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武库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迷失的皮卡

角色:任甫 徐玉虎

简介:有些人从一出生就准备着握起那把剑,也许只是一次,便已足矣。有的人便只为等待一人,即便是功名利禄也可抛之不顾。爱情、亲情、友情,在时代的洪流中交织,那么耀眼,也那么微不足道。

书评专区

武库

《武库》第7章 挑战免费阅读

傍晚时分,一份份选拔排名从江南世家传出,分送到谢、陆、叶、顾、柳五大家族。叶家府邸内,叶家大公子叶舒影正坐在正厅等待着选拔排名,厅内坐满了人,都是第二轮搜集情报的人。叶舒影接过写满各组选拔排名的纸看了看,立即吩咐人誊抄二十份。没过多久,誊抄好的排名就已经分发到大厅中众人手中。

众人认真看着排名,叶舒影开口说道:“今年选拔的排名大家手上都有一份,我们叶家目前占据的了十四个席位,在每组排名前三的有四人,排名中间有五人,排名在后三位的也是五名。明天还有最终挑战一轮,如何保护好现在已有的席位,再多争取一到两个席位,大家根据观看各组比试的情况说说。”

“最主要的还是要保护好当前的席位,按照往年惯例,排名在各组前三可以说是囊中之物,排名中间三位的也大可放心,就是排名后三位的,最容易被人挑战,要保住这些席位,就必须安排家族的落选者提前报名挑战,占住挑战者的名额,不给其他人挑战的机会。”一人率先说道。

“还是和往年一样,我们现在排名在各组后三位的有五个人,那就让这次选拔结果靠末的十五人去挑战。剩余落选的十一人就去挑战其他四家排名靠后的席位。”另外一人补充道,其他人也纷纷附和。

“好,既然大家都赞同和往年一样的,那我们来谋划谋划明天挑战的对位。尹大哥,你先说说甲组的情况。”叶舒影见众人意见统一,便说道。

被叫那人开口说道:“甲组我们叶家有进入席位的只有一个,排名第三。整个甲组的实力悬殊不是很大,尤其四到七名之间比试所支撑的招数就在十招以内。第八名是柳家的人,第九名是顾家的人,这两人在比试中的表现都不太好,可以作为重点挑战的候选,尤其是这第九名,比试才撑了三十六招……”

这般场景在谢、陆、顾三家同样上演着,唯有柳氏是个意外。

在各大家族正谈论这接下来的挑战如何安排的时候,任甫存这边得到了一份选派的排名,只是到他手中的只有甲组的排名。“柳子修、马硐、江冰鉴、王景宸、谢奉贤、杨宗晖、何旭兆、赵灵阳、任甫存…”当看到自己名字时他一带而过,可接着往下看了两个名字后觉得有些不对,又从头开始一个一个数,才发现自己排在第九,这意味着自己进入了候选席位。任甫存有些兴奋,又有点失落,心想要是自己再多坚持一会儿就好了。

挑战这一轮终于到来,和前两天一样,任甫存一早来到大门处,门口的人已经站满了人,任甫存本以为今天去的人会少一些,可没想到都来了,而且来的如此早。天空阴沉,不见阳光,人们都默默站着,没有交谈。出发时,淅淅沥沥下起了细雨,人群沉默地走着。眼中消失又出现的规则巷道,如同命运无穷尽的循环,让任甫存有些压抑,这样的天气,仿佛整座岭武城都蒙上一层深邃、神秘甚至是阴翳的气息。

终于到了,今天这段路程似乎比往日更长一些。参加者仍在练武场集中,练武场上的分隔的绳索已经拆除,练武场边上被早已张贴出各组的排名。甲组的排名和昨晚任甫存拿到的一样,只是多了第一、二轮的评分,自己第一轮是甲下,第二轮是乙下。

练武场下设置了一张桌台,早有两人坐在桌台处,桌台前排满了人。任甫存挤了好久才挤过去,一看,原来是登记挑战的地方,又挤了出来。

没多久,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走上练武场,清了清嗓子,说道:“各位参加者敬聆,各位参加者参加者敬聆,今日是今年江南世家选拔的第三轮挑战,规则在第一日已经说过了,我就不再多说。前两轮的结果已经出来了,各位需要提前到登记处做好挑战登记,挑战在半个时辰后开始,如果被挑战者不接受挑战或者不在场的话,将视为自动认输,挑战者自动获得席位。当然,挑战者挑战胜利后,只要再接受两次挑战获胜即可锁定席位。特别提醒各位,挑战只有一次机会,需谨慎选取对手,现在可以在登记处进行登记了。”声音远远传出,每一个参加选拔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说完中年男子便走下练武场。

