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宋首富:团宠农家小厨娘

小说:种田

作者:宝娟不胖

角色:

简介:江雉鱼穿越到了大宋朝,命不好穿成了一个刚刚失去丈夫的小可怜身上,幸亏她厨艺高超,开起了饭馆。
江雉鱼的手艺好,大家都喜欢,只有展昭吃了,直呼好辣好辣。
后来婆婆成了将军府嫡女,小叔子成了大宋朝的状元,却有个不认识的男人出来认亲。
江雉鱼:“我是个无依无靠的小寡妇,我要为我夫君守节,前两日我还给他去上坟了。”
男人皱眉道:“为夫就在这,你是给谁上的坟?”
娇俏机智小厨娘 VS 没文化的貌美将军

书评专区

大宋首富:团宠农家小厨娘

《大宋首富:团宠农家小厨娘》第7章 御猫的天敌是什么免费阅读

日头落下夕山前,这柔鱼就已经销售一空了,没买到的人只能悻悻地点了几个鸡蛋饼夹。

江雉鱼估摸着差不多了,就跟杜大娘讲收摊子。

杜大娘截了队伍,道:“各位郎君小姐,我家今儿个材料有限,已经售空了,您要是喜欢,就麻烦您明儿个再跑一趟了,谢谢大家捧场。”

后面的客人刚要来排队,听着这话不免有些遗憾,自己来的晚了一步,要是早些也就能尝上一口新鲜的饼夹了。

作了最后两份,递给客人,江雉鱼就开始收拾摊位了,推着摊位车走上一段就是卖海鲜的专定摊位,去海鲜大哥那取了一盆柔鱼和一些鱼虾放在车上,最后迎着夕阳,蹬着车就回家了。

回到家离着晚饭还有些时间,江雉鱼拿出前几日吊的鱼,吃的已经只剩个鱼尾干了。

那鱼尾干还皱皱巴巴地揪在一起,看着像个驮着背的小老太太,可怜巴巴的。

江雉鱼轻轻冲去鱼尾上的浮灰,打算拿着这鱼尾做个火锅汤底。

用砂锅把这鱼尾干放小火上炖开,炖到酥烂,往里面倒上小半碗酸甜的李子酒去腥,最后点上些许盐佐个味道。

既然是鱼肉火锅自然要清淡着吃。

江雉鱼取了一条鲜活的鳎目鱼拍晕,割头,剔骨,将两扇鲜嫩的鱼肉片成一片一片的巴掌大薄片,这鱼肉要薄半指,宽窄一致,大小相似,极其考验刀工。

切好后码在盘子里,一片片白中带粉,晶莹剔透,像是带着海水的雨花石,很是娇美可人。

除了有这一大盘漂亮的鱼肉做主食,去了虾线的虾和洗干净的贝类也整整齐齐地码在篓子里,再备上些青菜、凉菜这顿鱼肉火锅也就好了。

趁着冬天还没来,海鲜肥美,吃上最后一顿海鲜火锅,倒也不算寒凉,正是时节。

这轻佻香味就像温柔娇媚的狐狸精,化成风就散了出去,勾引着路人们,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就像现在一下值就巴巴跑来的张捕快,追着这香味过来了,而且后面还坠着一个白色的小尾巴。

李捕快一如既往地在门外高声喊着:“杜大娘在吗?”

“唉,来了,杜风去开门。”

“好嘞,娘。”

杜风像往常一样打开门,像往常一样拔个锁就要钻回他姐姐的厨房,却没成想,这次一回头就愣住了。

“恩公?”

张捕快愣了愣,心想:自己做了什么大事,让这小杜风称作恩公。

倒是江雉鱼反应快,立刻从厨房的帘子掀开一角探出头,道:“是之前在巷子里救过我加风哥儿的少侠吧,快里面请。”

这时张捕头才发现不对,那杜风的目光似乎是透过他,在看着他的身后。

顺着目光回头一看,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背后站了个俊俏的白衣少年。

“让开?”那少年看着呆愣的张捕快出言,但又似乎觉得不够礼貌,又特意用了个疑问的语气,表示出了他对这个主家最大的敬意。

张捕快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侧了侧身让人家进去,在他想起自己也是来吃饭的时候已经过了有一会儿了,那白衣少年都走进院子了,张捕快这才跟在白衣少年身后也进了院子。

“这锅东西能给我也做一份吗?我花钱买。”一进门还未落座,那白衣少年就开口道。

杜风不知该怎么说,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是,只要恩公要,直接拿走也无妨,但是他也知道非己之利勿贪的道理,这是他阿姐的东西他不能做主给谁,因为不是他的,看着阿姐,杜风只能急得在边上抓耳挠腮。

江雉鱼挑开厨房帘子走了出来:“小恩公,我这可没有多余的份量,只有这一锅,你若不嫌弃就坐下一起吃吧,烫锅子这种东西,人越多越热闹。”

那少年蹙了蹙好看的眉,思索了一下,似乎有些尴尬道:“可能你们会不够吃。”

江雉鱼当是什么,大手一挥,爽朗一笑:“你这可是在厨子家里,今儿你给的银元宝还余了许多,要是你不敞开了吃个够,我才要生气,更不要说我这尚存了五条鳎目鱼和三筐子的菜,就是三个你都吃不完。”

江雉鱼说着又钻进厨房里切了两条鳎目鱼端了出来,以表示自己说话的真实性。

那白衣少年抿了抿好看的唇,没再推辞。

杜大娘这出来才看到这外面多了个人,不禁疑惑的询问:“这位是?”

