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要死!开局竟然亲了残暴女帝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我乃江南一书生

角色:

简介:为了救即将坠崖的孩子,秦烁穿越了,结果杯具了,他竟亲了残暴女帝墨琼霄,这下怕是要死了。
不过,秦烁却丝毫不担心,因为他绑定了“无敌作死之死后成神”系统,女帝杀他,他自然求之不得。
只是,为什么那个冷血无情、残暴多疑、厌恶男人的女帝陛下,却一次次地放过了自己?
为了求死,秦烁触怒权贵,与整个天下的修仙势力为敌,无数次身先士卒,为何就是死不了?
苍天啊!求你让我一死吧!

书评专区

要死!开局竟然亲了残暴女帝

《要死!开局竟然亲了残暴女帝》第7章 烁哥哥,你不要再离开我呢免费阅读

时光似箭,日月如梭,冬去春来,四季更迭。转瞬之间,十年时光一晃而逝。

又是一个春天,阳光明媚,风和日丽。位于大麗帝国西部的一处已经改名为桃花谷的地方,桃林密布,桃花灼灼,流水潺潺,曲径通幽之处,乃是一座古朴典雅、规模宏大的琼楼玉宇。

在一处匾额名为“天缘宫”的宫殿内,一位身着一件赤红色绣着九只栩栩如生的金凤纹饰的锦缎长裙、眉目如画、冰肌玉骨、气质典雅、浑身上下又充斥着浓浓煞气的女子,正在亲手做着烤肉,她的手法很是娴熟。很快,一股令人垂涎三尺的烤肉香味弥漫在空气中。这位女子,自然是墨琼霄。

只见墨琼霄用她那修长如凝脂玉的手指,撕了一块烤肉,放在对面放置的一只瓷碗中,她痴痴地说道:“烁哥哥,你离开我已经十年呢!我的烤肉手艺怎么样?是不是长进了不少?”

她的玉面上滑落一行泪珠,她也不知道怎么呢?不过与秦烁相遇相处了才不到半年,她的整颗心却被他填满了。尤其是,他在替换自己之时,对她情深意切地表白,她这整整十年,几乎夜夜都会梦到他。可惜,他已经为了自己,尸骨无存。

“烁哥哥,我真是一颗灾星啊!我曾喜欢的那位未婚夫却是背叛重伤我的人,爱我的却都为了我而死。上天何其不公啊?”她的语气中充满了一抹悲伤。

她提着一壶美酒,站起来,走到窗边,依靠着窗栏,望着窗外那漫山遍野盛开的桃花,淡淡地往嘴里灌酒。她那乌黑柔顺的长发瀑布般披在肩上,双颊染着红霞,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落寞和思念。

令墨琼霄意想不到的是,她夜夜难寐、日日所思的秦烁,却已经来到了这个被大麗帝国残暴女帝墨琼霄划为禁地的桃花谷。

“我天,十年不见,这囚神谷怎么被改名为桃花谷呢?而且还成了墨琼霄这位残暴女帝所划定的禁区。”正在追着自己小白的秦烁,有点惊呆了。

如今的秦烁,终于恢复成了成人模样,只见他身着一袭白衣,鬓若刀裁,眉如墨画,眸含晨星,面若冠玉,俊美无双,玉树临风,温润如玉,身材修长,翩翩如谪仙下凡,真乃一位浊世佳公子。

他抱着小白,穿行在这十里桃林间,他的神识迅速散开,发觉了无数隐藏于暗处的修为比较强大的高手们。

突然,系统的声音再次响起,“嘀嘀……提醒宿主,作死任务已经更新,内容如下:

作死任务内容:强闯桃花谷,斩尽漫山谷桃花,令残暴女帝墨琼霄发怒。

作死指数:五颗星(必死无疑级别)

作死任务进行程度:正在进行。”

秦烁欣喜地自言自语道:“哈哈哈……我就知道碰到这位残暴女帝,肯定会有无数机会作死。太好了,我终于可以死了。”

此时此刻,秦烁突然想起了自己在这十年内,因为九位师父和师娘对他无微不至地爱护,系统给他下达的不下数百次的作死任务,他愣是一个都没有完成。

自然,系统给他的惩罚,让他的修为直接飙升到了灵尊天境,如若他不是主动作死地去跟为患一方的九头噬龙蟒血战血战,他恐怕早就羽化飞升呢!

所幸,九位师父和师娘前不久全部都飞升了,不然他哪有这次作死的机会呢!其实,这十年内,九位师父和师娘对他无微不至地照顾和教导,让他不再觉得自己在这个异世界孤身一人。对于他们地飞升,自己心里其实挺舍不得的。

他并不知道,此刻在天界仙域,已经飞升成仙的九位师父以及师娘,却并未接受执掌仙域的天帝册封,反而去了天界仙、妖、魔三域交界之处的陨神星海,迅速建立起了一个名为天道宗的势力。就连仙、妖、魔三族高层都难以想到的是,这个数百万年前被他们联手所灭的天道宗,竟然再度崛起。

当他们三族派出高手,准备再次灭掉天道宗之时,却被不知因何缘故、实力猛增的九位师父以及师娘强横反杀。原来魑魅魍魉、牛鬼蛇神横行的陨神星海,竟然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了秩序,并且还突然冒出了一支战力彪悍的军队,将再次来围剿天道宗的三族联军打得狼狈逃窜。

在天道宗强大地实力压迫下,仙、妖、魔三族高层与天道宗议和,并且归还了他们分割占领的曾经的天道宗的所有地盘。如此举动,自然是震惊了整个天界,无数被三族压迫的仙、妖、魔族群或者个人,纷纷投奔天道宗。

令整个天界都诧异的是,天道宗的宗主竟然已经定好了人选,所有人都猜测这个宗主人选究竟是谁?

