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异世神匠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海龙少云

角色:李通,李兄

简介:键盘锻刀大师季昀熬夜追剧不幸猝死,穿越到了一个锻造技术还很原始的世界,面对突如其来的死亡危机,他能凭借自己的知识逃出生天,走出全新的人生么?

异世神匠

《异世神匠》第7章 求仁得仁免费阅读

静!静的令人心惊,静的令人胆寒,偌大的军营此时完全沉浸在一片宁静之中。

季昀忍不住闭上双眼将头瞥到一边,倒不是害怕什么,而是在断剑的那一瞬间,他本能的闭上眼闪避,只不过他现在全身半瘫,闪也闪不到哪去。

“耶!!啊!!!哈哈哈哈!”片刻的宁静之后,柳大第一个爆发出了狂野的喊叫,随后是孙三,李通,以及整个军营!

孙三兴奋的撕着自己的衣服,还差一点就把季昀抱了起来,幸亏是在抱住的瞬间理智战胜了情绪,不然季昀要提前报销了。

他们赢了,上官羽的陨铁剑断成两截,半截断剑飞出数丈落在地上,伴随着对手的狂热欢呼,上官羽一脸不可置信的逐渐瘫软,坐倒在地。

“来人,抓起来!”拓跋洪一边大笑,一边指着上官羽说道。

“放开我!放开我!”当两名铁青着脸的士兵围上来时,上官羽才如梦初醒,疯狂挣扎,只可惜他一个五十多的老头子,面对三四个年轻力壮的大汉,只挣扎了几下,就被一拳打在面门,没了声响。

季昀看着满脸鲜血,像死尸一样被拖走的上官羽,忍不住有一点点心疼,不过那也仅仅是看到一个人如此惨相刹那间的恻隐之心而已。随后他也跟着兄弟们一起庆祝起来,这个老家伙自作孽不可活,如今算是求仁得仁,死得其所。

“李掌柜,恭喜啊!”拓跋洪接过大汉递上来的宝剑,此时剑身已经残缺不堪,剑刃崩的一塌糊涂,最大的一块缺口已经崩到剑脊附近,接近剑宽的一半了。

这把赶工出来的剑,居然抗住了和陨铁剑对拼,看着摇摇欲坠,但就是不断,虽然现在已是废铁,但胜了就是胜了。

拓跋洪也算信守承诺,当即下令解除对铎鑫号的包围,并让士兵把鸿卢号围了,全部带走。

“将军,既然事情已了,那老夫和孩子们就先告退了。”眼看拓跋洪没有要放自己的意思,李通主动站出来告退,说完便准备离开。

“且慢!”拓跋洪直接拦住李通一行人,缓步走了过来。

“将军还有何事?”李通真就怕这拓跋洪突然翻脸,只要强打笑容,迎上去行礼。

“李兄不必紧张,本将军是言而有信之人,李兄既然已经取胜,本将军不会为难诸位,诸位大可放心。”拓跋洪看来也知道自己名声不好,第一句就上来安定人心。

“那将军还有何事?”李通不敢看他,低着头说道。

“李兄身为铸剑世家,难到不知道我大梁近在眼前的盛会么?”拓跋洪看着他说道。

“将军是指两年后的名剑大会?”李通经他这么一提醒,马上就反应过来。

“什么是名剑大会?”季昀听到他俩谈话,忍不住悄悄问两个兄弟。

两兄弟知道老二记忆受损,悄声说道:“一会路上给你解释,现在先别问。”

“李兄能在十几天内铸出如此宝剑,想必若是有个一年多,再铸一柄宝剑也没什么问题吧?”拓跋洪赤红的双眼死死盯着李通。

“当然没问题。。。”李通被他盯得脊背发凉,急忙点头答道。

“李兄是爽快人,本将军喜欢。既然如此,那李兄你我就已一年半为期,再铸一柄宝剑,到时候进京参与大会,若是能在名剑大会扬名,少不了李兄你的好处。”拓跋洪一把搂住李通,笑嘻嘻说道。

“将军,我们。。。”李通刚要说话,拓跋洪一把拦住他。

“我知道,你们辛辛苦苦筹备材料,铸造的陨铁剑是让上官羽给偷了去,现在他已伏法,这柄新剑虽已残缺,但本将军还是照价收了,李兄不用担心钱的问题,我一会就让士兵们把钱给你送去。”

“另外,这次铸剑所需,李兄尽管开口,只要是兄弟我能找得到的东西,就算是把这淮阳城翻过来,我也会送到李兄手上。”

拓跋洪拍着胸脯言之凿凿,看来李通这次是想不答应都不行了。

“既然如此,那小人当全力为将军铸剑。”李通见他如此说,也只好闭嘴不言。

“事情已定,我这就派人护送李兄回家。”拓跋洪拍拍李通肩膀,安排几个亲兵护送他们离开了军营。

等到一行人已经远离大营,季昀这才开口问道:“名剑大会是什么?这次又是要咱们干啥?”