江雉鱼答道:“咱们风哥儿的恩人。”

关于白衣恩人的事情,杜大娘是知道的。因为杜风来来回回一个故事已经讲了好几遍了,每一遍都会进行进一步神话和篡改,最近的一个版本他恩人已经是踩着云彩出场的了要是再不见见这恩人,杜大娘真要以为是天上的月仙了。

“快坐快坐,张捕快也坐。”杜大娘一寒暄大家都入了座。

杜大娘随口一问:“恩人怎么称呼?”

“我姓白,家中行五……”然而白五爷三个字还没出口就被张捕快噎了回去。

张捕快涮了一块鱼肉放到了那白玉堂的碗里:“来白五,吃肉。”

白五爷愣了愣,夹起涮的白白嫩嫩的鱼肉,犹豫了一下,裹上了一层江雉鱼特调的酱汁儿放在嘴里。

那鲜甜软嫩的口感在口腔滑动,和想象之中的口感一模一样,那滚白微烫的肉,滑进食管,都没嚼就自己化了,一下暖了人的心肝脾胃,吃的白五爷通体舒畅,甚至觉得白五这个名字都不怎么让他生气了。

白五爷没再纠结这个称呼,倒是江雉鱼心里有了些猜测,姓白家里行五,武艺高强,这个设定竟然有些熟悉,难不成……这人是……想到这江雉鱼突然就兴奋了,少年版的白五爷,活的!

一顿饭吃的大家大汗淋漓,海鲜被涮了个七七八八。

令人惊讶的是,当所有人都停筷了,白五爷还在吃,甚至他还吃了五个炊饼。

杜大娘看的都呆了,没想到这白五长的斯文俊秀,吃相也儒雅有礼,却是和她那大儿子一般是个饭桶。

最后白五爷在大家的注视下,喝掉碗里的最后一口汤泡饼,优雅地把手伸进怀里拿出了一个雪白的帕子,擦了擦嘴角,然后那帕子上就多了一片淡黄色的明晃晃的……鱼油。

“多谢招待。”

他对着杜大娘和江雉鱼行了一礼,站起身扶了扶自己的衣衫,一转身,踮脚略过房顶,消失了。

只是桌上又放了一个十两的银锭子,倒是让江雉鱼哭笑不得。

当然还剩下杜风怔怔地看着白五爷消失的地方出神。

张捕快心里感叹着:好轻功,这人这般年纪就有如此造诣,江湖上必定不是无名之辈,姓白行五改天定要好好打听打听。

第二日又起了个大早,江雉鱼蹬着小摊车准备出门。

在她家门口远远的,却看到巷口处倒着个东西,当当正正的就横在路中间。

凑近一看,才发现原来是个人。

准确说是个少年人,五官深刻、浓眉大眼、天庭饱满,可谓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

更夺人眼球的是这人背后背着的一把半人来高的大剑,这剑沉重的像是把这少年直直地拍进了土里一般。

江雉鱼晃了晃他:“唉,小兄弟,醒醒,小兄弟。”

“饿……饿……”那少年虚弱短促的气音都要让江雉鱼怀疑他是不是要不行了,更不要说听清他要说的是什么了。

江雉鱼又把声音抬高了几分,问道:“什么?”

这次男孩就发出了一个音,并且音调曲回婉转,惆怅不已:“饿……”

江雉鱼了悟:“你是饿得走不动了?”

“对。”

江雉鱼从蒸屉里拿出来了一个新蒸好的炊饼递到了少年嘴边,少年上前闻了闻,却别过了头,看来是不爱吃。

江雉鱼不由得冷笑,都要饿死了,还挑上了,要不是你挡着我路,这口炊饼我都不给你吃。

但是看着少年大大的猫眼,就这么挑着望向她,江雉鱼不禁又心软了几分。她只好在炊饼里又夹了几筷子腌菜头和几筷子素菜,再一次递到少年嘴边。

“闻闻。”

果然那少年再一次凑了上来,闻了闻,又仔细闻了闻,才张开嘴咬了上去。

还没等嘴里的那口嚼完,就坐起来抱着这加了菜的炊饼,狼吞虎咽地啃了起来。

“好吃……太好……吃了。”少年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只是嘴里塞着满口炊饼,吐字也是含糊不清。

江雉鱼内心感叹:这孩子看起来不太聪明。

“好吃就往边上靠靠吧,我还等着出摊呢。”

那少年抬头才看到,这姑娘背后的大大的摊位车。

知道自己耽误了人家正事,不由得有些不好意的从路中央爬起来,好给人家让出行车的位置。

“在下展昭,表字熊飞,以后若有机会定然报姑娘施饼大恩。”