此时,正身处于天道宗摘星楼上的一位身着淡紫色衣裙、秀发如墨、肌肤胜雪、眉若远黛、双瞳剪水、身材高挑、气质端庄文雅的女子,正远眺着某处。

那位一袭白衣、目若朗星、器宇轩昂、身长八尺的温润男子,手拿着一件披风,缓步走到这位女子的身旁,给她轻轻地披上。轻轻地问道:“怎么?想烁儿呢!”

“是啊!不知道烁儿怎么样呢?”这位女子正是秦烁的师娘公孙玲珑,一想起自己的宝贝徒儿秦烁,她的眼神中便充满了宠溺。

而这位男子,自然是她的夫君,秦烁的九师父司珏,他淡淡地说道:“玲珑,烁儿本就不是池中物,他那种面对困难毫不退缩的坚韧不屈的品格,注定会让他走的更远。我们若是伴随在他身侧,岂不是影响他的修行么?”

“我知道,可是我总是担心他。”这整整十年,公孙玲珑早就将秦烁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她对秦烁地宠爱简直是有过之而不及,简直是放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

当公孙玲珑这位师娘为秦烁担心之时,秦烁已经在去作死的路上呢!此刻,他正在桃花谷内肆无忌惮地挥舞着手中的斩仙剑,释放的剑气将无数桃树 齐根斩断。

而那些隐藏在暗处的高手们看着眼前这个闯入桃花谷的胆大包天之徒,竟然如此作死地斩断那些被陛下珍惜的桃树。他们立刻纷纷出手阻拦,只可惜,他们根本不是秦烁的对手,根本连秦烁的衣领都没有碰到,便一个个都倒地不起,口吐鲜血。所幸,秦烁并未对他们下杀手,否则他们恐怕早就死无葬身之地呢!

突然,一阵微风吹过,无穷无尽的桃花花瓣随风飘动,形成了漫天桃花雨,纷纷扬扬地从天而降。灼灼桃花雨,一位身形飘逸、温润如玉、飘然若仙的秦烁不断地挥舞着剑招,形成了一副令人惊艳的动态画卷。

斜倚着窗户,醉眼朦胧地看到自己眼前的桃林竟然成片成片倒下,墨琼霄有些恼怒了,她纵身飞出窗外,在无穷无尽的花海中,宛若一位花中精灵般,飞向了此刻正在破坏桃林的秦烁。

正在用剑砍树砍得正欢快的秦烁,突然感知到了身后的危险,但是他却丝毫没有转身。令他感到奇怪的是,那道攻击并未如期而至,反而与他擦身而过。

“烁哥哥,是你么?”原本想要随手干掉破坏桃林之人的墨琼霄,在突然察觉到眼前之人的背影似乎有点熟悉,立刻便停止了攻击。她宛若九天仙子一般,翩然落在秦烁的面前,看着眼前这个思念了整整十年之久的人,原以为与他阴阳相隔,再无再见之期。却没成想,他就这样突兀地令自己连一点防备都没有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此刻,墨琼霄内心是又惊又喜,但却又有点“近乡情更怯”的惧怕。

看着眼前这位十年不见、愈发生得倾国倾城的残暴女帝,他的眼神中除了惊艳,更多的却是失落,因为他从眼前女子的眼神中不曾见到半点杀意。

“萧琼,真没想到,十年不见,你越发的美颜动人呢!”秦烁发自内心地赞美道。

只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墨琼霄便跑过来,紧紧抱住了秦铮。她双颊升起红晕,喃喃自语道:“烁哥哥,太好了,你还活着。这十年之内,我无时无刻不再想着你,盼着你。原以为此生一诺,只能来世再兑现。却没想天可怜见,你竟活着。烁哥哥,你不要再离开我呢!好么?”

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墨琼霄的脸颊滑落,滴落在秦烁胸前的衣裳上。秦烁有点不知所措,他低下头,看着竟然已经在他怀里熟睡的墨琼霄,他很无奈。

那些倒在地上的高手们,一个个都面面相觑,他们彼此传音,不断地问道,“怎么办?如果陛下醒来了,知道我们看到她竟然抱着一个男人,会不会杀我们灭口啊?”

“苍天啊!大地啊!是我起床的方式不对?还是这世界变了。我竟然看到了对男子有着洁癖的陛下主动抱住了一个男人。”

“天啦!我们最最仰慕的陛下,竟然主动对男人投怀送抱,我是不是在做梦?”

“天啦!那还是陛下么?咱们那个冷酷无情、沉着冷静的高冷陛下,去哪了?”

……

在这一群吃瓜群众惊讶的目光中,秦烁只能用公主抱的姿势抱着墨琼霄,去了远处的那座宫殿。

他的脑海里不断地传来系统无可奈何的声音,“嘀嘀……提醒宿主,作死任务未能完成,系统惩罚已降临。

3……2……1……0,系统惩罚宿主晋升为儒圣。”

“儒圣?”秦烁心里有点疑惑,不过只要不增加他的修为,他就阿弥陀佛呢!他看着自己抱着的这位残暴女帝,看着她那副娇媚无双的睡颜,眼神中竟带着连他都不曾察觉的宠溺。斩仙剑和小白,一剑一狗,紧紧跟着他们。

此刻,恰巧一阵春风吹拂过这十里桃花谷,清风携带着那朵朵桃花,夹杂着那桃花的淡淡芳香,似乎在欢迎着秦烁他们。

>>>点此阅读《要死!开局竟然亲了残暴女帝》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