半个时辰很快过去,第一场挑战者挑战的对象就是任甫存,挑战者是一个叫徐玉虎的男子。挑战这一轮只设了一个场地,主要是为了让挑战双方能够有足够的场地发挥,同时也能让所有参加选拔的人清楚看到比试双方的实力。任甫存没想到第一个被挑战的就是自己,他也没多想,被叫到名字后走上练武场,一个长得好看的少年已经在台上等着他了。他看了看少年,比自己可能略小一点,长相如他的名字一样,面如冠玉。

“任兄抱歉,小弟这次选拔成绩不佳,不得已挑战任兄,还望任兄不要见怪。”徐玉虎抱拳说道。

“徐兄多礼了,请。”两人客套完便拉开架势,开始比试。

徐玉虎一上来就快速抢攻,一招白虹贯日,木刀直劈任甫存而来。任甫存提剑迎击,两人力大,木制刀剑竟从中折断。徐玉虎不顾木刀折断,反手一招“举火撩天”,砍向任甫存。任甫存虽用木剑,但招式中有很多都是棍法所化,木剑折断后不利于招式的发挥,断刀砍至身前,只见他脚步移动,身体往右转开,手上木剑快速刺出,以打穴手法打向徐玉虎左手虎口。

徐玉虎一招不中,断刀极速改变方向,向左横扫而至。任甫存不顾横扫而至的断刀,向前一步,原本打向徐玉虎的左手虎口的一剑,竟变成打向徐玉虎胸口。徐玉虎见势不妙,收刀护胸,同时向后一跃,躲开任甫存这一击。

任甫存得理不饶人,紧追徐玉虎,手中断剑不断出击,攻向徐玉虎。徐玉虎一边后退一边抵挡着任甫存的攻击,失去先机。

任甫存越攻越快,手中断剑招式不停,徐玉虎只觉眼前满是剑影,手中断刀招式已乱,竟有些招架不住。这时任甫存一剑反抽徐玉虎右臂,徐玉虎断刀一旋,反手抵挡这一剑,却不料刀剑相接一刻,断剑竟突然消失,等徐玉虎回过神来,断剑已抵在他胸口。

“徐兄,承认。”任甫存收剑抱拳,对徐玉虎说道。

“任兄客气,是小弟技不如人。”徐玉虎一脸失落说道,然后转身离开了练武场。

这局结束得如此之快,很多人都没有想到,徐玉虎在落选人员里也算很有实力的,很多人都看好他能够挑落任甫存,可结局却出人意料。

当然看好任甫存的也有,廖考官就是其中一个,廖考官叫廖君实,他站在人群中满意地微笑着。“廖兄,果然不出你所料,任甫存在二十招之内胜了徐玉虎。”边上一个和廖君实年纪差不多大的一人说道。

“任甫存是与我比试的,我还能看错。虽然他在我手里只走了三十六招,可他每一招攻击时机拿捏得很准确,应该是有丰富的江湖经验。”廖君实颇为自豪地说道,显然对任甫存的实力非常认可。

“我听说这任甫存是通堉镖局的趟子手,通堉镖局的事你们也清楚,能够活下来应该是有一定实力,看来我们都小看他了。”另一人说道。

胜了这一场的任甫存没有一丝松懈,从徐玉虎的话中,他听出选择挑战他人很多,按照这一轮的规矩,至少自己还要赢两场才能锁定名额。练武场上第二场挑战才开始,他没有怎么关注,而是想着接下来自己应对策略。

第二场挑战很胶着,两人实力差距不大,一百多招才分出胜负,最后挑战者以微弱的优势取胜。

第三挑战开始,任甫存的名字再次被叫出。任甫存知道肯定会被挑战,可没想到会隔得这么近,他无奈一笑,轻轻摇了摇头,再次走上练武场。

挑战者名叫周横,两人客套式地打了个招呼,便开始比试。任甫存一改之前的风格,一上来就是快攻,一招“分花见柳”,手中长剑快速攻向周横。周横还来不及反应,木剑已攻至眼前。毕竟也算是家族中比较杰出的少年,周横看着漫天剑影,心惊却不慌,手中木刀快速防御。一步快、步步快,任甫存抢得先机后,木剑快速紧逼,攻势一招接着一招,不给周横反击机会。

