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震惊!为活命,百鬼牵线助我脱单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风吹裙子屁屁凉

角色:安辰,钱程锦

简介:人前,旭九是个些许聪明,且性子爽朗玄门二小姐。
  没有高强的法力,没有强大的背景,却也能在众人面前夺目异常。
  人后,她却是令仙、魔两道闻风丧胆,狠辣无情的剔骨手“鬼语者”。
  当扮猪吃老虎的她,遇上面冷心热的他。
  当人人喊打的她,遇上正道楷模的他。
  一火一冰的两相纠缠,会是火吞了冰,还是冰扑了火?
  还是……
  冰火两相融。

书评专区

震惊!为活命,百鬼牵线助我脱单

《震惊!为活命,百鬼牵线助我脱单》第7章 借我看看?免费阅读

“师傅,人到了。”君如澜恭敬的向上方的人施礼。

经历了七弯八拐之后,终于是来到了一个议事堂一样的地方。

堂前坐着一个小老头,看起来年过五旬,蓄着一撮短胡子,正在批阅着手里的本子。

他就是那夜与君如澜对话的仙尊。

这仙尊看着好像不过五十出头,实际年龄却是八十有余,寻常人在这个年纪双腿都已经入土,就差躺下了,哪能像他这么年轻。

身后有人影一晃,旭九看到再次出现的海克耶,还是一身黑色堇衣,衣服上却没有了被抓破的痕迹。

难怪一直没见到他,原来想是去换衣裳了。

他就这么抱着剑靠在门框上,脸上的不悦清晰可见。

上边的仙尊合上了本子,捋了捋胡子开口:“你们来此的缘由,在送往你们的信上说明了,这是你们的祖上与我家天尊定下的约定。”

“当年你们祖上离开时与我们天尊有过保证,会并将毕生所学发扬下去,传扬后世。并约定五百年后的今天让他们的后人再聚于此,由我们来替天尊作出考核,看看你们如今的实力,比起老祖宗是更进一步,还是江河日下。”

“不过,看你们今天的表现,倒是我大失所望,听说有人被吓晕了,还有个连剑都不会使的。”

云康听到仙尊点到自己,羞愧红了耳根,头都快垂到地上去了。旭九倒是无所谓,取笑她不配剑这事,早就习惯了。

她继续听着老头的胡言乱语。

“既你们祖上都师承我接天阁,我也不忍看到他们的后世如此颓败,这样吧,明天开始我亲自给你们开堂授课,我也算对天尊和你们祖上有个交代。

“嗯..就定为三年吧!我会派人将此事告知到你们家中,不必担心,安心在这学习便是。”

他又对着底下几人挥挥手道:“好了,下去吧,明天开始讲课。”

三年!这可大大超出了旭九的预期,她虽然想来查清事情真相,但也没想过要待那么久。

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如今仙门百家风云变化,当年老祖创立的五大玄门,这都几百年过去,早就不复当年盛况,新的势力一一崛起,早已盖过他们。

特别是旭家,如今不过是仗着天尊徒弟后人的这层关系,才勉强能撑住玄门之称。

如今听这老头的意思,大有要他们恢复当年五大玄门往日之光的意思,这世上之事哪有一成不变。

未免太多此一举了,旭九才不会信他说的那些鬼话。

“小爷我向来无拘无束,自由自在,你说要我留下就留下吗?我偏不,告辞!”

......

不知道该说这海克耶是胆大呢,还是无脑,纵使他们海家如何狂妄自傲,识时务者为俊杰,在别人家的地盘,还是收敛点为好,免得日后吃苦头。

老头倒也不恼,他又捋了捋胡子:“听闻今日你与我徒儿交过手了,打得如何?”

“哦哟,好似我徒弟剑都没拔,是吧?如澜?”他问向站在一旁的君如澜。

君如澜道“嗯。”

真是杀人诛心啊,这么争强好胜的海克耶被抓着尾巴踩,脸上可谓是五颜六色,自尊心受到了重创。

憋了半天终于挤出一句:“那是小爷我今日耗尽了太多灵力,等他日..”

仙尊却打断了他的话。

“那好,你先留下,等你恢复好灵力,再与我徒弟比试,到时你再决定是去是留。想来在我接天阁,即使是个平庸之人,也能教出不凡之躯,你可要考虑清楚,这是个机会,对你们来说也是。”

“师傅慢走。”

懒得再费口舌,说完仙尊便挥挥袖子走了,留下了干瞪眼的几人。

旭九道:“看来短期内是真走不了了,你呢,钱公子,打算留下吗?”

钱程锦道:“那是自然,虽说我家近年来多把精力侧重在生意场上,忽略了修炼,但如今有这么好的机会,当然要珍惜。”

“我、我我也是,想多学习,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机会。”一旁的云康开声。

看来他们都是要留下的,旭九心下稍安,总比她孤身一人留下要好。

“哼,你倒是开心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会时刻盯着你的。”尖锐的女声响起。

安以伶对着安辰留下一句便拂袖而去。

安辰对她的话并不理睬,始终一副倘然自若的样子,他看到旭九几个正盯着他,也不尴尬:“诸位见笑了,我阿姐她脾气就是这样。”

钱程锦:“啧啧啧,安公子真是好胸怀,你阿姐时时给你这种脸色,你还能做到这么淡定。”

安辰没有接他的话,转而作揖,说道:“看来诸位都是要留在这里,以后便是同窗,未来三年还请多多指教!”

“客气,客气!”

旭九此时的注意力却是在要离开的君如澜身上,也不与其他人客套了,转身追了上去。

“等等,如兰君!”旭九在身后喊他。

“何事?”他停下脚步。

“呵呵,也没什么,就是看如兰君剑上这铃铛甚是好看,想借来观赏一番,让我也沾沾法宝的灵气。”

“抱歉,我这剑从不外借。”

“哎哎哎!如兰君,我就是借来看看,并不会怎样,就一刻钟,不不不不,半刻钟就还你。”旭九又挡住了他的去路。

君如澜并不想再理会她,侧身绕过了旭九。

旭九摸摸鼻子暗道:真是个冷冰冰的人。

“我说了吧,你是借不到的,如兰君的性子是出了名的不喜人近,你以为我能随便把我这身家与你打赌吗?”

钱程锦几人也从议堂里跟了出来,看到了刚才的一幕。

“这小白脸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给,让你看看小爷的剑,哪里比他的差了。”海克耶把剑递到她跟前。

旭九一把推开他的剑。

惋惜道:“海少主懂什么,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来日方长。”

“有眼无珠!”

海克耶赏了她一个大白眼。

“今日在洞里我就听你嚷嚷着被骗,谁骗你了?咋骗你了?”旭九转移话题。

海克耶气极,哪壶不开提哪壶。

“管那么多闲事干什么!女人真是聒噪,闪开闪开!”

旭九看着突然炸毛的海克耶,心想这话也能惹到他吗?

一直没有说话的安辰给了解释。

“这事我倒是知道,今日一来海少主便四处找人比试,还嚷着要跟如兰君打一场,却是连面都没见到。今天他一直不肯下洞,他们便骗他如兰君早已在洞里等他,他才肯下去的。”

......

乖乖,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海少主没有。

>>>点此阅读《震惊!为活命,百鬼牵线助我脱单》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