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摊牌了,我是神仙他娘

小说:种田

作者:夜神鱼

角色:

简介:【无限流经商+萌宝】娇本想着利用系统来赚钱养家,改善娃们的生长环境。
哪想到这赚钱的门道跟养娃也有关联。
眼见要赚到五两银子带着一家老小逃命,却发现系统里的钱取不出来…
“英儿,你又闯啥祸啦?”
“娘,不是我,是弟弟把人家鹦鹉给拐走了。”
“孩儿作为礼物替哥哥送给邻国公主…”
“弟弟,你胡说什么,我明明喜欢的是县长千金。”
某娇扶额:“我滴娃呀,你们可是神仙呀,神仙要有神仙的样子……”

摊牌了,我是神仙他娘

《摊牌了,我是神仙他娘》第007章 正儿和睿儿想的一样免费阅读

二十来斤的盐水花生一上架,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售罄。

牛娇娇以一斤三十六文售卖。

总共售出792文钱。

为了防止日后的利益纷争,牛娇娇对李寡妇报的价格是一斤三十文。

“天呐,一斤三十文!这比平时多了整整六倍!”三十文的价格对于处在这个地方生活的李寡妇来说是天价,欣喜道:“那么不用百来斤就能凑足二两银子了!”

“嗯。”牛娇娇突然觉得这钱赚的快到有些不真实。

李寡妇:“可惜我这里没有什么农作物可以售卖了。”

牛娇娇:“我已经想好了接下来咱们要怎么做生意了。”

李寡妇:“……”

牛娇娇:“先安排孩子们吃晚饭吧。”

*

在李寡妇张罗晚饭的空档,牛娇娇去门外看看二闺女。

二闺女不哭不笑,仰着下巴,身板挺直站在那里。

见到牛娇娇时,表情也依然不动。

如此执拗的样子,牛娇娇知道这闺女还是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

“你知道哥哥为什么那么生你气吗?”

“因为哥哥不喜欢说谎的人!”二闺女大声回答道。

牛娇娇摇了摇头。

二闺女挺直的身板瞬间垮了下来。“难道哥哥不是因为我说谎而生气?”

“睿儿过来,跟妹妹说说,她错在哪里了。”牛娇娇没有直接说明问题所在,而是让大娃过来说出自己所认知的道理。

大娃像个学堂的教书先生那般,双手背在身后,板着脸对二闺女一字一顿道:

“《孝经》有云‘夫孝,始于事亲…’意思是咱们从小就要伺奉双亲,尊老敬贤,友爱兄弟姐妹。你这个行为不仅视为不孝,也连累到娘也沦为不孝。”

啪啪!

这段引经据典的理论,让牛娇娇忍不住鼓掌起来。

心中是满满的骄傲。

“正儿真厉害呀,小小年纪脑里就装了这么多学问呀。”李寡妇也递来羡慕的眼神。

并刮了身旁的李狗蛋一眼。

想不通的二闺女本是一副委屈,此时颇是不服气:“那我也是替娘报仇,怎么能算上不孝?”

正儿:“先不说娘这层关系,我就问你平时姥姥对咱们三个和娘还有姨姨怎么样?是不是很疼爱咱们?”

二闺女:“那姥姥为什么要把娘亲送给坏蛋村长那个傻儿子做媳妇?这难道不是坏人的行为吗?”

正儿:“如此怪异的行为,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中邪了。”

牛娇娇随口附和一句。“嗯,估计三天前村长那一棒把你们姥姥的脑瓜给打歪了,进浆糊了。”

“是吗?”二闺女两只小手挠了挠鸟窝头,半信半疑:“那这样的话,孩儿确实不对……”

跟人说话喜欢贴脸的牛媚媚,一直俯首正脸怼着二闺女。

也拿出长辈的身份,训上一句。“当然不对呀,你应当第一时间告诉阿姐,让阿姐请郎中上门医治。”

二闺女绕过牛媚媚,走到牛娇娇和大娃面前,行礼道歉。

表示知道错在哪里。

“那赶紧进屋吃饭吧,今晚我给你们几个娃儿一人煎了一个鸡蛋,还有豆角炒腊肉呢。”李寡妇见机赶话结束这堂家庭教育小课。

*

“阿姐,浆糊怎么能进脑子呢?它从哪里进去?”

“阿姐不回答,那正儿你来回答这个问题吧,你那么聪明肯定知道……”

“正儿不说,那英儿你回答吧,你天天在村里溜达,肯定见过这稀奇古怪的事情……”

“……”

“赶紧吃吧,要不然等下一块肉都没有了!”牛娇娇夹起一块腊肉塞进牛媚媚的嘴里。

牛媚媚那聒噪的嘴终于停下。

家里头英儿第二吵,她第一吵。

嘴巴一得空,就说个不停。

“哇,真的有肉肉耶!”牛媚媚两只眼睛紧紧盯着摆在中间的那盘腊肉炒豆角。“晚上,我要吃三个地瓜。”

李寡妇家没有牛犁地,公养的水牛也轮不到她牵去用。

所以一年四季她们母子两靠些地瓜、花生、萝卜、南瓜来填饱肚子。

招待客人也只能拿出这些来。

“娘,咱们是不是很快可以吃上米饭了?”二闺女看着面前三盘对她来说极其丰盛的菜肴,不由想到每次来村里,偷趴在别人窗户上看人家端着一碗白白香喷喷的米饭的情景。

“山月寺里的几个老师父说小孩子吃米饭长个会长的很快,身体也会强壮,所以等弟弟回家,咱们买些大米给弟弟补身子吧。”

“嗯。”牛娇娇重重点了下头。

想到三个孩子从出生到现在一粒米未进,她的心肝儿就抽疼。

*

“不过你娘那边你现在做什么打算,村长那边好像不是用银子能解决的。”李寡妇此时吃完饭,搁下筷子,向牛娇娇商量杨宝芬的事儿。

“阿姐,阿姐,我要跟你告状!”牛媚媚突然举起一只手靠过来。

牛媚媚挨过来,牛娇娇不得不转眼过来询问:“什么事?”

牛媚媚指了指大娃,对牛娇娇控诉道:“下午正儿在山洞里跟我说,他同意让阿姐你嫁给村长那个大坏蛋的傻儿子!”

“喔?为什么?”牛娇娇好奇的看向大娃。

正儿:“因为在牛家村村长最大,孩儿想如果跟村长成为一家人,那么就没人敢欺负咱们了,不过听到姥姥在村长家的处境,孩儿这个想法显然是错的。”

说完愧疚的低下头去。

乖乖等着牛娇娇的训斥。

“哇,正儿,你跟睿儿想的一样呀!”

没想到是李狗蛋惊叹的声音。

二闺女仰着下巴,一脸骄傲道:“那当然了!我哥哥和我弟弟是同年同月同日同一时间出生的,连我也是!”

“是是……所以你们吃完了吗?吃完了就去门外玩去,娘要和彩娥大娘谈正事了。”牛媚媚揉了揉两颗小脑瓜,将孩子们轰出去。

几个孩子出去后继续谈论兄妹连心的话题。

而牛娇娇开始商谈接下来的买卖。

牛娇娇本想着让李寡妇去找关系要好的邻里乡亲采购些农作物回来售卖。

现在因为杨宝芬的关系,牛娇娇不得不将村长那边列入采购的对象。

村长对她唯一有好处的地方是赎回幺娃的时候做证明。

>>>点此阅读《摊牌了,我是神仙他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