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这个人明明强的一匹却非要装嫩

小说:游戏动漫

作者:乌托邦

角色:

简介:【秦时背景+无敌+剑神 历史党慎入】在古墓修炼两百年,最强巨子墨千风重出江湖,他决定以普通年轻人的身份,和大家相处。没想到随便一指,就打死了绝顶高手,灭了帝国五百铁甲军,引无数崇拜者竞折腰。“千风先生是孤品高手吧。”“千风先生好年轻啊!”“这你就不懂了,他老人家驻颜有术,保养的好。”墨千风严肃辟谣:“出手的是我师祖,我内力不足四层。”阴阳家月神笑而不语,能让她扶墙而出的人,怎么可能是老头子。

书评专区

这个人明明强的一匹却非要装嫩

《这个人明明强的一匹却非要装嫩》第7章 见死不救免费阅读

盖聂不愧是百年罕见的武学奇才,在只有六阳融雪功秘籍而无人指点的情况下,短短一个月,他已经初步掌握了这门奇功。

当然,如果他知道这六阳融雪功,是旁边的墨千风所创造,就会更加吃惊。

“这门六阳融雪功看上去吸人内力,邪恶且自私,但我越脸越觉得,它是一整套武功的一部分,而这套武功正大光明、博大精深,开创者真的是千年一遇的天才人物。”盖聂对六阳融雪功,给与了最高的评价。

学武和开创武功,一字之差,相距千里。

墨千风:“不愧是盖先生,猜的很对,这套武功确实有一整套。”

盖聂不禁心驰神往说:“如果能见一见这位前辈,当真大幸!”

而盖聂已经开始教给天明基本的内功修炼法门,从鬼谷的吐纳术开始,直到六阳融雪功的入门之法。

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天明一练就会!

“你天赋不赖呀,比我差点。”墨千风调侃天明。

天明发出“切”的一声:“别胡说了,说的好像你很厉害的样子似的。”

“我真的强的一匹,只是喜欢装嫩罢了。”墨千风诚恳说。

天明嗤之以鼻,当然并不是嘲讽,而是打死不信的坚持:“你要真那么厉害,我拜你为师!”

“一言为定!”

一个月后。

三人来到了汉中地界,再往南五百里,便是墨家机关城所在了。

天明的病情日益好转,盖聂自是欢欣鼓舞,他开始教天明一些基本的剑术,不过天明却总是以肚子饿为借口,反而不如修炼内功那样认真,所以,进步速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不过,他的内力,却可以说一日千里。

“天明的内力增长,似乎超出了正常的速度。”盖聂为天明把脉,欣喜而不解的说。

他哪里知道,被墨千风度入天明体内的地泽内力,已经开始被六阳融雪功所转化。

而且,这股内力会慢慢被天明的六阳融雪功所化,最终成为天明自己的内力,一点副作用也不会有。

感谢胜七叔叔吧。

但这事儿不能多说,总不能说是墨千风将胜七的内力,直接度给天明的吧。

“是吗?可能天明是天生的练武奇才吧,又或者和封眠咒印有关?”墨千风打着秋风说。

盖聂听到封眠咒印几个字,内心深处的忧虑又升起来,是啊,天明内力进步就算再快,也不可能到达十层内力,至少,短期内不行。

墨千风却不多言,天明的路,他已经铺好。

而盖聂忽然道:“千风兄,你的内力,似乎也要突破了。”

墨千风嘿嘿一笑:“应该快了,毕竟我也属于那种天才人物。”

盖聂也是一笑,这个墨千风什么都好,就是太喜欢说不着边际的话。

这天,三人来到了汉江,看着滚滚江水,墨千风不觉感叹:“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天明好奇的摸摸头,不明白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算是完全的白丁,而且对于读书,简直头大。

盖聂却是文武全才,他不无好奇说:“《论语·子罕篇》这句话,潇湘门也奉为圭臬吗?”

墨千风嘿嘿一笑说:“奉为圭臬谈不上,不过诸子百家、诗经离骚,各有千秋,何必非儒即墨?”

如果让墨家其他人听到,第二代巨子这样评价诸子百家,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墨千风的思想,超越了门派偏见,见识高绝。

其实,墨千风的意思是想让盖聂不要太过执着,只是,不想直接说,聪明人,有聪明人的谈话方式。

“倒要请教。”盖聂听出了墨千风话里的弦外之音。

墨千风想也不想,就说:“儒家谈‘仁’,乱世里无用,可太平盛世,必然大放异彩;墨家兼爱非攻,难以得到统治者认可,不过这是江湖事宜的基础;法家以法、术、势为本,严苛却不失规矩,也会流传,但秦帝国严刑峻法,必然会激起反抗;道家无为而治,适用休养生息。最终,这些流派,终会你在有我、我中有你。”

盖聂点点头,墨千风所说,合情合理,而且目光深远,令人佩服。

他的见识,似乎超越了时代!