江雉鱼的右眼挑了挑,昨天刚走了个白玉堂今天就来了个展昭,虽然见到这些小时候在书里看到的少年侠客们让她很是兴奋,但是这更多的,带来的却是种危机感,她感受得到了,这看似平静的楚州,似乎风欲静而树不止啊。

当然这也和她没有什么关系,她只是个踏踏实实卖饼夹的,能有她什么事情。

“那提前谢谢少侠了。”

说完江雉鱼就登上车子离开了,半点都不想与这些大人物有瓜葛,毕竟严谨地来讲,她自己也是携款逃跑。

于是江雉鱼决定,只留给展少侠一个冷酷无情的背影。

当然正因为如此,她也就不知道在展昭内心深处,她已然成了一个惩奸除恶,帮扶弱小,大隐隐于市的女侠。

女侠好武功,拖着这么大一个摊子竟如此轻松,毫不费力。

由于展昭的耽误,江雉鱼比昨日晚到了一会儿。

倒是也不太晚,只是已经有好几个昨天没吃上饼夹的人在排队了。

一看江雉鱼到了,人群立刻围拢了过来。本来还有些安静的摊位突然就红火了起来。

“江姑娘开摊儿了?”

“我要柔鱼的。”

“我要鸡蛋的。”

还没多久人流就涌了过来,江雉鱼这才懂得,为什么现代有些企业喜欢搞限量款了,量少了,供不应求才是真理啊。

“大家排好队,一个一个来,不急。”

江雉鱼一边敦促人群秩序,一边手下忙活着东西。

不多会儿,杜风才和杜大娘从巷子里走出来,一个抱着一屉炊饼,一个提着一桶粥。

“大家要是打粥就跟我们风哥儿说,还是两文钱一碗,今儿个的泡菜是腌萝卜。”

……

就这样又忙碌了大半个白天,东西卖的比昨日还快些,粗略看了看手里的铜板,怎样已有个二三两,中午也没有休息,倒是正午一过那一盆柔鱼就卖了个干净。

江雉鱼不禁内心感叹,这摊子真是越收越早了。

“老板娘,还能再来一套吗?”

“今儿歇业了您明天再来吧。”

“老板娘我花一两银子买行吗?”

听到这,江雉鱼不免想抬头看看这个人傻钱多的是谁。

“展昭?”

展昭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江雉鱼无奈地叹了口气,算了谁让人家是个古代公务员呢,走个后门也不是不行:“只有鸡蛋的饼夹了,你要吗。”

“要的。”

看着面前还没长大的大男孩,为了口吃的眼巴巴地站在这儿,很难想象这以后会是大名鼎鼎的南侠。

“喏,好了,给你。展昭顿时笑眯眯地咬了一口,只是每咬一口都要挑出了里面红彤彤的胡萝卜。

杜风在一边看的皱眉:“这个哥哥你不好这样的,我阿姐说不吃红萝卜的人会烂嘴巴。”

虽然童言无忌,但是展昭还是不由自主地心虚地抿了抿嘴巴,他的确容易烂嘴角,难道是因为不吃红萝卜。

然而江雉鱼却没放在心上,只是感叹:南侠展昭是个挑食少年,锦毛鼠白五爷是个饭桶,果然古代的这些少年侠客都是用来幻灭的。

“没想到楚州竟然有姑娘这种长的美,做饭好的姑娘,以后我要娶就娶姑娘这样的娘子。”

“我嫁人了。”

江雉鱼一句话就把向来靠嘴甜大杀四方的展昭噎了一噎。

“咳咳,那您家官人真是个有福气的。”

“我们成婚第二日,他就被征兵去抗夏了。”

一句话把展昭噎了个实实在在。

杜风听了都直翻白眼。

“嘁。”一声嗤笑传来,似乎在嘲笑展昭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

“恩人。”

展昭叹了口气,怎么还被这家伙看了个正着,以后又要被他抓着把柄了。

“你来楚州做甚。”猫眼斜睨了过去。

大夏天白五爷不知道从何处搞了把扇子不紧不慢地摇着,活脱脱一副富家悠闲公子的派头,说的话也是不痛不痒却气人的很:“你做甚,我做甚。”

“你放着好好的江湖不走,来掺和我们开封府的案子为何。”

……

江雉鱼内心感叹:两位大侠,请您们看看,边上还有个大活人呢,我真是一点都不想听到国家的机密。

江雉鱼麻溜地收拾好东西,提起杜风一把放在车上就登上自己的小摊车,朝着家里行去,只是不知为什么无论怎么蹬,这二位的拌嘴声仍是不绝于耳。

江雉鱼无奈回头:“二位少侠,你们不去行侠仗义跟着我做什么?”

“吃饭。”

“我跟着他。”

江雉鱼听着两道声音实在吵得她头疼的很。

“管……管饭?”展昭弱弱地问道。

白五爷斩钉截铁道:“不管。”

江雉鱼眼看着二人又要吵起来大手一挥:“别吵回家吃饭。”

哪知路刚走一半,后面就追上来一个人,一边跑一边道:“江姑娘,不好啦,你家摊子着火了!”

>>>点此阅读《大宋首富:团宠农家小厨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