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林姐,我爱你

小说:都市日常

作者:天下大平2020

角色:

简介:三流师范大学毕业生蔡可白被分配到县城下面的一座小镇的四流中学教书,颇受排挤,并被学校发送到乡下支农。在支农的时候,他遇到了从北京下来锻炼的女博士代理副县长林雅芳,二人相识相知相爱。蔡可白由此踏上了仕途。
然而官场暗流涌动,不乏勾心斗角之人事,蔡可白凭借着贤内助林雅芳非凡的人脉资源,一路披荆斩棘,高歌猛进,成功逆袭,书写了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获得了事业、爱情双丰收。
关键词:小白,屌丝逆袭,爽

林姐,我爱你

《林姐,我爱你》第007章 游园免费阅读

十节语文课,五节音乐课,三个语文早自习,一个语文晚自习,这便是蔡可白一周六天的教学时间。再加上备课写教案、批改作业、课外业余辅导,有没有达到每天八小时的工作时间,蔡可白没有细算过,但每天他在学校里沿着教室、宿舍、厨房、厕所四点划着不规则的四边形,日复一日,没有特殊事由决计不出学校大门,“以校为家”这一点他完全做到了。他不是一个喜欢运动的人,也不是一个喜欢广结广交的人,闲着无事,他便躺在床上看他的那本已经翻破了封皮的《聊斋志异》,看到缠绵处,身体某个地方便蠢蠢欲动,浑身三万六千个毛孔似乎都在呐喊着:蔡可白,你需要一个女朋友了!蔡可白,你需要一个女朋友了!蔡可白,你需要一个女朋友了!

没有女朋友怎么办?只有自己动手了。可长期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呀,蔡可白认真地思想了一下,他真的需要一个女朋友了,也不完全是为了传宗接代的需要。想起要找女朋友,蔡可白便想到了李春霞,好多次他还在梦里梦到她了。李春霞是他高中时的同学,高中时两人不是同桌便是前后排,相去不远,偶尔四目相对,脸上都有些微红,便各自低下头去,但直到毕业,两人也没有相互表露那层意思。上了大学之后,虽然有书信来往,但似乎两人也是心照不宣,一直规避着那层意思。现在他们大学也都毕业了,如果两人还有那层意思,可以挑明了。可是,蔡可白却找不到李春霞了!李春霞去哪里了呢?不知道!

蔡可白便留心当年与李春霞关系好的老师和同学,向他们打听李春霞的消息,他们却说:“你们两个当年的关系那么好,我们还以为你们结婚生子了呢。谁知你都不晓得她在什么地方,那我们怎么知道?”经过一段时间的找寻,李春霞依旧音信全无,他便把找寻李春霞做女朋友的心思放淡了。

一个星期天,吃过早饭后,与几位常驻在校的老师在厨房聊了一会儿天,蔡可白便端着饭盆敲着饭匙回到房间,站在窗前呆了一回,眼前亦无别物,只有一面麒麟山陡峭的崖壁和崖壁上参差不齐的各种树木野草,百无聊奈之际,便躺到床上继续看书,看他的那本破了封皮的《聊斋志异》。

正看得入迷,忽然感觉一个人站在床前,扭头一看,不是别人,却是刘志军!连忙扔下书,翻身下床,一边让座,一边问:“你怎么来了?今天不上班?哦,今天星期天,不上班。中午我请你吃饭,咱们找个地方喝酒去。”说起喝酒,蔡可白想起那晚喝酒的事情,笑说:“那天晚上真的喝麻了,差点儿滚到荷花池里去。要是滚到荷花池里去了,那你今天就见不到我了。”

趁着蔡可白起身的工夫,刘志军打量着房间,看到墙角的一捆蕲艾,问:“你弄这么多的蕲艾干吗?有病呀?”

“你才有病呀!”蔡可白忽然想起那天在船上遇到刘志军的妹妹刘志红,当时她正背了一捆蕲艾,说是给她哥哥治皮肤病的,于是说,“上次来蕲镇的时候在船上碰到你妹妹,你妹妹说你患了皮肤病需要煎蕲艾水洗身子。你好了没有?要是还要的话,就把这捆蕲艾拿去,我的皮肤好着哩,用不着这东西。”

刘志军拿起那捆蕲艾分成两半,一半仍旧放在墙角,一半挟到怀里,笑说:“好吧,听你的,那我就不客气。不过君子不夺人之爱,我只要一半,我拿走了哦。”又说道:“今天星期天,有么事活动没有?”

蔡可白摇摇头。

刘志军说:“,没有就好,走,跟我走。”

蔡可白问:“哪儿去?”