作为一个现代人,季昀多少能猜到点这是干啥,可能就是一场铸剑比赛,想参赛的就拿着自己的宝剑去,最后胜出的有钱拿。

“这名剑大会,乃是我梁国每十年一度的盛会,每隔十年,在九月初九于国都盛平举行。凡我大梁境内铸剑师皆可参加,持自铸宝剑,到大梁试剑。”李通看着养子,边走边说道。

“与其说是试剑,倒不如说是去毁剑。”李通说道试剑,孙三忍不住插了一嘴。

“这个怎么说?”季昀好奇地看着孙三问道。

“二哥你是真不记得了啊?上一次还带着你一起去过的。”孙三有些无语,老二怎么好像啥都忘了。

“真不记得了。。。你说说。”季昀被他勾起好奇心,追问道。

“就是让咱们这群铸剑师铸成的宝剑互相对砍,断掉的淘汰,没断的晋级,最后选出一把最好的剑,去和其他四国选出的名剑对砍,要是能对拼四国名剑不断,就有机会和咱们梁国镇国之宝天痕剑对砍三次。”

“能承天痕剑三击不断,便会夺魁,收入国库。献上宝剑的铸剑师,会得到梁国第一铸剑师的牌匾,还有大量的赏金,若是贵族夺魁则是直接加官进爵。”

孙三见季昀是真的忘了,于是认认真真给他解释道。

“那上一次,咱们也去了?成绩如何?”季昀问道。

“第二轮就回家了,遇上当年魁首,两剑被打断了。”柳大叹口气说道,从他的表情当中,季昀能感受到不甘,看来上一次铸剑,大哥是付出了不少心力的。

“那我知道这位拓跋将军是怎么想的了,他想要咱们再铸一把更好的,然后去参加这一次的名剑大会,倘若能夺魁,他身为贵族就能以此升官发财,离开这边陲小城。”季昀想都没想,就直接说了出来。

话音未落,边上的李通就急忙捂住季昀的嘴,示意边上还有拓跋洪的亲兵呢!

“啊!”季昀见爹吓成这样,急忙疯狂点头,可话已经说出去了,现在后悔也晚了。

“小兄弟说的没错,我们将军就是这么想的。我等原是都城的近卫,跟着将军被贬到了这里,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机会离开这地方,重回京城。”为首的一名士兵开口缓解了尴尬的气氛。

“你们若是这能做到,这份恩情,我等铭记于心。”几名士兵同时说道。

见他们如此表态,李通这才放开季昀,对着几名士兵点头行礼。

“要是能把这个瘟神送走,让他去祸害别的人,那也是个方案,若是让他留在这里,早晚有一天会找个机会把我们杀了。”季昀心中暗道,这拓跋洪杀的整个军营都是血腥味,而且他一早就知道是上官羽抢了铎鑫号的陨铁剑,倘若不是这次自己命好,现在掉脑袋的就是他季昀了。

此人就是故意要陷害他们,本质上他只是想杀人,杀谁无所谓,上官羽给他递刀子,他就顺顺当当接着,而上官羽败了,他就马上卸磨杀驴,这样的人留在这里才是祸害。

想到此处,季昀心中已经有了想法,他要打造一柄绝世好剑,直接送拓跋洪回老家,而且顺便让自己扬名立万,这样一来找个新的靠山,生命也有保障。

毕竟在任何时代,人才都是会被人巴结的存在,只要你有过人的才能,自然会有人找上门来求你合作。

一行人走至半途,迎面过来一队士兵,约摸有上百人,押解着一群人正朝着军营方向走去。

“上官家最后害人害己,落得如此下场,真是活该。”柳大块头最大,个头最高,也看的最清楚,迎面而来的正是押解上官家的士兵。

一行人与他们擦肩而过,季昀看着被打的满脸是血,摇摇晃晃的上官家伙计,以及嚎啕大哭的女眷,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不是啥圣母,自己现在这副半死不活,全身哪都疼,用尽全力也只能稍微动动胳膊的惨状就是拜上官羽所赐,如今他们家遭了报应他心里开心的不行。

只不过上官家一百多口人,说杀就杀了,这样的一个世界,野蛮凶险远超自己估计,想要好好活着,看来是比想象中要难。

看到李通等人安全回家,外面围着的兵也撤了,巨大的欢呼声很快就淹没了整个铎鑫号,两年来的兢兢业业,一个多月担惊受怕,十几天不要命的干活,终于彻底解脱,险死还生的喜悦让所有人都开始放声大笑,当然也有喜极而泣在边上哭的。