本来周横早已想好计划,任甫存刚结束一场挑战,虽然休息了一段时间,但是体力肯定不会完全恢复,自己开局游走为主,不正面交锋,消耗对方体力,等时间一长,体力上的优势就能体现出来,自己就能取胜,只要自己取胜,陆家的人就会按照预定计划,安排人来挑战自己,保住名额。可他没想到任甫存出剑会这么快,根本来不及实施计划,只得被动防御。没过几招周横的防御就有些顾此失彼,任甫存抓住破绽,一剑击出,打落周横手中木刀,挑战结束。

如果徐玉虎的挑战失败让人意外,这场周横彻底而又快速的败北可谓是惊呆了众人,特别是陆家的人。周横实力并不弱于徐玉虎,而且在看了任甫存和徐玉虎的比试后,对任甫存的招式应该有所了解,不说赢,至少能在任甫存手底下多走几招,可事实是周横一开始就落于下风,而且输得很快,只用了十多招。这倒也不是周横实力太差,或者说任甫存实力太强,只能说周横计划性太强,可开场并没有按照他的计划进行,心中难免有些急,而且他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临场经验不足,总想着要回到自己的节奏,应变不及时,才会输得这样快。但无论是什么原因,看了这场挑战的对任甫存的实力都有了新的认识,他并不像想象中的不济。

接下来的一场挑战就显得有些乏味,本来就是叶家安排好来保护席位的,挑战双方实力悬殊本来就大,而且提前也是安排好的,两人打了四五十招左右,挑战者就主动认输了。

第五场挑战开始,任甫存的名字又一次被叫出。任甫存苦笑了一下,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如果不是规则不允许一个人不能被连续挑战,他觉得自己肯定会被连续挑战三场。挑战本就要提前登记,除非被挑战者输了,后续对他的挑战才会终止,不然就得按照之前的登记进行。

虽然赢了两场,任甫存却丝毫不敢托大,毕竟只要输了一场,前面的所有努力全部白费。

本来能够选到任甫存作为挑战的对手,谢勇觉得自己是幸运,唯一担心任甫存撑不到自己的挑战。可是前面任甫存的两场比试,让他觉得自己错了,他仿佛提前看到了自己的失败,还好家族中及时给他制定了对策,现在面对任甫存,他发现自己的胜算很大。所以一开场他就快速抡起手中长棍,攻向任甫存,不知道为什么,觉着今天招式使得比平时更加顺当,长棍在空中划过的轨迹,似乎比平时还要快上几分。眼看长棍就要击中对手了,他正想着刚才对手跃起出剑时手好像有些抖动,对手的每一个变化都在他眼底流过,是如此之慢。突然他发现不对,如此慢的剑招,对方的剑尖却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一瞬之间,他心底闪现过不少念头,是回棍防守,还是两败俱伤。

只见长棍稳稳击中已经停下身形的任甫存,所有人都以为任甫存就这样败了,有人还替任甫存感到惋惜,却是谢勇后退一步,然后抱拳认输。这时人们才发现,虽然被长棍击中,但任甫存的身体只是晃了晃,并没有倒下,手中的端着的木剑直直地指向谢勇。而站在侧面的人看得最清楚,在谢勇率先出招时,任甫存也随后出招,木剑毫无花招,直取谢勇,就在谢勇长棍快要击中任甫存一瞬,任甫存的木剑不多不少,正好抵住谢勇的咽喉,谢勇本想撤招,可他毕竟年少,招式不能随心所欲,长棍还是砸中任甫存。

这一场是谢勇输了,不曾想竟会如此之快。等到主持选拔的考官上场宣布任甫存三场挑战全部获胜,获得进入江南世家席位时,人们才真正意识到任甫存的胜利如此真实。

任甫存缓缓抬起左臂,与拿着木剑的右手在胸前抱拳,对谢勇说了句:“承让。”然后轻轻转身向考官致谢,这才拖着疲惫身体向场下慢慢走去,只见他左臂僵硬地挂着,显然刚才谢勇的一棍已让他受了不小的伤。

离开练武场,他找了个人少的角落蜷缩着看别人的挑战,有人被挑落,也有人保住了席位,这些似乎与他也没有多大的关系,他只是作为一个看客,像所有的旁观者一样看着热闹。没多久,一个江南世家的弟子找到他,将一块铁牌交到他手上,他看了看,是一块通行牌,那位江南世家的弟子还告知他,务必在明早辰时三刻之前,赶到江南世家的大堂内集中。

>>>点此阅读《武库》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