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穿到荒年后,我成了极品恶婆婆

小说:种田

作者:朝云紫

角色:

简介:【种田+爽文+系统+萌宝+荒灾】程弯弯睡醒一睁眼,成了古代大河村33岁的农妇。
四个儿子跪在床前喊娘,儿媳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孙子。
母胎单身33年的她,一跃成为了奶奶婆婆级别的人物。
调教四个儿子已经够难了,没想到天降灾祸,蝗灾、旱灾、雪灾…
唯一庆幸的是,她有一个交易商城。
叮!天然野菜10个铜板!
叮!野生肥鱼200个铜板!
程弯弯有两个目标:第一,带着一家人安度荒年,第二,在古代重新活出精彩!

穿到荒年后,我成了极品恶婆婆

《穿到荒年后,我成了极品恶婆婆》第7章 尝尝鸡蛋是什么味道免费阅读

“娘,我回来了!”

赵大山的声音就像是救星,程弯弯连忙将他叫到了后院。

她将死透了的兔子塞进大儿子怀里:“老四抓到一只兔子,你先把皮剥了。”

赵大山去捡了几根枯草回来,然后搓成绳子,将兔子脖子吊起来,紧接着从兔嘴开始往下剥皮……

这血腥的场面程弯弯不忍再看,她转头去准备其它食物。

一家六口人,光吃一只兔子肯定不行,兔肉炖土豆味道一绝,但这个时代好像还没有土豆,菜园里具体有哪些菜程弯弯也搞不清楚。

“四蛋!”

她喊了一声。

哭的一抽一抽的赵四蛋走过来,满脸都是泪痕,小手一抹,一张脸脏兮兮的。

程弯弯舀了一点清水给他洗脸,无奈的道:“张大刚那伙人不会再来抢兔子了,你哭什么?”

赵四蛋吸了吸鼻子,将眼泪憋回去,抽噎着道:“我不哭了……”

反正兔子已经死掉了,怎么哭都不会再有兔子了。

“这是五文钱,你去老屋那边换点菜。”程弯弯从腰包里摸出铜板放在他手上,“最好带一根萝卜回来,兔肉炖萝卜可香了,想吃吗?”

赵四蛋想象了一下,口水滋溜就流出来了,他赶紧咽回去。

兔子是他的好伙伴,他坚决抵制兔肉。

他揣着五文钱往老宅那边走。

赵家老宅在村子正中心,赵家三个儿子,房子建的挺大,一共五间房,方方正正的屹立在大槐树下,屋前屋后还有菜地,在这干旱的季节,也就赵家人口多,可以安排好几个人去排队挑水,才能保住菜地没干死。

赵四蛋推开院门就走进去,大喊一声:“阿奶!”

这大白天的,也不是饭点,赵家老宅这边只有赵老太太和赵老三媳妇在家里。

赵老太太正在晒野菜干,年成不好,趁山上野菜多,她必须得提前多晒一点存起来,免得到时候家里十几口人喝西北风。

“四蛋,你咋来了?”

赵四蛋开口道:“娘让我来带一根萝卜回去。”

一听这话,赵三媳妇的脸就垮了下来,大嫂当初带着二十两银子和十几亩田单分出去过日子,说好了与老赵家再无干系,还立了字据,现在竟然堂而皇之让小儿子来老宅伸手要吃的,这天底下怎么会有脸皮子这么厚的人!

赵老太太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你娘就是个懒货,开春的时候大家都种萝卜,就她不种,天天翘着个腿到处说闲话,现在好了,谁家多多少少都有些存粮,就你们家还要挖小鹅菜吃,山上又不是没有蕨菜,她偏要搞这一出让人看笑话!”

赵老太太骂骂咧咧去地里扯出一根萝卜。

水分不足,萝卜个头很小,老太太又拔出来两根,塞到了赵四蛋的手里。

赵三媳妇的心在滴血,大嫂都那样过分了,婆婆竟然还偏心大嫂那一家人,不就是大嫂能生儿子吗?

想到这里,赵三媳妇嘴角苦涩,她只生了两个闺女,是老赵家的罪人,在整个大河村也抬不起头来,无论婆婆有多偏心,她都不能吭声,谁让她不如大嫂会生儿子……

赵四蛋将带着泥土的萝卜抱在怀里,在袖子里摸了摸,终于摸出五个铜板:“谢谢阿奶。”

赵老太太愣了一下:“哪来的铜板?”

赵四蛋嗓音清澈:“娘说要用铜板换萝卜。”

赵老太太总觉得是自己耳朵听错了,老大媳妇那个小娼妇没脸没皮,去年蝗灾的时候,在老宅门口哭闹撒泼,硬是从地窖里拖走了二十斤粟米和荞麦粉,反正是一个铜板都没给。

就是怕这个小娼妇又来老宅闹事,所以昨天夜里她才偷摸摸送了三斤粟米过去。

“阿奶,我先走了。”

赵四蛋往外走,却被叫住。

赵老太太就不是个爱占便宜的人,一文钱起码能买三斤萝卜,她才给了三根也不够,而且,她总觉得老大媳妇在憋什么坏招。

她将四枚铜钱退回去,赵四蛋死都不肯要:“娘知道我没给钱,会打死我的。”

赵老太太知道老大媳妇经常打孩子,她转身去院子里摘了一把长豆角,又在鸡窝里摸了一个蛋塞过去:“行了,赶紧走吧,看着碍眼!”

赵四蛋看到鸡蛋,眼珠子都瞪圆了。

以前家里的鸡蛋都进了娘的肚子里,他会趁娘不注意,将地上的蛋壳捡起来舔一下,蛋壳上有香香的味道,他会一直舔一直舔……现在娘变好了,不知道这个鸡蛋会不会让他吃一小口……

赵四蛋抱着一大堆东西回去。

程弯弯看到他手上一大堆东西,赶紧接过来:“你奶给的?”

“阿奶说不能让娘吃亏。”赵四蛋笑嘻嘻的,从衣兜摸出圆圆的鸡蛋,“娘,鸡蛋!”

这个时代的鸡蛋可是好东西,村里人舍不得吃,存下来等到赶集的时候换点油盐回来。

程弯弯搜寻了一下原身的记忆,顿时有些黑脸。

半个月前家里还有鸡的时候,每天一个鸡蛋都进了原身的肚子,家里有孕妇有孩子,她不明白原身怎么就能心安理得的把鸡蛋吃下去……

“娘……”赵四蛋斗胆开口,“我能不能吃一小口鸡蛋,就小小的一口……”

他真不是贪吃,他就想尝尝鸡蛋是什么味道。

“当然能。”程弯弯点头,“你出去玩吧,等会做好了叫你。”

吴慧娘忙着切兔子,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只兔子变大了,在山上的时候小小一只,这会儿剥皮后都感觉至少还有五六斤,她切好兔肉放在灶台上,小心翼翼问道:“娘,这兔肉要怎么做?”

程弯弯的厨艺仅限于蛋炒饭,不会做并不代表不会吃,而且她的理论知识相当丰富。

但这个家里没有调料,连油盐都没有。

兔子很肥,能榨油出来,盐只能在商城里买一包,然后悄悄倒一点点在以前放盐的罐子里,紧接着,她又迅速在商城里买了一些桂皮八角香叶,随手放在灶台上。

程弯弯站在边上指挥:“先榨油,然后把这些叶子什么的放进去炒香……这是我刚刚在山上捡的,闻起来很香,做菜应该也很好吃,别问那么多,按照我说的做。”

吴慧娘哪敢多问。

不一会儿,灶房里就传出肉香味……

>>>点此阅读《穿到荒年后,我成了极品恶婆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