铎鑫号一连办了四天的庆功宴,所有伙计和他们的家人来了随便吃,当然也有不少混进来蹭吃喝的,只不过李通也并未在意。

这种围在一起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日子,季昀讲道理也有挺长时间没享受过了。以前和大学室友一起去外面吃烧烤,吃串串香,那种久违的痛快生活,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也算是体会了一把。

欢庆过后,李通直接给铎鑫号所有的伙计发了一笔钱,还放了十天的假,当然这笔钱也不是自己出的,拓跋洪很守信用的在李通他们到家的第二天,便差人送来了一箱金子。

这个世界的金子,倒不如说是黄铜块,这个世界把小铜片称为铜钱,而把铸铜块称为金,倒是有点先秦时候的感觉。

伙计们都送回去休息了,剩下的事情就是一家人围在一起商量怎么办了。

拓跋洪虽然把外围的兵撤了,但是对铎鑫号的监视还在,而且明显到连季昀这么个半残废状态的人,都能看到游荡在四周,眼神凌厉的监视者。

拓跋洪到还在防着李通一家跑路,只不过这次季昀没想跑,反而是准备做一把真正的好剑,一举名扬天下。

这一次,季昀准备做大马士革钢剑,若论性能如何,各种各样的锻造方法强弱之间争议很大,但是若论外形美观,那么现代的大马士革钢则是稳居首席,其余的都是来争第二的水平。

现代的大马士革钢,以几片或十几片软钢加硬钢交叉叠加放置,加热之后锻焊成一整块钢坯,通过切割折叠反复锻焊增加层数,最后形成美丽的花纹,同时这种钢本身刚柔并济,号称大马是只有弯的没有断的。

经过用硫酸,盐酸等酸短时间浸泡过后,大马士革钢表层会有非常漂亮的花纹,而罐子大马更是可以使用各种铁制品进行锻造,制造出各式各样的花纹。

眼下的条件艰苦,正常的叠加大马可以做,罐子大马是没这条件了。

让季昀下定决心做大马士革钢剑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这个世界是可以酸洗的。

季昀发现这个世界有专门除锈用的硫酸,准确说这个世界称其为:绿矾油。

这种酸常用于去掉兵器表面的铁锈,无色无味而且不容易挥发,当季昀问柳大,咱们家有没有可以洗掉兵器表面一层铁的东西时,柳大直接就拿了一桶绿矾油出来,并且很鄙视的看着季昀。

他还现场展示了如何用绿矾油除锈,季昀看了一遍,就确定这玩意肯定是硫酸或者盐酸,用来酸洗大马士革钢剑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既然有了酸洗工具,那么剩下的任务就是制作软,硬两种不同材质的钢片。

这一点季昀心里多少也有数,之前炼制熟铁的方法实在过于胡闹。虽然最后成功了,但是从结局上来看,和失败也没差太多,因此这一次,季昀准备换个方法,用更稳妥的方式去制作软钢和硬钢。

这种方式就是块炼铁加百炼钢。

块炼铁,是中国古法铸造的基础,简单来说就是将铁砂倒进堆满木炭的高炉,让铁砂从炉顶经过层层燃烧的木炭,最终沉积在炉子底部,形成含碳量不一,逐层分布的块炼铁。

由于这种方法炼出来的铁上面布满小孔,因此也叫做海绵铁。

铸造日本刀所说的玉钢,其实就是块炼铁。

块炼铁的杂质含量较高,直接用块炼铁铸造兵器,就算做出来了,基本上也是和废铁差不太多。

而针对块炼铁进行的深加工,才是最关键的,那就是百炼钢技术。

百炼钢就是通过不停的锤打和加热块炼铁,将块炼铁内部的杂质排除,并且通过让钢坯和空气大量接触,进行脱碳处理,最终得到含碳量低于2%的钢坯,毕竟原始的钢坯,含碳量都是4%以上的。

当含碳量低于2%时,钢铁才能在硬度和柔韧性之间获得一定的平衡。

现代炼钢技术可以直接控制钢材的含碳量,获得想要的硬度或者柔韧性,而古代别说是对钢进行成分分析了,连含碳量是啥古人都不知道。

因此古法锻造才有了包钢,夹钢等用软钢和硬钢混合搭配,以便同时获得韧性和硬度。

著名的日本刀,就是将块炼铁做成百炼钢,再把百炼钢进行包钢处理,配合覆土烧刃获得自然的弯曲,得到一把刚柔并济的作品。

而大马士革钢,就是另一种形式的百炼钢。

>>>点此阅读《异世神匠》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