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带着菜市场混三国

小说:历史脑洞

作者:纸上谈壹

角色:刘乐,陆瑶

简介:一个厨子,带着家门口的菜市场回到东汉。
他能干点什么呢?
开一家最牛的饭店?
雇一群超强的保安?
又或者用他手中的菜铲……指点江山?

书评专区

带着菜市场混三国

《带着菜市场混三国》第7章 狼心狗肺免费阅读

一想到自己就要结婚了,刘乐是激动不已。

掌柜走后,一直躺在床上傻乐,幻想着婚后甜蜜的生活。

可没过多久,就被一阵敲门声打断,来者正是张七。

“七哥?找我有事?”

“小姐让你去账房一叙。”

“现在?有什么事吗?”

“没说。去了不就知道了?”

掌柜刚提出婚约,小姐就召见自己。

难道……是想提前培养培养感情?

嘿嘿!

那可是求之不得!

刘乐一阵傻笑,屁颠屁颠的朝账房走去。

账房是存放钱财之处,刘乐不敢自入。

待小姐同意后,才推开了房门。

此刻,身穿绿裙头戴金钗的陆瑶,正坐在桌前翻弄账本。

在烛光的照映之下,原本俏美的脸庞更加楚楚动人。

一想到眼前的美人即将成为自己的枕边妻,刘乐心跳瞬间加速,脸上涌出花痴般的笑容:

“小姐,找我何事?”

“马上就是一家人了,叫我瑶儿便是。”陆瑶柔声回道。

没想到陆瑶也有如此温柔的一面,刘乐当场有种过电的感觉:

“好、好!看来掌柜都跟你说了?”

“嗯。”

“那你的意思是……”

“一切听爹安排。”陆瑶边说边低下了脑袋。

看着对方羞答答的样子,刘乐小腹顿时涌出一股躁动。

要不是还没拜堂成亲,他很可能已经扑上去了。

“咳咳,那、那太好了!能娶到小姐……哦不,能娶到瑶儿,是我三生有幸。对了,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我是想给刘郎一样信物。”说到这儿,就见陆瑶向袖中摸去。

可寻了半天也没掏出一物,脸上困惑满满:

“哎?我带了的呀,难道落在闺房了?你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说完,就见陆瑶匆匆推门离开,将刘乐一人留在了屋内。

而刘乐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

见陆瑶迟迟不归,内心暗道:

找个东西用不了这么久吧?

该不会出什么事了?

带着些许担忧,刘乐快步向陆瑶闺房走去。

直到看见陆瑶的身影在屋内晃动,才松了口气:

“瑶儿,没出什么事吧?”

陆瑶并未开门,只是隔门回应:

“没事。只是一直没找到,唉!看来只能改日相赠了。”

“哦,那没事,反正日子还长着呢。”

“嗯,时间不早了,请刘郎早点休息吧。”

“好嘞,也祝瑶儿好梦。”

一声声亲昵的刘郎,叫的刘乐心花怒放。

刚才白等半小时的事,早已被他忘在脑后。

一路吹着口哨,乐呵呵的走回了宿舍。

***

次日,清晨。

做了一夜春梦的刘乐,刚一睁眼就被人唤去了账房。

此刻,房内共有四人:

陆瑾坐在中央,左边是陆瑶、右边是张七和帮厨小李。

四人表情严肃,氛围压抑,恍惚间竟有种进了刑堂的感觉。

“掌柜,你找我有事?”刘乐揉着睡眼道。

陆瑾一声叹息:

“唉!昨晚有人私入账房,盗走铢钱十万。你可知晓此事?”

一听丢了钱,而且还是十万,刘乐瞬间困意全无:

“这么多?谁干的?找回来没有?”

“是何人所为,尚无头绪。”

摇了摇头后,就见陆瑾双目微眯,将视线全都汇聚在了刘乐的脸上:

“但我听瑶儿说,你昨晚曾去过账房?”

“没错,是小姐叫我去的。”刘乐如实回道。

“哦?”陆瑾却略显诧异的望向了女儿:“可有此事?”

“没有!他在说谎!”

陆瑶一脸委屈的否认了此事:

“我从没叫过他,是他自己跑来的。一进屋就对女儿动手动脚,女儿拗不过他,便跑回了闺房。”

听过陆瑶的叙述,站在场内的刘乐瞬间傻眼了!

什么情况?

陆姑娘为什么这么说?

难道昨晚是我在做梦?

又或者现在是在做梦?

为验证此事,刘乐连忙掐了下大腿,立刻排除了做梦的假设。

“陆姑娘,是你叫我去的呀,你怎么忘了?还有,我什么时候动手动脚了?你是不是记错了?哦!对了,七哥可以证明此事,昨晚就是他给我传的信。”

望着刘乐投来的求助目光,张七是一声冷笑,摇头否认道:

“昨晚我一早就睡了,从没找过你。刘老弟可不能乱说!”

我擦?

怎么连七哥也失忆了?

这到底什么情况?

难道是时空错乱,我又去了另外一个平行世界?

正当刘乐无比困惑时,坐在中央的陆瑾又发言了:

“小李,把你看到的情况,也跟大家说说吧。”

在掌柜要求下,帮厨小李立即开口讲道:

“好。昨晚起夜,我隐约看到有人背着布袋从账房出去。我一时好奇,就跟了上去。由于天黑,小人看不清此人样貌,只看到他最终走进了……刘兄的房间。”

“啥?进了我屋?”刘乐就像听了个笑话:

“怎么可能?昨晚我一直在,根本没人来过。是你眼花了吧?”

“哼!都被人看到了,还不承认?”

见“证词”罗列得差不多了,张七上前一步,指着刘乐义正言辞道:

“那你敢不敢,让我们进屋查探?”

“有啥不敢?又不是我偷的!”刘乐毫不在乎道。

“好!那我们去去就来!”

都不用掌柜指示,张七带着小李直奔刘乐的房间。

两分钟后,抬着一口沉重的布袋回到了账房,哐镗一声扔在了地上。

“掌柜,这是从他床下找到的,正是昨晚失窃的钱财。”

“什么?在、在我床下找到的?”屋内只有刘乐面露讶色。

“哼!现在人赃并获,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来人啊!给我把他押入酒窖,等待掌柜发落!”

在张七的吆喝下,候在门外的伙计们迅速冲入。

根本不给刘乐解释的机会,堵嘴的堵嘴,绑绳的绑绳,不出三分钟便被关进了阴冷的酒窖……

***

案子虽破了,但如何处置罪人尚无定论。

将刘乐押走后,陆氏父女又跟张七展开了商讨。

“既然钱已追回,不如关他两天就放了吧?”作为陷害人之一,陆瑶多少有些愧疚,主张从宽处理。

“这可不行!”张七却持反对意见:

“盗钱十万,绝非小事。若不重罚,将来定有人效仿。某建议送官,将他打入大牢。”

“七哥,一旦送官可就很难出来。刘乐毕竟对酒舍有恩,我看……还是自行处理吧?”

“小姐,他是对酒舍有恩,但掌柜也对他不薄啊!许配之恩他都不念,实在是狼心狗肺。再者说,万一将他放了,他又回来报复咱们,那可如何是好啊?”

说“报复咱们”四个字时,张七刻意加重了语气。

陆瑶当即心领神会,放弃了争辩。

>>>点此阅读《带着菜市场混三国》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