而此刻,墨千风心中一动,北方十里,有个些熟悉的气息,在缓缓靠近。

哦,又是阴阳家的。

盖聂还不知道阴阳家人的靠近,他陷入了思考。

天明却嚷起来了:“什么如家、发夹,太乱了,我天明大侠,只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会烤山鸡,才能填饱肚子、匡扶正义!”

墨千风和盖聂闻言,不觉莞尔,墨千风认真点点头,蹲下来,对着天明的肚子说:“想必,一定是天明大侠的五脏庙,需要祭拜了。”

咕咕咕。

天明摸着适时发声的肚子,嘿嘿笑得眼睛成了两弯月牙,一指附近的大山说:“你说的对,我就去找山鸡,咱们一起祭拜。”

于是,三个人便登上了旁边的山,去寻找天明口中的“天下第一美味”。

墨千风当然不是为了烤山鸡,他发现,阴阳家的人,距离越来越近了。还不止一个。

半个时辰后,当天明将扒毛、掏出内脏的烤山鸡,一共两只,用墨千风的青铜剑串起来,放在火上烤时,墨千风有些无语。

“你别愁眉苦脸的了,不就是一把剑吗?我总不能用大叔的渊虹吧,那可比你的珍贵多了。”天明“安慰”墨千风说。

盖聂却略带严肃说:“天明,剑是剑客的生命,木剑、铜剑还是锋锐的宝剑,并无区别。”

天明吐吐舌头,不以为然。墨千风闻着空气里散发的鸡肉香,笑道:“盖先生说的对,不过看在烤山鸡的份上,这次就当物尽其用了。”

天明嗯嗯点头,非常赞同。

而此时,墨千风朝上游看去,而当他转头时,正好碰上了盖聂的目光。

两个人同时点点头,有人来了。

就见丛林晃动,一个满脸菜色的年轻农人,从树林后面倒了出来。

是的,他见面就倒,一副“我不行了”的样子。

他脸颊深陷,双目散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个人的意思很明显——快救救我!

天明正在试着去吃烤山鸡的翅膀,烫了嘴,一愣,转头,喊道:“大叔,老墨,快看。”

“老墨”就是天明对墨千风的称呼。

“老墨”果然看去,露出吃惊的表情说:“哎吆,这个人快要饿死了吧。”

盖聂满脸严肃,却并不动弹。

天明毕竟是侠义心肠,喊道:“那怎么办,不行,不行,不行……”

他眼巴巴看着自己的烤山鸡,那意思很明显,不行就分给这个农民兄弟一口烤山鸡。

那人内心估计在想,对对,快过来啊。

不料,墨千风却摇摇头说:“她快不行了,不用管了。死就死吧,人固有一死,人生自古谁无死呢?早死晚死都得死。”

地下那人:“……”

天明一愣,有些好奇的看着盖聂,这不是见死不救吗?之前大叔不是说,侠就是帮助弱小吗?

“真的不管了?”天明不可思议的看着盖聂,毕竟,大叔才是他最信服的人。

不料,大叔却说:“就听千风兄的吧。”

盖聂其实在想,墨千风是怎么看出来的,没有八层以上的内力,很难识破的。

易容术。

天明转向笑嘻嘻的墨千风,后者不知道什么时候,抽出了把小刀,开始去割山鸡最好吃的鸡腿。

天明大急,一把拉住青铜剑剑柄,将烤山鸡拽回来,可正当他高兴时,墨千风忽然手腕一抖,将两只鸡的四个鸡腿,全割下来了!

这……

天明看着“残缺不全”的烤山鸡,一时间竟然愣住了。

墨千风已经递给盖聂一个鸡腿,自己咬着第二个,坐下来,嘿嘿嘿,边笑边吃。

“我的!”

天明喊道,他准备去枪,可墨千风头也不回,手腕拧着刀花,将四条鸡翅膀,也给砍了下来。

天明于是和墨千风打打闹闹,完全忘记了旁边还有个“垂死挣扎”的人。

真的忘了。

那人在冰冷的地面,腹诽不已。

“这™什么侠义之士,不按套路出牌啊!”

当然,忘得只是天明,墨千风和盖聂,一直在关注这个人动向。

她外貌可以伪装,声音可以伪装,可内功却无法伪装,尤其是在有着十层内力的鬼谷盖聂面前。

而墨千风就不说了,因为他——正在吃烤山鸡。

吃的还很开心,尤其是看着天明气鼓鼓而吃不到的时候,食物,果然是抢着吃,才有意思。

“墨千风,给我!”天明气炸了。

这里气氛喧闹,可地上的那位,却腹诽不已。

你们是大侠啊,就真的不管了?

地上™好凉啊。

墨千风暗笑不已,你接着装,今天就让你死在我的饥渴难耐的小刀之下。

>>>点此阅读《这个人明明强的一匹却非要装嫩》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