刘志军笑说:“去了你就知道了,总归是好事。”

蔡可白看着床上的《聊斋志异》,摇摇头说:“不去,我还要看书呢。”

刘志军哪里肯依,连拖带拽,将蔡可白拉出了房间。

蔡可白没法,只得说:“那你也得等我把房门关上呀。”

刘志军松开手,蔡可白关上窗户、关上房门,便跟着刘志军去了。

出了学校大门,正有一台黑色小汽车停在大门外的马路上。刘志军打开尾厢,将那半捆蕲艾放了进去,又去拉开副驾驶位车门,让蔡可白上车。

蔡可白看着漂亮的小汽车,眼睛里满是羡慕之情,说:“这是你自己的车么?”

刘志军道:“可能吗?我哪里有钱买车,这是咱们销售科的车。”

蔡可白道:“你能开出来,那也不错嘛,至少说明你驾驶照拿到手了,开车技术如何?”

刘志军道:“这个你放心,咱开车技术好着哩。”

蔡可白钻进车里,却发现车后排座上已经坐了两个女孩,认得其中一个正是刘志军的妹妹刘志红,另外一个却不认识,也不便多问,便冲着她们点点头。刘志红也礼貌地朝着蔡可白笑笑,另外一个女孩子也冲着蔡可白笑笑。

刘志军钻进车里,坐到了驾驶位置上,发动汽车,汽车便沿着公路飞快地行驶着。

蔡可白问:“咱们这是要到哪里去?”

刘志军答道:“李时珍陵园。”

蔡可白听了,回头望着后座上那位陌生的女孩子,侧身向着刘志军笑着低声问:“后头这个是不是你的女朋友?”

刘志军眼睛盯着前方路面,双手稳稳地扶着方向盘,笑而不答。

蔡可白明白了,不再问了,心里忽然想着:既然是带女朋友和妹妹出去玩,那带上他一个外人算是什么事儿呢?

到了李时珍陵园,刘志军将小汽车停好,几个人下了车,一同走进李时珍陵园游玩起来。时间不长,蔡可白便领会到了刘志军带他来玩的用意了:他要给自己和女朋友单独相处的机会,而妹妹一个人玩他又不放心,所以只好带蔡可白来陪他妹妹游玩了。明白了这层意思,蔡可白便时时刻刻跟着刘志红,有话无话地找她说话。只一眨眼间,刘志军和他的女朋友便不见了身影,刘志红一看,便四下里寻找。找到了二人,自然埋怨她哥哥把她扔下不管。刘志军也只是朝着妹妹笑笑,不解释。刘志红虽然年纪比其他三人要小,但也到了懂事的年纪,只两三个回合便明白了哥哥的用意,也不再缠着哥哥和他的女朋友了,只和蔡可白一起,这里看看,那里逛逛。

逛了许久,陵园内该看的地方都看遍了,四人便出了陵园,正看到陵园前的雨湖上有许多人在划船,于是刘志军便提议去划船。来到湖边,游船还有,可就是比较小,只适合两个人划,似乎是专为情侣们设计的。刘志军要了两条船,自己和女朋友先坐了上去,指着另外一只船,笑说:“你们两个,那只!”

这回刘志红倒没说什么,看着蔡可白,蔡可白道:“一起划一回?”

刘志红脸上一红,却点点头。

蔡可白似乎受到了鼓励,跳上船,向刘志红伸出手说:“上来吧,别怕,一切有我呢。”

蔡可白这句话倒不是大话,他在长江边长大,从小泡在长江里,横渡长江也没有什么问题,何况在小小的雨湖。

刘志红犹豫了一下,也伸出手让蔡可白拉着上了船,二人端起桨,去水中划着,游船慢慢地驶离了岸边,向湖心滑去。

雨湖紧邻长江,是蕲镇最大的湖泊,足有几千亩水面。在很多年前,雨湖与长江相连,后来不知何时筑起了一道长江大堤,将雨湖与长江分隔开来。与长江分隔开来的雨湖,一年四季,碧波荡漾,游人如织。

蔡可白划着船,没话找话地与刘志红说着。问她多大了?在哪儿读书?读几年级了?学习成绩好不好?在班上占第几名?哪门功课最好?对于蔡可白的问题,刘志红爱答不答的,蔡可白也不太在意,只是依旧没话找话地与她说着。

蔡可白忽然说:“喜欢唱歌吗?会不会唱歌?”

刘志红抬头看了蔡可白一眼,不置可否。

蔡可白知道她应当是会唱歌的,只是有些不好意思说而已,便轻轻地唱道:

让我们荡起双桨

小船儿推开波浪

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

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

才唱了几句,刘志红便跟着唱了起来:

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

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刘志红唱起来,蔡可白便压低了声音,渐渐地他不唱了,只管看着刘志红唱:

红领巾迎着太阳

阳光洒在海面上

水中鱼儿望着我们

悄悄地听我们愉快歌唱

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

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

刘志红嗓音清脆、圆润,又唱得很投入,洁净而微红的脸上充满着天真烂漫之意。蔡可白看着她,有些呆呆的,脑子里却沉浸于一片遐想之中,居然觉得刘志红像极了《聊斋志异》中的某个狐狸精。忽然又想,噫,他怎么能将她与狐狸精进行比较呢?一下子清醒过来,再看着眼前的刘志红,刘志红也正看着他。

蔡可白似乎觉得刘志红看穿了他的心思,有些尴尬,笑说:“你唱得可真好听,我都忘记鼓掌了。”

刘志红却道:“哪里嘛,还没你唱的好。听我哥哥说,你在高中时他们都叫你叫男高音歌唱家。”

蔡可白笑说:“我要是男高音歌唱家,那你就是女高音歌唱家了。至少我觉得你比我唱的好,好了不止十倍。说真的,我喜欢听你唱歌,唱的真好听!”

