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别慌,我和我阿娘一起成仙了

小说:玄幻言情

作者:石小方

角色:宋悦,宋茵

简介:(无cp)宋悦穿越到一个陌生的朝代,有了一个痴傻的美女阿娘。这个阿娘虽然看着傻呼呼的,还很粘人,但对宋悦十分疼爱,事事都将她放在第一位。
母女俩本是住在一个靠山的村庄里,靠着打猎与行医卖药为生,但是没想到一场瘟疫引发的种种事件,使得两人不得不逃离村庄,机缘巧合之下进入了修真者的城镇。
被认定为“凡人”的母女俩,靠着这层身份的掩护扮猪吃老虎,在各种秘境巧取各种天才地宝,暗地里提升修为,直指飞升大道。

书评专区

别慌,我和我阿娘一起成仙了

《别慌,我和我阿娘一起成仙了》第 7章 骗人的药丹免费阅读

宋悦回到家,简单解决了晚饭后拉着她阿娘在院子里纳凉。

农村的夜晚虽然凉爽舒适,但是蚊子实在太多,宋悦点了艾草熏了好几遍,耳边的蚊鸣声才消失。

“人们常说:大灾之后必有大疫,我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

宋悦也不管宋茵能不能听得懂,把自己的想法一一说给她听。

两个人坐在台阶上,一人一半冰镇过的西瓜,吃得十分痛快。

“再怎么说我也是我们村的郎中,虽然不是唯一一个,但应该也做些准备才好。”

说着从阿娘那偷了一勺西瓜心,清甜冰凉,宋悦觉得人生都圆满了。

“话说就我这医术水平,要治好瘟疫简直比登天还难,现代医学都不能治好的东西,我怎么可能治好。”

宋茵以为宝宝喜欢自己的西瓜,主动给她喂了一勺,还是从西瓜籽最多的那一部分挖的。宋悦也没看,直接张嘴咬下。

“呸、呸、呸……”

皱着眉把西瓜籽一粒粒吐出来。

“我要这一块的!”见阿娘又要给她喂一勺全是籽的,不乐意了,赶紧指着半个西瓜的中间部位强调。

看着她重新换了另一个位置下勺,她才满意地点头。

继续刚才的思绪:“不过疫情的防控无非就是消毒和隔离,这两方面的准备我可以多下点功夫。”

宋悦一手抱着西瓜,一手托着脑袋思索,古代的消毒和隔离是使用什么东西来着。

“艾蒿、石灰、醋……”

掰着手指一样一样地细数。

“要不要储存干净的饮水?下游的水不干净应该不会影响上游的水吧?”

如果产生瘟疫,她觉得很大可能是出在饮水的问题上。

大水淹没了活人和牲畜,他们的尸体在水里腐烂,高温高湿的环境下,产生大量病菌,幸存的人又喝了河里的水,把病菌带到别处,最后自己也被病菌带走。

“果然普及烧开水很重要。”

宋悦忧愁望天,好多事情现在再做好像来不及了。

夜渐深,圆月躲进白纱般的云朵里,只留下一个明亮弯镰,星光璀璨,想来明天应该又是一个晴天。

月下的小院子早已经没了人,只剩两个空壳西瓜在台阶上,空气中似乎还能闻到西瓜清甜的味道。

宋悦一觉到天明,等她醒来,窗外已经大亮。

将自己收拾利索,把昨晚想到的急需采购的一些药物都记下来,送到周六叔家,托他去镇上的时候帮忙送到泰安药铺,交给那的季掌柜。

回来发现阿娘竟然还没醒,刚想去叫她,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谁啊?”

难道是有人病急?

没等回答,宋悦三步并作两步跑去开门。

“村长?有什么急事吗?”这么大早来敲门。

村长知道她家就两母女,不方便进去,就站在门口将昨晚大伙商议的结果告诉她,让她多囤积些粮食。

“现在粮价实在太高,你没有田地,单靠行医挣那么几个钱,还要养活你阿娘,想来也没有太多积蓄。

我和几位族老商量过了,虽然你不是我们族的人,但是这些年也帮了我们不少,是做了贡献的。

所以你要是实在没钱置粮,可以先到族里领一些,明年再补回去,今年族田产的粮都没有卖,村里困难的都可以暂领。”

宋悦赶紧道谢,并表示自己已经囤积了一部分粮食,暂时不需要族里的帮助,但是有需要的话一定会跟村里说。

村长见话已经带到,其他家还等着他去通知,就赶紧离开了。

宋悦见村长走远,把门关上,回头就见她阿娘已经起来了。

“阿娘,这个村还挺有人情味的,你说对吧?”

