脸,也看实力。”

木冉扯扯迟耀的衣袖,示意他摆个屏蔽阵盘,才又说道,“就算你曾经是个天才,不过十二岁就筑了基。可如今呢,你十八了,还是筑基初期。”

木冉翻了个白眼,“要是摘星阁知道你这修为,说不准十大美人谱都没你了。还肖想什么第一美人。”

顾羡雪瘪了瘪嘴,想她自穿越重生以来,立志重活一世定要实现上辈子未曾完成的理想——做一支家财万贯的女花瓶。

为了这个目标,可是从够得着锅铲就开始给自己食补,为自己以后的身材发育补足营养。

但随着身体一年年长大,她发觉出了一点点变故——她的脸和上辈子长得毫不相同,上辈子她肤色白皙,五官端庄,容貌秀丽,一张脸是清纯动人。

但不一样就不一样吧,偏偏却没按照她的审美长。小时候还黑瘦的身体,从十二岁筑基便似抽了条的柳枝般长起来,肤色一天比一天白,挑上去的眼尾也不曾落下来。她不得不戴上面纱,遮住她长得越来越妖艳的脸。

如今看到容貌与气质都长在自己审美上的秦筝,更加难过了。

顾羡雪叹了口气,对木冉说:“唉,你不懂。”

这时候,两边擂台上的比试也已经开始了。

贺鸿对上的是段轻尘,而林邈对上的正是秦筝。

顾羡雪眼也不眨的看向秦筝与林邈的擂台。

双方赛前行礼后,秦筝便跪坐于台上,膝上放着一把古琴,琴身卧凤。以顾羡雪多年埋首于衔月宗典籍塔的眼色,不肖一瞬,便认出了那是神兵谱上记载的上品仙器——羲和琴。

只见秦筝玉手轻挑银弦,琴身发出一声嗡鸣,刹那间她身边墨绿色光晕流转,昭显出心动期巅峰修为。

旋即,她玉手拨弹,高台之上飘下琴瑟之音,如珠玉落盘,美妙至极。但台上,一道道音刃随琴音荡出,音刃环叠,迫得林邈手中剑舞出了残影,才堪堪抵挡。

随后,林邈身形微动,手中灵剑氤出墨色般浓郁的绿光,终于是使出了一记剑招。

木冉尖叫,“是剥星光!要引星辰淬体的星元剑诀!师兄竟然真的修成了!”

星元剑诀是衔月宗传承几百年的天级剑诀,因修炼者需以自身修为沟通星光,引得星辰之力淬体。百年来无人可实现,所以虽有传承却无人练得。

星元剑诀虽是天级剑诀,却没有多端变化。剑诀只分三式:剥星光、夺月华、褫日晖。

而如今林邈使出的,便是剥星光。

剥星光,主剥夺对手灵力。随着这一剑挑出,秦筝便感觉周身灵力一滞,随后再使用灵力时,丹田内灵气却加倍泄出。

缈音谷一代天骄也不是浪得虚名,秦筝当即双手离开琴弦,玉指于空中变幻,娇喝一声“涟漪回梦”。

这涟漪回梦,也是缈音谷的功法绝技,只有纯水灵根可以修习。使用后,不需要自身吐纳,丹田便可自行吸纳灵气,将缺失的灵气补满。

丹田充盈,秦筝松了一口气,顽皮一笑道,“道友这般清俊,剑诀却好生霸道,那便听我一曲‘十面埋伏’吧”。

玉指重新落于琴弦,一改轻拢慢捻,琴弦连振。台下众人仿佛眼前凭空出现金戈铁马,黄沙漫天。

这次,音刃变作环刀,攻的急而凶。林邈不见慌乱,脚下步伐变幻,运出幻生九魂步,眨眼间,环刀包裹中的林邈,凭空消失。环刀失去目标,于空中消散。

林邈再现出身影时,已立于秦筝身后,剑已横于她脖颈,再近一寸,便可抵住秦筝肌肤。

秦筝朝着林邈眨眨眼,道“道友果然天赋异禀。”

就在这时,未见秦筝再弹琴,一道音刃却凭空出现于林邈背心处,眼看便要刺进去。林邈却仿佛背后生了双眼,未曾执剑的左手,凭空出现一柄软剑,极快速地挽了个剑花,击碎那道音刃。

右手剑这次没再客气,抵住了秦筝白皙的脖颈。

秦筝似乎怕被林邈划破皮肤,小心地开口:“我认输啦。”

林邈这才收了剑,道“承让”。

比武时灵动的秦筝消失不见,此时的秦筝又似兰花般清贵,微微低头道:“道友是第一个防住我‘余音袅袅’的人,着实厉害,我未曾让半分。”

语罢,下台调息吐纳,准备下一场对垒。

木冉灵葵籽都丢在一旁,只顾回味林邈刚刚那一手双手剑。

顾羡雪却在旁边一副生不如死的表情:我麻了。音修不止好看,技能名字都好听。

林邈与秦筝对局,不过两首曲子的时间,贺鸿那边却是已取得两场胜利。

贺鸿看向林邈,眼神中两分认可,八分不满。

正如清疆域无人不知段轻尘是十大美人谱第一,亦是无人不知青云榜首贺鸿心慕秦筝。

想来,贺鸿认可了林邈可与他一战的实力,却不满林邈得了秦筝的青眼。

可惜,贺鸿媚眼抛给瞎子看,林邈压根没有看向隔壁擂台一眼,只是等着自己的下一位对手。

台下的吴铭走上了林邈的擂台。

互相问好后,双方出剑。

吴铭似乎还沉浸在刚才与贺鸿的对决中,略显出一点心不在焉。他虑意既生,剑招更略有窒碍。

林邈第一次有了表情,他皱了皱眉。毫不犹豫使出剥星光,吴铭还未反应过来,林邈又承接了一式夺月华。

剥星光可剥夺对手灵力,夺月华却是可褫夺对手所在,方圆两米之内的灵力。

两式出手,林邈又是不使用剑诀的一剑平刺。

吴铭先是灵力迅速流失,又是无法吸纳灵气,只能如寻常人一般,举剑试图招架林邈。

林邈剑尖点在吴铭剑身,也收了灵气与他过招。

两人你来我往数十招后,吴铭终是落了下风,失魂落魄下了擂台。

木冉嗑着灵葵籽点评:“竟然与师兄对阵的时候走神……啧啧……”

>>>点此阅读《修仙不如开网店》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