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后,我怀了死对头的孩子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北溪有云

角色:盛修宴,景儿

简介:【重生+女强男强】
上一世,邢青青做了别人的棋子,最终落得身败名裂,满门惨死!
她枯骨黄土、身首异处,而她的夫君娶了最信任的表妹洞房花烛,执掌天下。
重来一世,邢青青化作云家长女,身怀六甲,练成绝顶神功和医术,誓要手刃仇人,报仇雪恨。
只是她不愿意招惹的哪位冷面将军,为何是自己儿子的亲生父亲?
他们不是死敌吗?不是一见面就恨不得掐死对方的吗?为什么会一起生孩子!
内心强大女主VS腹黑霸道男主

书评专区

重生后,我怀了死对头的孩子

《重生后,我怀了死对头的孩子》第7章 夜闯将军府免费阅读

回到屋内,素衣看着儿子慢慢恢复润色的脸,说着:“景儿的寒毒是从娘胎里带来的,从他出生起我便寻遍三川四海药材为他压制体内肆虐的寒毒,我仔仔细细地养着他,只需他挺过十岁这道坎,没想到千防万防,景儿的寒毒还是被激发出来。”

引玉听着主子的话,带着歉意低声道:“属下知罪。”

景儿的寒毒之症,需要千年以上的灵药续命十年,之前在百门村,素衣已经寻到不少天灵至宝,但远远不够,听闻大将军府有一枚千年紫参,是赵琮赐给盛修宴的,乃不可多得的灵药,实在让她有些心痒痒。

紫参有滋补的功效,今天看到盛修宴气宇轩昂的样子,想来那紫参他也用不上,不如拿来给儿子合适。

素衣吩咐:“我今晚去一趟将军府,你在这守着景儿。”

“是。”

换好夜行衣,素衣摸了摸儿子的脸蛋准备离开,引玉说着:“主子,您小心。”

“我知道。”说完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屋内。

夜晚的京都已经今宵,穿着夜行衣的素衣在一处高楼之间跳动,躲过京城巡防士兵的防守,终于来到北街的大将军府。

听着里头传来士兵训练的声音,素衣靠在墙边借着一旁桂花树之力越过高墙。

整个将军府仿佛一个五行八卦迷宫,素衣在躲避了几次守卫后,还是没能找到将军府的库房,悬在一处屋檐上,看着几位侍女提着宫灯往一处院落走去,素衣悄悄跟上。

纵身来到一处屋顶,敛好气息的素衣轻轻掀开一块瓦砾,一双好看的杏眼瞧着屋内的一片春色。

书房内,盛修宴手里拿着一本兵书,看着眼前妩媚多姿的侍女为自己沏茶,突然柔弱无骨的侍女身子一软便要倒在自己身上。作为习武之人,又常年在危险的边关坐镇,盛修宴自然修炼得一身的防卫手段,在侍女倒地之前,人便起身离开椅子,只留下侍女狼狈倒地的身姿。

那趴在地上的侍女,果真是国色天香,白嫩的酥胸欲说还休的露着,绝美的小脸微微蹙起,纤细的腰身,白嫩的双臂,再配上那动人妩媚的声音,是个男人应该都忍不住才是。

而盛修宴看着侍女却是冷冷地说着:“形如蟒蛇,音如闷鼓,你这样的就别到本将军身前丢人了,起来吧。”

那侍女偏不信邪,撩了撩额前的发丝娇滴滴地说着:“将军,妾身身上好痛啊,您过来看看吧。”

盛修宴道:“痛就去看大夫找我做什么,我又不会治病。”

“将军.”侍女说着就开始缓缓脱衣服。

作为血气方刚的男儿,换做别人遇到这样香艳的画面怕是迫不及待扑上前,但偏偏盛修宴是个没有七情六欲的男人,对着那侍女说着:“你再不起来,就别怪本将军不客气了。”

那侍女缓缓起身,一边走一边脱衣问:“将军想怎么不客气法,奴家都可以。”

正眼都不瞧一眼那侍女,盛修宴一掌将女子丢到书房外说着:“想要发骚别来找本将军,外头多得是喜欢你身体的男人,滚!”

屋顶上,素衣看着美丽侍女被无情丢到门外,忍不住捂嘴浅笑,这盛修宴还真是个冷漠无情的男人,面对这样的美妾都能坐怀不乱,真是好定性。

然而屋内的盛修宴瞬间察觉屋顶有人,手中的兵书直接飞向屋顶问:“谁人如此大胆,竟敢擅闯将军府。”

糟了,竟然被发现。素衣说着便要离开,然而只看到身前晃过一身白衣,盛修宴那张好看的脸出现在眼前。

因为常年行军,盛修宴身上散发着一股强大的威严,身姿高瘦,长身玉立,气质如松。他一头长发用一顶银冠束起,穿着一件月牙白的常服,衣上绣着有些花鸟异兽纹,修长的双手,节骨分明的手上握着一本卷轴。那斜长的双眸、薄而性感的唇、他不苟言笑时,仿佛万年不化的冰川,这张脸的确长得十分俊美,令人过目不忘。

此时满月升空,在淡淡的月华之下,盛修宴闻到了一股好闻的药香,这药香跟之前在官道上那位救人的女子气味一模一样,盛修宴问:“姑娘夜闯我将军府有何贵干。”

被人看出女儿身,素衣也不慌张,而是笑答:“来向将军你借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将军只需回答,借还是不借便好。”

“有什么区别吗?”

掌心内力涌动,素衣道:“没区别,只是打招呼和不打招呼而已。”说罢挥掌而起,一道凌厉掌风扑向对面的男人。

盛修宴只感叹好强的内力,纵身一闪将手里的卷轴挥向女子说着:“姑娘敢擅闯我将军府,想必有些本事。”

躲过卷轴的攻击,素衣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在注入内力之后,软剑散发着嗜血的银光,盛修宴见此忍不住夸赞:“好强的内力,盛某佩服。”

素衣不想跟盛修宴多说废话,而是直接与人打斗,并趁机溜走,握紧长剑说着:“好说,看剑。”

几番打斗之下,素衣没能在盛修宴手下讨到什么便宜,而盛修宴也没法靠近素衣身边,素衣内功深厚,又修得一身顶级的轻功,就算是盛修宴这样的高手,都没法近她的身。

看着灯火通明的将军府,越来越多的士兵围了上来,要是再不走,恐怕就真的走不了。

盛修宴看出素衣招式里的破绽,用了一招倦鸟归林,她整个人就被控制在怀里,为了防止女人不听话,盛修宴用内力扼住她的手腕并点了穴道,随后笑问:“姑娘,服不服。”

重生后第一次被人这么抱在怀里,闻到的全是这个男人的气息,素衣挣扎道:“放开我。”

看着怀里倔强的女人,盛修宴一手揽着她的细腰,闻着她身上传来令自己感到舒服的药香说着:“我还没问姑娘你不请自来,究竟为何。”

被人把着死穴,素衣不敢轻举妄动,只是传闻盛宴是个没有七情六欲,不近女色的男人,怎么现在给她的感觉如此轻浮,她压低声音说着:“我劝你最好放开我,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点此阅读《重生后,我怀了死对头的孩子》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