宋茵显然明白她在说什么,只是歪着头看她,脸上还是她熟悉的懵懂傻笑。

“吃早饭吧,今天我们上山,要带很多东西上去。”

风眠山指的不只是一座山,而是一大片连绵的山脉。主峰峰顶哪怕是八月暑天都还有未融化的冰雪。

村里的猎手能爬上半山腰都已经很不错了,峰顶几乎没有人上来过。

但这却是宋悦常来的地方。

要是有其他人能够上来,就会发现在临近顶峰的位置有个不起眼的山洞,山洞的上方还挂着一根根冰晶。

洞里却被人精心安置了一张大床,被褥衣服粮食餐具应有尽有,显然有人经常在此居住。

宋悦被她阿娘抱着跃上山顶,刚一落地就控制不住地趴在地上干呕。

在现代晕车也就算了,在古代竟然晕飞,还能不能让她做个美美的仙女梦了?

趁着还没有被冻成冰块,她赶紧连滚带爬地爬进山洞,钻进被子里躺平。

宋茵背着重重的背篓进来,见她这样也有样学样,跟着她钻进去,扯过被子把两个人一起蒙在里面。

“阿娘,我要被闷死了,快松手!”

被子太厚,被闷得难受的宋悦艰难地扒拉开被子,把头露了出来喘气。

见宋茵还拉着被子想闷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跟她打了一架,才让她收敛一点。

一番扭打下,体内的寒气终于被驱出体外,她感觉身体暖和不少。

“真是的,这么大的人了,还跟个小孩似的。”

“宝宝,我们再来!”

看见阿娘双眼亮晶晶,满脸跃跃欲试的样子,宋悦好笑地推了她一把。

拉过被子从头到脚给她盖起来,“睡觉吧你!”

这个山洞是宋茵发现的,不知道这个地方有什么吸引她的,每个月总要上来待几天。

她又不放心她一个人,只好跟着上来受罪。

“嗒、嗒、嗒……”

冰尖下挂着的水滴落下,在地上发出有规律的声音。

这声音像是宋茵专有的催眠曲,不到一刻,她已经昏昏欲睡。

等宋悦发现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

宋悦起身穿上厚厚的棉袄,拉过沉重的背篓把里面的东西都倒出来。

粮食,柴火,调料,鸡蛋……

把这些东西分类放好,整理时还不小心摔了个碗,瓷碗落地的声音在山洞里被放大了几倍,但是宋茵一点被吵醒的征兆都没有。

“阿娘啊,你不会是在修炼吧?不然哪个人会一睡就是三四天的。”

第一次见她睡了三四天的时候她都吓坏了,叫又叫不醒,掐她也没感觉,要不是看她脉搏平稳,她都要以为她身体出问题了。

但好在她几天后就自己醒过来了,而且看她状况相当好,她一直悬着的心才稍微放下。

结果之后每个月她都闹着上来,每次一上来就开始沉睡,她也就渐渐习惯了。

据她这几年观察,每次她连睡几天后,她的身体状况都会比之前更好,翻越风眠山也越来越容易。

根据她看小说多年的经验,她的沉睡应该是修炼的一种。

“难道低温低压状态可以提升修炼速度?”

帮她把被子盖好,见外面天色还早干脆背着洞里另外的小背篓出去,虽然气温冷了些,但有很多珍贵的草药正好可以采摘了。

宋悦挥舞着小锄头,在峰顶疯狂扫荡。

别怪她不讲道义,赶尽杀绝,不给后来人留种。

要知道当初这上面可没几棵植物,全是她辛辛苦苦一株一株从别处移植过来的。

还有不少甚至是她拜托镇上的商人从别的地方带回来的种子,亲手培育出来的。

这就是她的私产!