刘志红道:“真的?”

蔡可白道:“当然是真的,未必我还哄你呀?”

刘志红望着蔡可白,半天方说道:“你真像我哥哥。”

说着,扭头去看着远处,像是在搜寻着她哥哥的身影。

蔡可白笑说:“我和你哥哥是高中时最要好的同学,那不就像是你哥哥一样。要是你愿意,以后,你就把我当哥哥看吧,我很乐意有你这么一个妹妹,一个长得那么漂亮的妹妹。”

刘志红听了,回过头来,看着蔡可白,看到蔡可白也正拿眼睛看着她,脸上一红,低下头去。一会儿又扬起头,对蔡可白笑说:“要是我掉湖里去,你会下去救我吗?”

“那是当然。”蔡可白笑说,“别说你是我最要好的同学的妹妹,就算你是一个陌生人,只要我看到了,我也会下水去救你的。”

“那……那要是我和你妈妈同时掉进水里,你会先救谁呢?”刘志红又问。

“怎么可能呢?你和我妈妈同时掉进水里?”蔡可白摇摇头,“没有这种可能的事。”

“假如呢?我是说假如呢?”

“假如有这种情形,那我妈会把你救上来的,用不着我的了。”

“为吗?”

“因为我妈妈会游泳。我会游泳就是我妈妈教会我的。”

刘志红哈哈大笑,说:“你真聪明!我还以为你像我哥哥一样,是一个书呆子哩。”

蔡可白说:“你哥哥才不是一个书呆子哩,你看他和那个女娃子聊得多欢,还不带着你。”

刘志红道:“带我我也不去,我才不愿意当他们的电灯泡。”

蔡可白借机说道:“那以后要是想找人玩的话,就找我好了。我陪你。”

刘志红盯着他看了许久,方说:“我还小,一个人玩惯了,安逸!”

蔡可白听了,脸上略显尴尬之色,抬头看着天上说道:“今天的天气真好!”

忽然,一阵尿意袭来,蔡可白扭头四处观望,只看到水天茫茫,清波绕船,去岸很远了,便是要划到岸边去,也需要很长的时间。

“干吗?有事吗?”刘志红看出蔡可白的异样,关心地问道。

“哦,没事,有点儿内急。”蔡可白有点儿不好意思,却也不得不说。

“那,那咱们划到岸边去吧?”刘志红听了也有些不好意思,红了脸低声说着。

“不用。”蔡可白摇摇头,“我有办法解决的。”

说着,脱了外衣,跳下湖去,向远处游了一阵,静静地浮在水面上,将那憋了半天的一泡尿撒了出来。尿完,又游回游船,爬了上去,穿好衣服。

“你……你在湖里撒……尿?”刘志红指着蔡可白,又指着湖面。

蔡可白笑说:“这有什么?小时候在湖里游泳,都是在湖里撒尿呀,未必还要到岸上去撒,那多麻烦。就是在长江里游泳,咱们也是直接撒长江里呀!”

刘志红摇摇头,略带鄙夷的神情说:“你们男人,总是随地大小便,真不讲究。”

蔡可白依然笑道:“所谓方便嘛,便是以自己怎么方便便怎么方便了。”

“呸!”刘志红终于忍不住,唾了一口,“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俗不可耐,还是大学生,还是当老师的!”

蔡可白看出刘志红是真的生气了,脸上笑容凝固了,心里却依旧不以为然:打小养成的生活习惯,这有什么不对么?雨湖那么大,还容不下他的一泡尿?

中午到了吃饭的时候,四人找了一家饭馆吃饭,自是刘志军买单。吃完饭,四人便在饭馆里打纸牌,打那种叫做“升级”的纸牌,两个男生对门,两个女生对门,输了便在脸上贴纸条。打到吃晚饭的时候,两个男生贴了一脸的纸条,两个女生的脸上也贴了三四张。吃过晚饭,刘志军又提议说去看电影,蔡可白道:“算啦,电影我就不看了,你们去看,我回学校去了。”

刘志红在一边笑说:“一起去看吧,看完电影再回学校去。”

蔡可白见刘志红也开口挽留,便说:“好吧,我陪你们一起看吧。”

于是,四人又一起去看电影去了。看完电影,刘志军又开车将蔡可白送回学校。此时,学校大门已经关上了,蔡可白便从学校厨房后面院墙轻轻地翻了进去。

>>>点此阅读《林姐,我爱你》全文<<<