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年情书

小说:现言日常

作者:昄途而肥

角色:

简介:苏祯和宁湛认识没多久,某天,宁湛看见苏祯拿着手机发呆,后面几天,苏祯逢熟人就问:“有没有认识比较高深的大师,可以破解八字不合的那种?”
直到俩人在一起,宁湛无意间问起这件事,她支支吾吾不说,只是拿出手机点了几下递给宁湛。
宁湛一头雾水接过看了一眼,只见手机页面搜索框里的内容是“两人八字不合怎么破?”
下面回答清一色都是“fuqi八字不合破解妙招!”
宁湛:“……是不是有点早!”
“……是,是吧!”

九年情书

《九年情书》第7章 我不是 我没有免费阅读

理华每周的班会统一都在周一下午,苏祯坐在教室后面,周老师正在上面安排这周的班级事宜。

苏祯看着宁湛的侧脸,想起周六的事情。

在宁湛说完他母亲的事情之后,两人相顾无言,最后分开的时候他说“苏老师,或许你认为老师应该是一种对学生无愧于心的职业。但在我看来,你的无愧于心并不能只针对你的学生,应该还有其他人,毕竟 和你一辈子打交道的不止学生。”

说完这段话后宁湛对她点点头离开,但走了没两步又转身看向苏祯,苏祯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就听见他开口说了一声“苏老师继续加油!”,然后迅速离开,独留自己站在原地,更加摸不着头脑。

只是感觉和他的几次交流,每次下来,他都能给自己留下很深的印象。

讲台上周老师安排完事情,下课铃也响了起来,苏祯收拾东西准备和周老师离开,刚起身,就听见周老师说“宁湛,你跟我来一下办公室。”

宁湛愣了一下,看向周老师,确定她叫的是自己,站起身朝周老师走去。

苏祯也跟在后面急忙离开教室。

到了办公室,苏祯坐在周老师旁边,宁湛则站在周老师面前。

两人对视一眼,都不知道为什么叫他来,周老师放好教案,看着宁湛开口说道:“宁湛,你是不是最近去网吧玩游戏了。”

虽然是问句,但却是肯定的语气。

苏祯在旁边听着心里一跳,连忙看向周老师,然后又看向宁湛。

宁湛也是一愣,听见周老师这样说飞快的看了一眼苏祯。

苏祯有些没看懂他眼里的意思,心里一阵毛糙,很想说一句“我不是,我没有,绝对不是我说的。”

宁湛点了点头承认自己去了网吧,周老师看着他说:“宁湛,你一直都是很乖巧的孩子,现在已经是高二下半学期了,马上就要升高三,你更要努力才是,如果不是别人说,我都不知道你竟然还有这种不良问题。”

宁湛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苏祯在旁边有些着急。

周老师沉吟了一下,继续说:“我知道,自从你母亲走之后,你一直都是一个人住。青春期正是对各种新鲜事物感兴趣的时候,相比旁人,你没有来自家长的规束,更要有很强的自制力,不要辜负你母亲的期望。”

宁湛点了点头。

周老师看他态度良好,也没再说其他批评的话。

“回教室吧,写一份检讨交上来,好好读书,考上大学才是你们现在的首要任务,不要走歧路。”

“是。”宁湛答完后没有再看苏祯转身离开。

苏祯看着他离开,转头发现周老师正看着她,她心里一咯噔,果然,就听周老师说:“小苏,你是不是知道宁湛去网吧的事情?”

苏祯有种被班主任支配的恐怖感,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看她没有反驳,周老师冷着脸说:“我知道,你们还不是正式的老师,但碰见学生走歧路,老师应该第一时间承担起阻止学生误入歧途的责任,怎么能冷眼旁观。”

苏祯有些羞耻的低着头。

“我知道这班学生不是你的责任,但既然你来做实习老师,就要以一名正式老师的态度对待他们,你的放纵,是对他们人生的不负责任,不能因为你一年后就要离开,就只是把他们当做拿学分的跳板。”

苏祯听着这些话,想反驳说自己实习并不只是为了拿学分,她刚要开口,周老师就打断了她。

“教育是不能心存侥幸的,我言尽于此,你好好想想怎样才能做一名合格的老师吧!这周的实习报告里我希望能看见你的答案。”

周老师说完就要离开办公室去上高一的课,她走到门口,突然又想起什么,转身看着苏祯:“还有,小苏,女老师和男学生之间应该保持合适的距离才是,要不会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她说完转身离开,独留苏祯一个人呆呆的坐着。

苏祯听见她最后说的话,一头雾水,她和宁湛怎么没有保持合适的距离了?他们之间能产生什么不必要的误会?

苏祯脑中突然灵光一闪,脸上浮现出尴尬的表情,周老师不会以为她和宁湛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吧!师生恋的那种?

她一时感觉有些荒唐,心想,看来以后要和他保持距离,要不什么时候被别人按上一个莫名其妙的名头都不知道。

不过,就算这样,她对周老师的不信任还是产生了一些失望。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宁湛,一个自己一个人住的学生,在没有家长监督的情况下,每次考试都能保持在班级前三名,说明他应该有着很强的自律性,作为老师更应该相信他才对。

不过想到这些其实和自己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别人的事情确实也轮不到自己来论处,她叹了口气,试着压下这些情绪,她想起那天的事情,当时自己明明观察过周围,没有两人认识的人在,也不知道是谁告诉周老师这件事情,想到周老师走之前说的实习报告,苏祯认命的摇摇头。

实习老师并不是一直跟着自己的带教老师听课,也可以听其他老师的讲课,毕竟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教学风格,多听多学多看才能打好基础,在自己正式上课时才能有更充足的准备,找到适合自己和学生的教学方式。

所以后面两周苏祯并没有跟着周老师听二班的课,而是安排她跟着高二语文组的另一名张老师听课,没有再去二班,但高一的课还是跟着周老师听。

这天早自习,苏祯正在楼道里盯着周老师带的高一班的学生背最近学的诗词,宁湛经过时,苏祯正背对着他,他听出来他们背的是《诗经》中的《氓》。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诉尽女主人公悲情的一生。

楼道并不宽,苏祯感觉身后有人经过,向前走了一步,让出两个人能过的宽度。

直到宁湛走到楼梯口,她也没有看他一眼,而是一直盯着手里的课本,宁湛站在楼梯口看了她一眼,低头离开。

苏祯悄悄放松拿书的手,看向楼梯口,在宁湛朝着这边走的时候,自己就看见他了,几乎是一瞬间,她就低头假装看着手中的课本,装作不知道身后经过的是谁。

她听着耳边响起的“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觉得女主人公真惨。

接下来几天,苏祯也不知道为什么,见了宁湛就会避开,避免与他见面。

>>>点此阅读《九年情书》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