但宋悦最终也没有把草药全部采摘完,只是采了三分之二左右。

她一筐又一筐地把草药背回山洞,在山洞里堆了一堆又一堆。

山上温度低,不容易坏,一次全采了也没关系。

摸了摸肚子,觉得早上吃的东西都消化的差不多了,想着该给自己弄个午饭了。

她拿起一件外衣搭在臂弯上,端起灯台,抱起铁锅旁边的陶罐就往山洞深处走。

这个山洞再往里是斜向下延伸的,最底下是个大水池,水池多深她不清楚,但这池子里的水冰凉刺骨,舀一罐上去要放好久才能入口,水质还挺清冽,喝几口感觉人都精神多了。

最神奇的是,这个水池里竟然还有鱼,还是彩色的鱼,也不知道这大山上哪里来的鱼苗。

不过秉持着彩色的蘑菇不能吃,彩色的金鱼不好吃这一买菜准则,她从来没想过要吃它们,哪怕她阿娘一直对着它们流口水。

在她眼里,这些金鱼的观赏价值高于食用价值。

在水池里舀了半罐的水,怕冻到手,还在陶罐外面包裹上外衣。

“啪!”

一条巴掌大的彩色金鱼跳上来落在她脚边,鱼尾还在有力地拍打地面,使得鱼身沾染了一层灰烬。

宋悦看了一眼,一脚把它踢下去,“傻鱼!”

这鱼吃了肯定影响智商。

宋悦抱起陶罐,小心地往上走,虽然地面凹凸,但走了好几年了,这地方她熟得很,根本摔不了。

给自己简单弄了点面条,往里面加了些草药做青菜,胡乱填饱了肚子。

吃饱了她也不着急整理一堆堆的草药,反正她阿娘要睡好几天,不急着这一时。

她眼尖的看到床下有本小册子,灰扑扑的,和地面颜色差不多,怪不得之前一直没有注意到。

她伸手一掏。

从床底掏出一本落满灰尘的书册,册子很薄,估摸着只有二十来页。封面早已经破旧不堪,名字都看不清了,上面隐约只能看出有一个字是“丹”字。

“这玩意我怎么带上来了,还以为早就扔了呢。”

随手翻了翻,里面那几个骗人的丹方她都还记得,看着没啥乐趣。

宋悦怀疑,这是哪个道观老道士炼丹骗人的笔记,不然怎么好意思写那么忽悠人的功效,什么“延寿百年”、“洗筋伐髓”、“起死回生”、“百毒不侵”……

“哎~傻子太多,骗子都不够用了。”

不过这个道士还有点良心,没有弄些害死人的东西。

根据小册子中的药物描写,她曾特意留心过,有好多药物都是不存在的。

还有一小部分就算存在也贵得要命,有钱都买不到。

不过想想也是,要是都是便宜药的话,怎么骗妄想成仙的有钱老爷的钱。

她以前机缘巧合之下正好凑够了其中一种丹药所需的草药,闲着手贱就想炼出来看看。

她花了大几十两买了个倒了n手的炼丹炉鼎,丹药炼成的时候那精铜鼎都炸开了,才炼出五颗乌黑的丹药。

找了两只鸡试药,想看看,书上说的“长五十年修为”这一功效是什么样的,结果鸡刚吃下去,就七窍流血死了。

她当时正想着“有了五十年修为的鸡是叫鸡精吗”这一问题,转眼两只鸡都死了,这可把她吓了一大跳。

更可怕的是,她阿娘正好进来,看见她放在碟子上的三颗丹药,估计以为是糖丸,一把全吃了。

那时可把她吓疯了,抓着她给她催吐,但灰渣都没有弄出来。后来又想着多喝水把毒药稀释了,结果半桶水下去后她打死不肯再喝。

她又想起以前电视上经常演,在古代,有人喝药自杀的话可以灌粪催吐,虽然她不知道有没有效果,也很嫌弃那玩意儿,但为了她阿娘的小命着想,她可以勉强试一试。

她还小,不能没有阿娘,只能委屈她了。

抓着她,拿着大勺就要奔往茅厕,结果她阿娘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挣脱她的手逃跑了,她找了一夜都没找到,直到第二天她才委委屈屈地自己回来。

不过好在经过她长期观察,她阿娘并没有什么中毒反应,当然,“长五十年修为”×3这一离谱功效也没有见识到。

“垃圾!”

随手把书丢到山洞深处。

这破玩意害她损失了几十两的炉鼎钱,本来可以卖一大笔钱的药也搭进去了,再加上试药的两只鸡,最后什么都没得到,简直害人不浅。

>>>点此阅读《别慌,我和我阿娘一起成仙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